阿姆斯特丹劇院6月初再次開放,由駐館的阿姆斯特丹劇團推出29場由漢斯.凱斯汀擔綱的獨角戲。
阿姆斯特丹劇院6月初再次開放,由駐館的阿姆斯特丹劇團推出29場由漢斯.凱斯汀擔綱的獨角戲。(賴德文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解封!? 容「疫」挑戰 大未來!╱國際現況

荷蘭 智慧封城至逐步解封 迅速應變讓藝術不止步

從三月中封城到逐步解封,可看到荷蘭企畫團隊和藝術家呈現強大的社會韌性和創造力,透過數位方式傳送藝術,運用現場直播、限時播出、專訪等持續與觀眾互動,也透過募款機制尋求收入來源。目前的規定,六月份場館內僅限卅人,七月份使視情況可提升至一百人,在面對未來的不確定下,演出可能將朝向現場與線上同時呈現……

從三月中封城到逐步解封,可看到荷蘭企畫團隊和藝術家呈現強大的社會韌性和創造力,透過數位方式傳送藝術,運用現場直播、限時播出、專訪等持續與觀眾互動,也透過募款機制尋求收入來源。目前的規定,六月份場館內僅限卅人,七月份使視情況可提升至一百人,在面對未來的不確定下,演出可能將朝向現場與線上同時呈現……

荷蘭於二月廿七日驗出第一例武漢肺炎確診個案,並於三月十三日宣布「智慧封城」,採群聚三人為限及1.5公尺社交距離原則,但民眾仍可外出獨自慢跑及騎自行車,或是採買生活相關用品。

當時正值復活節前夕,各大表演團體忙著彩排及巡演巴赫《聖馬太受難曲》,而就在宣布封城的前五天,阿姆斯特丹混聲合唱團於三月八日演出此作,編制上百人,原希望帶來歡慶的演出,卻是連串災難的開始,演後幾乎全數團員出現症狀,甚至其中一位七十八歲合唱團員及三位團員伴侶皆因此病逝,震撼荷蘭表演藝術界。迄今,荷蘭政府針對合唱團的排練及演出仍持高度保留態度。

三層次紓困方案  全面關照

封城後,表演相關行業與人員也隨之停擺,為解決文化藝術相關人員的經濟困境,荷蘭政府提出了紓困方案,分為「一般性衡量」、「特別性衡量」及「額外衡量」三層次。

「一般性衡量」分為三類(註),一是適用於專業自由工作者或獨立工作室等的TOZO方案,依照申請所得補助或資金借貸,借貸金額上限為10,157歐元,利息2%,又於六月啟動TOZO 2.0並延長至九月底。二是適用法人組織的TOGS方案,須列舉三月至六月間經常性支出,可獲得四千歐元的一次性補貼,共計14,194文創機構受惠。三是適用藝文團體或機構員工薪資紓困的NOW方案,確保受雇者在過渡時期仍能得到保障,共計1,682文化機構受惠,撥款金額達4.6千萬歐元。

而「特別性衡量」指因應特別部門之衡量方案,由荷蘭國家六大文化基金針對個案處理。「額外衡量」則於五月初匡列額外三億歐元以降低文創機構在解封後首月的財務困難,並利於投入下個樂季的新製作。

數位化及創新  線下轉線上

從智慧封城到逐步解封,可看到企畫團隊和藝術家呈現強大的社會韌性和創造力,透過數位方式傳送藝術,運用現場直播、限時播出、專訪等持續與觀眾互動。如荷蘭舞蹈劇場(Nederlands Dans Theater,NDT)推出NDTV、SwitchStreams,而適逢該團六十周年,NDT則透過Google Arts & Culture專案回顧一甲子的經典。

第七十三屆荷蘭藝術節(Holland Festival)四月下旬亦公告取消所有節目,轉而開始安排線上藝術節,並將主題延伸為“In pursuit of the we–in times of social distancing”,透過限時串流、線上工作坊、上傳影片加入共同創作、線上有聲節目、城市輕軌車站的廣告燈箱等形式與觀眾互動。其中一檔This evening's performance has not been cancelled由歐陸九座劇院共製,當觀眾撥打所在國家電話號碼後,客服中心的應答彷彿如劇場接待員引導觀眾入座,應答者就是由原本參與演出的人員來分享故事。

當現場演出喊停後,收入該從何而來呢?荷蘭藝術節將節目說明、串流播出畫面、贊助捐款事項(僅於荷語版網頁)集於同一頁面,觀眾可決定是否要贊助,金額介於五至四十歐元。走向贊助模式的還有阿姆斯特丹西教堂(Westerkerk)管風琴音樂會,這座管風琴於一六八六年啟用,歷時一年整修保養後原想盛大重啟,受到疫情影響,只得將音樂會轉為線上直播,有別於其他單位多在節目網站或場館售票網站上捐款,音樂會直播時在部分段落會出現QR code,觀眾可自行掃碼捐款。

後疫情  新時代

荷蘭於六月初逐步解封,藝文場館、博物館、演唱會及運動賽事等持續列管至九月一日,六月份場館內僅限卅人,七月份使視情況可提升至一百人,博物館則採線上預約制,九月份後的衡量相關指標將另行公布規範。面臨諸多不確定性,各大場館也因應政府公告作出相關回應。

甫於二○一九年慶祝一百廿五周年的阿姆斯特丹劇院(International Theater Amsterdam,ITA),六月初再次開放,由駐館的阿姆斯特丹劇團(ITA Ensemble)推出廿九場由漢斯.凱斯汀(Hans Kesting)擔綱的獨角戲Who Killed My Father,而即使演出場地Rabo Hall可容納約五百位觀眾,每場也僅能售出卅席。

不同於戲劇節目,荷蘭國家歌劇及芭蕾舞劇院(Dutch National Opera & Ballet,NO&B)演出陣仗都近乎百人,只好全數取消三月中後的本季節目。荷蘭國家歌劇院六月上旬推出「夏日之聲」(ZomerZang)系列,於六月廿二日再次開啟觀眾席,節目主要由荷蘭聲樂家輪番上陣演出,另因應售票席次有限,每檔節目於同天演出兩場,以饗更多觀眾。

現任荷蘭國家歌劇院合唱團指導的台籍指揮吳淨蓮表示,封城期間,劇院管理階層已於五月發出平等對待(fair treatment)聲明,正常發薪予本樂季已簽約自由團員及相關自由工作者。「部分製作包含百人的合唱團團員,因此在招募上是有困難的。在未來製作中,因為於危機中雙方仍建立了互信,這些歌手必定會優先選擇歌劇院的製作。」另因應聖馬太受難曲事件,吳淨蓮與荷蘭各大合唱團組成對話平台,並融入科學界及政府單位一同參與,針對唱歌與飛沫傳染進行文獻探討,每位歌手約需廿平方公尺的空間又或是間隔十呎。

吳淨蓮亦表示:「劇院藝術總監在面對不確定下,未來將朝向『現場』及『直播』同時呈現,因觀眾於現場之共時性是表演藝術不可或缺的元素。」面臨社交距離和九月後的不確定性,尋找其他演出空間亦為應變重點之一,並指出NO&B曾將位於阿姆斯特丹東南區的布景工廠(Decoratelier)及劇院排練室轉為演出空間,又或將節目移至其他專業場館Muzeikgebouw或NDSM廢棄造船廠等,這都將在後疫情時代作為考量。

皇家大會堂(Het Koninklijk Concertgebouw)九月一日前表定節目全數取消或延期,另於六月廿二日啟售全新企畫並考量社交距離的夏日音樂會。封城期間並透過Empty Concertgebouw Sessions直播持續與觀眾對話,以延續往日索票制的午間音樂會(開放彩排演出);Empty系列為全新製作,節目精緻,演出從古典、爵士至跨界音樂會,受限於三人群聚上限,多為獨奏或重奏。皇家大會堂則將節目從線下轉為線上,並且透過多鏡位角度的專業直播進行藝術推廣,展現敏捷的應變能力。

曾於皇家大會堂管絃樂團擔任楊頌斯之助理指揮及小號手的Theo Wolters表示:「大家都想回到舞台上,因為最重要的是團隊合作時的現場感,然而我們也只能遵守現行的衡量措施。少了票房收入,再考量社交距離,下半年將會是嚴峻的挑戰,政府補貼只是強心針。」因荷蘭於金融危機後,二○一三年國家文化預算砍幅達25%,藝術教育亦長期被忽視,Wolters也提出:「在社交距離下所產生的阻力,是否可以轉而投入數十年忽略的藝術教育?」

敏捷式開發管理  未來新思考

從智慧封城到逐步解封,荷蘭表演藝術界展現了敏捷式(Agile)開發精神,表演藝術內容的交付未因疫情而停擺。反觀製造業實施精實供應鏈(Lean Supply Chain)管理,以低存貨來控制成本,在疫情下反使原物料、半成品及商品無法調度。而在表藝界,節目通常規劃至未來三年,對表演場地、藝術家及製作團隊等雖有保障,但亦造成資源使用的缺乏彈性,在高度不確定性下的後疫情時代,敏捷式安排及精實供應鏈管理將是值得表演藝術界思考的新課題。

縮寫與荷語原文之對照:

TOZO = de Tijdelijke overbruggingsregeling zelfstandig ondernemers;

TOGS = de Tegemoetkoming Ondernemers Getroffen Sectoren;

NOW = de Tijdelijke noodmaatregel overbrugging voor werkbehoud.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