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尋找台灣爵士樂╱台灣的爵士

我們有沒有「台味爵士」?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百年前,爵士樂從美國傳遞到日本,再從日本抵達台灣,中間經過了不少旅程,也經歷了時代變遷。雖說爵士如料理,每到一個新的地方,就能適切地調成當地的味道,但改變了「食材」、更換了「調味」,「台灣的爵士」是否創造出了屬於自己的獨特風味?一個理論,總要經過假設、驗證,最後才能歸納結果。「台味爵士」是否成立?讓我們聽聽他們怎麼說。

爵士樂評人

黎時潮:台灣音樂家演奏、發生在台灣的作品,就是台灣爵士

對這個想法,我的概念轉換過很多次。2000年左右時認為,是不是要把台灣音樂元素例如加入南管、北管、原住民等等加進來才對?但經過這些年,我認為台灣音樂家演奏的,就是台灣爵士樂。有些台灣音樂家的作品充滿紐約爵士樂的味道,跟台灣連結很低,只聽專輯無法聯想是台灣人,但那是台灣人的訓練與構思,背後的底蘊就是台灣。

從這個想法再擴展,不少由來台的美國、日本組成的爵士團隊被這塊土地激盪而創作,專輯在台灣錄製、發行,也跟台灣樂手合作,因此我認為發生在台灣的作品,也可以叫台灣爵士樂。

最後反過來問一個問題:有必要區分嗎?台灣是迷人、熱鬧的小島,各種文化匯聚,導致無法從聽到的東西判斷出台灣作品。因為太千奇百怪、差異也非常大,所以最終只要是好作品就好,不過那跟它如何被判別、如何被看,就是兩回事了。

爵士小號演奏家

魏廣晧:在經過消化與產出之間,必要的元素就是「台灣」

對我來說,爵士樂是一個載具,承載我對世界的感覺,作為演奏家,我時時思考如何將這個工具操作好,進而轉化出我對世界想說的話。這個載具不僅僅只是舞台上的表演而已,更囊括了教學、推廣,以及創作等分享。

要定義台灣爵士不容易,我認為只要是被台灣文化孕育過的演奏者,用爵士的形式表現出來,那麼就可以稱為是台灣的爵士樂。這個範圍很廣,但是它的中心是,有沒有因為台灣這片土地激盪出感動?是否跟地方的人文相互連結?是否在懂了之後用自己的方法講出來?也就是說,在經過消化與產出之間,必要的元素就是「台灣」。

或許爵士樂長久來被認為是洋玩意兒,但我認為不是如此,因為我相信,把國外來的光環迷思拿掉,就能發現其實每位台灣的爵士音樂家,都能在這裡發光。

黎時潮

爵士廣播節目製作人╱主持人

沈鴻元:結合傳統音樂、搖擺節奏與即興演奏,就會成為台灣的爵士

關於台灣爵士的命題,要看從哪個方向出發,也就是聽起來有沒有台灣味?或者台灣有沒有真正跟世界級樂手相提並論的演奏者。

以演奏實力來看,台灣已經有些拿到國外去也不遜色的演奏家了。至於有沒有台味爵士?我當然認為有!爵士樂是不斷融合的音樂,最早從紐奧良誕生時,就是把古典鋼琴用非洲搖擺節奏來詮釋。因此一開始就是非洲與歐洲音樂在美國的南邊開始開始融合,再慢慢往外擴散,並且吸取當地的音樂風格,透露出不同的味道。到了台灣,模式也一樣,結合傳統音樂再加上搖擺節奏與即興演奏,就會成為台灣的爵士。從這兩個方向看來,有沒有台味爵士,正面的答案都能夠成立的。

爵士樂評、藏酒論壇編輯總監

蘇重:只要有台灣樂手,就會有台灣爵士

台味爵士並非只有一種,每個樂手有不同的表現,也都有不同的意見。因此我認為,「集合」是台灣的風貌,只要有台灣樂手就會有台灣爵士。

台味爵士並不是把《港都夜雨》做成搖擺,那只是一部分而已。依我的觀察,近幾年台灣爵士樂手的能量,與本地流行有相當緊密的結合。舉例來說;落日飛車、9m88、許哲珮、阿爆、盧廣仲等流行團隊,背後都有爵士樂手參與演出、編曲、擔任音樂總監等。他們顯而易見的貢獻,讓音樂更豐富多彩。以音樂風潮的開發看來,流行樂團加上爵士樂的思考也非常合理。一般聽眾也許只看得見台前的大明星,而非背後功底,但明星們想要找爵士樂手、並且挑選本地樂手而非老外,為的就是他們所能提供的獨特風味。反過來說,爵士樂的特性就是不斷吸納、同時輸出,相互刺激的跨界合作,對樂手來說是最正常不過的了!

魏廣晧 (蔣皓任 攝)

政治大學廣告系教授、網路筆名「小威」

孫秀蕙:國樂器、民謠、流行樂的重新演繹,建構台灣在地形貌

在演出上,我首先想到的就是絲竹空,他們清楚地知道,台灣如果要發展即興音樂,應該要往內省。因此樂團用鋼琴加入了國樂器即興演奏或創作,將屬於台灣的在地形貌,用音樂演奏的方式做一個成功的體現。

將民謠用爵士的方式演奏,又是另一個模式。例如台北爵士大樂團,改編了很多台灣及華人世界大家熟悉的歌曲。即使台灣爵士樂消費市場傾向洋派,對某些聽眾來說也許沒那麼對胃口,但是這些樂曲重新賦予民謠新的味道,具有相當的特色。

教學上,近10年來在幾位中壯派老師的默默耕耘下,可見年輕一輩的表現後勁很強。雖然很多人也許並非那麼有意識地建立所謂自己特色的音樂,但至少實力是夠的。

最後,既然要做創意,我也發現在將台灣流行歌作為標準曲來做創意改編,以及思考原住民音樂與爵士樂的關聯等等,都是未來有待發展的地方。作為樂迷,我期待本地樂手被聽見、被看到,也能讓好作品分享更多人。

爵士低音提琴演奏家

徐崇育:我們用爵士記錄自己的生命經驗

我們有沒有台味爵士?就我所知,早期老三台電視已有大樂團把爵士放在流行樂曲當中伴奏。再往前追溯,日本歌曲傳來台灣時,也用了恰恰、拉丁等元素來編曲。也許最初無法講自己的故事,但是從這些音樂語彙,都能夠體會到當時台灣人的生命經驗。

爵士樂在歷經幾十年的傳承之後到了我們這個世代,商業走向之外,更添加了文化藝術。例如我近年來一直在從事的演出與教學,以一個台灣人來連結兩地的文化,將自己家鄉的傳統介紹到國外,並且也將在國外的所見所聞,用音樂表達給台灣觀眾。我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生長的故事,只是選擇如何創作、如何記錄自己的生命而已。能夠純粹肩負使命為文化奉獻,在不同人身上學習、散播種子,當能量愈多的時候,也會對自己的文化更有自信。

沈鴻元
蘇重
孫秀蕙
徐崇育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7/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