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時間伴行》宣傳視覺。
《與時間伴行》宣傳視覺。(截自「戲劇盒」臉書)
新加坡

新常態下,新劇綻放

新加坡近期放寬防疫規範,實施與新冠病毒共存的措施。劇場重啟,不少作品都是原創劇。據約略統計,9月以來,16部上演的戲中就有8部是新作。

新加坡近期放寬防疫規範,實施與新冠病毒共存的措施。劇場重啟,不少作品都是原創劇。據約略統計,9月以來,16部上演的戲中就有8部是新作。

新加坡近期放寬防疫規範,實施與新冠病毒共存的措施。2021上半年,新加坡致力達到80%人口完成接種疫苗的目標,自9月起,也開始對11個國家開放邊境,邁向把新冠疫情定義為地方性流感的「新常態」,觀眾也因此可以回到劇場。近來一些劇團上演的戲,是在之前疫情衝擊下而無法如期進行的「戲債」,例如九年劇場的《讓世界觸電》原本計劃去年演出,終於在今年10月上演;凱門劇場原本應該在今年7月上演的馬來語新劇《Keluarga Besar En. Karim》也在9月至10月間上演;彭魔劇場的《母親》更是兩度延期,終於要在10月份演出。疫情未退,唯有完成疫苗接種或是在檢測中心進行測試後為陰性的觀眾才可進入劇院看戲,演出進行時,觀眾也必須全程戴著口罩。

劇場重啟,不少作品都是原創劇。Split Theatre是疫情下新成立的年輕藝術組合,9月份呈現了新作《Prayer Meeting》。TOY肥料廠雙年度舉辦的「The Wright Stuff Festival」今年如期展開,3位年輕編劇在導師指導下,10月份在黑箱劇場內展示新創作。戲劇盒也將在今年10月底於濱海藝術中心小劇場上演新劇,年輕導演莊義楷的《與時間伴行》是引錄劇場(Verbatim Theatre)形式,與年輕觀眾探討青少年自殺的社會課題。

據約略統計,9月以來,16部上演的戲中就有8部是新作。各個藝術團體在疫情下,都在進行「醞釀」工作,例如在疫情下成立的「編劇公社」(Playwrights Commune),為不少新編劇提供了演讀、創作的空間,讓觀眾在劇場重啓後得以欣賞一些新劇演出。藝術團體蓄勢待發,無論是「戲債」是新作,都是走出疫情的各種可貴的劇場嘗試。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