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2020-2021新樂季搶先報/國際篇

歐洲音樂節深度觀察 疫下求存創意思考 音樂世界全新挑戰

琉森文化藝術中心音樂廳 (周凡夫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在疫情橫掃全球下,世界也因之改變!歐洲多個從春夏迄今的音樂節、藝術節,雖然場館被迫關門而取消現場演出,但也延伸出線上演出的特別企畫,讓音樂的力量不受時間、空間的阻隔,透過電腦螢幕穿透各地人心。這也可能成為音樂世界的新常態,而在5G網路世代,線上演出的音樂時延問題解決,全球同步演奏音樂成為可能的情況下,是否亦會產生新的音樂作品與新的美學?看來,這正是今日作曲家的全新挑戰!

今年一、二月間隨同香港中樂團到歐洲巡演,到訪過六個國家七個場館,其中瑞士的琉森文化藝術中心音樂廳(KKL—Luzern)、德國的波昂劇院(Bonn Theatre),和匈牙利的布達佩斯藝術宮殿(Müpa Budapest),不僅場館吸引人,音效也突出,在隨後的幾個月內都有內容很不錯的音樂節舉行,也就有隨行者起鬨說之後要組團來聽難能可貴的音樂節節目……

無奈此一重訪計畫仍未成「形」,一場全球性的病毒疫情已讓世界各地的音樂廳、歌劇院、劇場、體育館、藝術館、博物館……無法打開大門,人類的社會活動幾乎全都停頓,演藝舞台燈沉音寂。音樂會、音樂節當然都沒有了?答案卻又不全是,但我們何時能去不歐洲聽音樂?卻沒有確切的答案。一場看不見的疫情,改變了人類社會,也包括大家想像不到的,在音樂上的改變,歐洲疫下樂壇上漸漸出現的新常態,甚至對音樂藝術本質亦帶來新的思考。

死而復活的琉森音樂節

KKL是琉森文化及會展中心(Kultur-und Kongresszentrum, Luzerrn)的德文縮寫,瑞士中部旅遊勝地琉森的地標,是有「奧林匹克」稱號的「琉森夏季音樂節」(Lucerne Festival)的主場地。音樂節由指揮大師托斯卡尼尼(Toscanini)於一九三八年創辦。能夠吸引到眾多大師名團歷年來長聚到琉森這座人口有限的小城來的原因,其中一種說法,琉森湖的山光水色充滿音樂精靈,能讓音樂家著迷。音樂廳面向琉森湖岸河口的門外,布置有人工水池,另特意設計了兩條人工水道,自戶外將「湖水」引入大堂,加上由地板至天花的大型落地玻璃窗,將戶外大自然美景藉著水道引入到音樂廳大堂,池水在燈光照射下,確具美感,成為KKL音樂廳的獨特魅力。

今年琉森音樂節自八月十四日至九月十三日舉行,以「樂事」(Joy)為主題,亦以貝多芬音樂作為主打。翻看今年卅多頁的琉森夏季音樂節節目介紹,單是交響樂音樂會便有卅多場,除由夏伊(Riccard Chailly)指揮駐節的琉森節日樂團,其他樂團還有十多個,是一份星光熠熠的指揮大師與樂隊名單,「奧林匹克」音樂節之名,絕無半點虛言! 

然而好事多磨,在疫情下,四月廿九日音樂節的行政與藝術總監海弗里格(M. Haefliger)正式宣布全部節目取消!然而峰迴路轉,六月廿六日,隨著瑞士聯邦政府放寬限制,音樂節宣布「復活」,將在八月十四日至廿三日舉辦為期十天、改以「生活就是活著」(Life is live)為主題的全新音樂節。合計共有九場售票音樂會,一場收費講座論壇,十場免費演出。安排在KKL音樂廳的售票節目,其中五場以貝多芬作品為主,配合貝多芬年的主題。開幕音樂會將由九三歲高齡的指揮家布隆斯泰特(Herbert Blomstedt)指揮琉森節日樂團演奏貝多芬第二及第三交響曲,並與鋼琴家阿格麗希(Martha Argerich)演奏貝多芬第一鋼琴協奏曲。鋼琴家列維特(Igor Levit)則以兩場鋼琴獨奏會演奏貝多芬全套鋼琴奏鳴曲。

此外還有女高音巴托莉(Cecilia Bartoli)演唱韓德爾及巴洛克同期作曲家的精選歌曲,瑞士青年男高音毛羅.彼得(Mauro Peter)演唱舒曼的聲樂套曲。十場免費演出中的七場是街頭快閃式世界音樂表演,另外三場是祖莫(Peter C. Zumthor)使用城內教堂的宏偉大鐘創造的沉浸式聲音演出,觀眾要事前登記。十場音樂廳的節目,只能出售部分座位,同時所有音樂會沒有中場休息,以便「保持社交距離」。

琉森音樂節改以「生活就是活著」(Life is live)為主題。 (截自琉森音樂節官網)

全球最大昂樂聖活動

今年是貝多芬誕生兩百五十年,以樂聖出生地——德國波昂( Bonn)為中心的“BTHVN 2020”活動,應是今年全球規模最大的音樂節活動。位於波昂城中北區樂聖誕生故居(Beethoven Haus)的貝多芬博物館,和當地旗艦場館、建於一九六五年的波昂劇院,便成為“BTHVN 2020”的主要活動場地。

波昂劇院擁有大、中、小三個表演場地,包括歌劇院、戲劇院和小劇場,座落於萊茵河西岸,與貝多芬故居相距在十多分鐘步程內。波昂劇院音樂總監兼劇院駐場的波昂管絃樂團(Beethoven Orchester Bonn)音樂總監卡夫坦(Ralf Birkner),亦是“BTHVN 2020”活動的行政總監(藝術總監是Malte Boecker)。波昂劇院大堂便放置有大量以BTHVN 2020為名的四開本雜誌,收錄其中的便是兩人領導策劃的“BTHVN 2020”節目。

整本BTHVN 2020雜誌厚達一百四十六頁,收錄有不少專家學者從不同角度層面討論貝多芬的文章,重點當是為期一年的貝多芬年活動,包括音樂會展覽、研討會、音樂會等,合共超過三百項,以九頁篇幅(P.72至P.80)刊載。列於首項的是早於去年九月十一日柏林德意志交響樂團,至今年四月卅日期間的活動。最後一項是今年十二月十八日在柏林音樂廳舉行的“Bye Bye BTHVN”音樂會,由馬勒室內樂團(Mahler Chamber Orchestra)演奏。

“BTHVN 2020”眾多活動中,分別於三月十三日至廿二日,和九月四日至廿七日舉行的「波昂貝多芬節」(Beethoven fest Bonn)最受矚目。至為特別的則是三月十二日至四月十九日舉行的「音樂巡航大使」(MusiKfrachter),紅色船身漆上黃色大字的「改裝」貨櫃船,自波昂出發沿著萊茵河南走,直到維也納,重現當年貝多芬乘坐馬車去維也納的出行路線,前後巡經德國、奧地利十三個大小城市,每一站都停下來幾天,舉辦工作坊與音樂會,終點維也納,全程卅九日。遊船的啟動儀式在正午十二時,低沉鳴響的汽笛聲音是貝多芬的第五《命運》交響曲開始時的著名「命運敲門動機」。只是當日還未有人知道,「命運」真的是來敲門了,啟動儀式結束一天後,不僅遊船項目被取消了,從三月十四日開始,貝多芬故居博物館也要關閉,所有活動取消。但「音樂巡航大使」仍組織了音樂家在網路上的特別音樂問候,還在三月廿八日和廿九日舉行了四十八小時的網上直播音樂會,將貝多芬音樂中鼓舞人心的力量藉著網絡傳送到全球各地。

德國聯邦政府將貝多芬的紀念年定為「國家級重大活動」,動用了近三千萬歐元對相關活動進行補貼。在疫情下,五月初貝多芬紀念中心宣布,所有慶祝活動會延後到明年九月,不會在原定二○二○年十二月十七日——貝多芬第兩百五十個受洗日結束。不過,在實體演出難以進行的情況下,波昂的“BTHVN 2020”活動,亦推出「數位文化節目」(digital cultural program),將部分演出轉成網路上的音樂會外,更策劃新的網路節目,讓身處全球不同地域的人士,都能在疫情下從貝多芬的音樂中取得抗疫正能量,這可是將“BTHVN 2020”作出更大擴展的事。但願疫症早除,貝多芬故居能早日重開,“BTHVN 2020”的後繼活動,特別是九月四日至廿七日舉行的第二期波昂貝多芬節能如期實現!

停車場轉成音樂廳

二○○五年三月正式啟用的布達佩斯藝術宮殿,是匈牙利里程碑式的大型綜合性藝術建築物,其中的核心表演場館巴托克國家音樂廳(Bartók Béla National Concert Hall),名列「世界五大」音響最佳音樂廳之一。藝術宮殿以「全民全方位」的節目來定位,厚達一百六十多頁的二○一九╱二○冬季節目冊(1999/12-2020/2),演出活動琳瑯滿目,仿如一本小型辭典。

一年一度的國際樂壇盛事「布達佩斯之春音樂節」(Budapest Spring Festival)以藝術宮殿作為主場館(另一主要場地是李斯特音樂學院),這項舉世聞名的音樂節,今原安排於四月三日至十九日舉行,藝術宮殿亦因疫情於三月十一日開始全面關門,布達佩斯之春亦難以開花結果取消了。

不過,藝術宮殿雖然宣布直到七月七日二○一九╱二○樂季再無活動,要到秋季後,新樂季才會復演,但自七月一日至廿五日,每逢星期三至星期六的黃昏,卻舉行十六場特別設計的新節目,在停車廣場上架設大屏幕,舉行「停車場電影院」(Drive-in Cinema)的音樂活動,讓觀眾全程坐在汽車內觀賞。其中兩晚播映美國大都會歌劇院的歌劇浦契尼(Puccini)的《波希米亞人》La bohème 和雷哈爾(Lehár)的輕歌劇《風流寡婦》The Merry Widow。其他各場音樂會則是於節日劇院的現場演出,現場實時直播到停車場的大屏幕,包括有古典、爵士、流行和世界音樂。進場的車輛,每輛車入場費用為四千匈牙利福林(HUF)(約為四百元台幣)。在疫情下,藝術宮殿仍然秉承著「全民全方位」的願景,以突破天災帶來的影響呢!

琉森音樂節2020年節目冊封面 (周凡夫 提供)

「現場」結合網路模式

很明顯地,琉森、波昂和布達佩斯這三個著名演藝場館和著名的音樂節活動,在疫情下都將實體演出結合或轉成網路線上演出。而今年進入第一百廿五周年的逍遙音樂節(The Proms,全名Henry Wood Promenade Concerts),由於主場館倫敦的皇家阿伯特音樂廳(Royal Albert Hall)關閉,亦採用「現場」結合線上模式來設計節目。七月十七日的開幕演出安排在BBC旗下的電台第三台古典音樂頻道,和電視頻道直播,主要曲目由BBC旗下幾個樂團及合唱團組成三百五十人的「網路樂團」透過網路演奏錄製委約鋼琴家伊恩.法靈頓(Iain Farrington)紀念貝多芬誕辰兩百五十周年,將其九首交響曲串燒而成的新作品《併貼貝多芬》Beethoven “mash-up”。隨後每晚在電視、電台及網路上回放過往音樂節的錄影錄音。BBC邀請聽眾選出最愛的逍遙音樂節節目,由此選出聽眾「點選」的樂曲來回放。

八月廿八日開始至閉幕九月十二日的最後兩週,音樂節的演出計畫重返主場館皇家阿伯特音樂廳,但很顯然地,傳統上作為音樂節高潮,熱鬧非凡的閉幕場面能否出現,還要看疫情發展,皇家阿伯特音樂廳是否可重開了。

作曲家的全新挑戰

逍遙音樂節的設計,進一步讓大家看到,疫後音樂廳、劇場的演出會出現的三種觀賞常態:一、實時實地現場看演出;二、實時非實地線上看現場直播演出;三、非實時非實地線上看回放演出。

此外,瑞士的虛擬韋爾比耶音樂節(Virtual Verbier Festival,7/16-8/12),奧地利一百年薩爾茲堡藝術節(Salzburger Festspiele,8/1-30),和挪威卑爾根國際藝術節(Festspillene i Bergen,5/20-6/3,網上回放到十一月)等等眾多藝術節的掌舵人都看得到,實體演出結合網路來設計節目將會成為趨勢。

這種趨勢帶來的是節目的影響力能突破地域的界限,但同時亦會讓「音樂是時間的藝術」的本質出現變化。這種變化可以是觀念上的,也會是「實質」,就如當年攝影出現,產生電影,帶出和戲劇不一樣的美學。線上演出的音樂,在5G網路世代,時延問題解決,全球同步演奏音樂成為可能的情況下,是否亦會產生新的音樂作品與新的美學?看來,這正是今日作曲家的全新挑戰!

波昂劇院大草坪上置放的「貝多芬年」大標誌“BTHVN”。 (周凡夫 提供)
波昂街頭戴上口罩的貝多芬2020紀念銅像。 (周凡夫 提供)
“BTHVN 2020”活動節目雜誌厚達146頁。 (周凡夫 提供)
布達佩斯藝術皇宮殿的正門外觀。 (周凡夫 提供)
布達佩斯藝術宮殿2019-2020冬季節目冊厚達160多頁。 (周凡夫 提供)
2020逍遙音樂節的開幕將由「網路樂團」透過網路演奏錄製委約鋼琴家伊恩.法靈頓將貝多芬九首交響曲串燒而成的新作品《併貼貝多芬》。 (截自逍遙音樂節官網)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2期 / 2020年08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2期 / 2020年0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