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尋找台灣爵士樂╱台灣的爵士

殿堂之外,酒館內的爵士練功坊

(Café Rossiya露西亞咖啡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在20世紀早期,發源於紐奧良的爵士孕育於城市酒館的喧囂,時至今日,酒館依然是樂手們的街頭學校,他們在此會友、學習與成長。對爵士演奏家來說,絲絨般的絃樂、黃金般的銅管不是賣點,最重要的,就是大家一起玩的精神。趁著微醺的氛圍內跟著音符搖擺之際,樂手們拿起樂器使出全力,夥伴們輪流接力各顯神通,止不住手癢的隨時可以加入一起Jam。在哪裡立足演奏,哪裡就是舞台!

有別於殿堂級大舞台的演出高門檻,小巷內的酒館主人們多半秉持打造沙龍的開放精神,歡迎所有愛樂者,致力消泯樂手與聽者的距離,營造玩家們能在此打磨技藝,更自在地拋接樂句,進行音樂探索的非典型演出空間。酒館,不只是樂手的秘密基地,更是他們的練功坊。

Café Rossiya露西亞咖啡:以樂會友,爵士精神一起Jam

隱身於南京東路商業大樓9樓的Café Rossiya露西亞咖啡,前身是俄羅斯餐館,如今是1週僅開3天,1天僅營業3小時的爵士表演平台,從屬於展演空間「文水藝文中心」旗下,藝術總監蔡伯南笑說:「就像爵士精神:at the moment。這3小時就是爵士樂迷的聚會,一切都從音樂開始。」

聚會的核心是Jam Session,2016年首場聚會的HOST是鋼琴手呂致廷、低音提琴盧欣民與鼓手林宥廷。當年,這個由呂致廷自美進修歸國後,有感於台灣爵士即興空間不足而向蔡伯南提出的企劃概念,至今已舉辦了逾250場,被稱為「台北最友善的Open Jam」的露西亞咖啡,如今成為不少爵士樂迷、學子的交流、精進技藝的場域。

「Jam是即興,沒有彩排,像是party的交流場合,」他笑稱,每回的Jam Session都像「買樂透」,由鋼琴手、貝斯手、鼓手、小號手組成的四位HOST演奏2到3首曲目後,接著是來賓上場,包括樂迷或樂手。未知的現場有驚喜也有驚嚇,「我們遇過爆滿的演奏者,也遇過一場全是鼓手的聚會,苦主通常是貝斯手、鋼琴手,他們得彈一整晚。」蔡伯南說,5年來的實驗與學習,奠定了2020年舉辦第一屆「露西亞爵士節」的基礎,「我希望成為一個站在幕後的推手,去傾聽音樂家需要什麼,我認為自己適合這樣的角色。」

是爵士同好派對,也是隊友徵集地

有趣的是,蔡伯南的音樂養成是從流行音樂開始。他在2002年便開始發表流行音樂創作,曾寫下〈痴心絕對〉、〈眼底星空〉等膾炙人口的歌曲,直到服兵役時認識了爵士吉他手林華勁,「當年我們都揹著槍,一起看爵士樂譜」,並在2012至13年間,擔任董陽孜《詩與音符的相遇—追魂組曲》音樂會藝術行政,當年這個集結了一線的爵士樂手如魏廣皓、徐崇育等人的跨界演出所成就的迷人現場,為蔡伯南埋下經營露西亞咖啡的種子。

他觀察,近年不同的音樂類型的互動幅度很廣,比如流行樂對管樂的理解,多半結合了爵士元素。回過頭來說,「互動」同樣是成功的爵士演出關鍵,樂手、觀眾、空間,必須建立良好的三角關係,「這裡像是一個社團。」他以近乎同樂會的模式經營露西亞咖啡,打破樂手與觀眾的距離,「大家會來露西亞咖啡組隊!」蔡伯南透露,ICRT的爵士節目DJ凱特琳.馬吉(Caitlin Magee)的Ultrahang樂團樂手就是在露西亞咖啡組成。

打造年輕學子、樂迷的爵士階梯

此外,露西亞咖啡也是不少學子與前輩切磋的學習場,「像一個漸進式的平台,我希望打造階梯,而非溜滑梯。」

蔡伯南回憶,剛認識爵士小號手梁玉軒時,她還就讀於國立臺東大學古典音樂系,首次Jam Session登台就在露西亞,「我還記得,她對我說『很剉!』」如今,梁玉軒已是露西亞咖啡的HOST之一,亦為台灣Yamaha公司所簽約樂團「Girls Nine」的首席小號手,同時跨足流行音樂演奏,曾擔任舒米恩、以莉高露、紀曉君、王若琳、許哲珮、9m88等演唱會小號樂手。

「年輕一輩的爵士樂手都很有自信,勇於跨界。」一如文水藝文中心的兩個場地租借的展演場,一端是古典樂,一端是爵士樂,蔡伯南說,他希望創造一個自然發酵的平台,引介不同的聲音,「爵士的精神是『活在當下』,每首樂句都要跟夥伴們一起完成,不斷對話。過程中,樂手們將遇到很多夥伴,就像人生。我希望露西亞咖啡可以是台灣爵士的一個選擇,將Jam的精神擴展到各個領域。」

(Café Rossiya露西亞咖啡 提供)

馬沙里斯爵士酒館:在這裡,音樂可以被充分地聆聽與理解

父親是爵士樂手,張孝維笑稱自己從娘胎就在聽爵士樂,開設馬沙里斯爵士酒館(以下簡稱Marsalis)的原因之一,正是因為自己對這音樂太過熟悉了。26歲那年回到家鄉高雄,心裡想著要有好的生活,得先要有好的店,這是他營運諸多空間的本心,希望透過Marsalis,讓周遭生活圈的人們,能與世界上的其他文化有更多接觸。

讓客人為音樂而來、音樂家可以盡情表演的Marsalis

在還不會說話、識字前,張孝維就先與爵士樂為伍了,從小看著父執輩在台上表演,不論是Live House或是Pub,台下總是熱鬧的氛圍,他發現觀眾實在很難投射足夠的注意力在演奏者身上。「這對喜歡音樂的人來說,其實有點傷感。所以我想要創造一個場地,讓客人是為音樂而來,讓音樂家可以盡情表演他們心中的好音樂。」張孝維悠悠說道。

為了這股起心動念,張孝維在Marsalis的空間設計上,化繁為簡。沒有架高的舞台、繁複的燈光,只有全場鋪設的木地板,溫潤空間中回響的低音。「一開始就想像Marsalis像是紐約老房子的大客廳,表演者跟觀眾之間的距離很近,像是沙龍的氛圍;沒有太多音響設備的潤飾或增強,客人可以更直接聽到聲音在空氣中傳遞的顆粒感。」張孝維清楚知道,要讓大家將感官集中在聽覺上,於是盡可能地呈現「原聲」(acoustic)。

除了空間,在「時間」上張孝維也別有一番用心。錯開週末與平日稍晚的酒吧人潮,Marsalis早在10多年前就將表演節目安排在週二或週四的晚上8到10點。「這樣的時程區分了聽音樂與想喝酒聊天的客人,連音樂家都能感受到觀眾在表演時聽音樂的專注度。」透過空間與時間的規劃打造出的Marsalis,讓張孝維不只一次收到外國樂手回饋說道:「在台灣最期待、也最有指標性的表演就是在Marsalis!」

作為每個樂手的家,在此處能心安地用聲音傳遞自己的感受

知道這次會分享到Marsalis與樂手間的故事,張孝維在收到訪綱後就先寄來一篇2012年發生在酒吧中的表演後記。

那次邀請來自紐約的爵士中音薩克斯風手Bobby Porcelli登台演出,當時在中山大學音樂系擔任客座教授的爵士鋼琴家Harold Danko也到場聆聽,中場休息後,Harold出現在台上與Bobby來了一場即興演奏;一曲經典的《Speak Low》,反常地以中快板的方式演奏,卻聽得張孝維不自覺泛淚,他在音符中確切體會到演奏者正以輕快的節奏回顧著不足為外人道的生命場景,於是在後記中深刻地寫下這段文字:「這就是爵士樂手們每日所做的——對生命的凝視,以及對這個凝視所做的瞬間表達。」

光是這段故事就足以道盡Marsalis帶給音樂家的感受了,一如張孝維所言:「不論是來自哪個地方,Marsalis就是樂手的家,讓他們能把心安下來,知道自己的音樂在這裡可以被充分地聆聽與理解。」想是這個空間讓Bobby感到熟悉、放鬆,那晚才能心隨意動地演奏出動人的樂章。

「我從來沒有認為爵士樂會是大眾音樂,有別於大部分是主動迎向聽眾的流行樂,爵士樂有太多東西、太多時候是我們要自己靠過去。」一語道破本質上的差異,張孝維謙稱對於這空間還有許多想像與嘗試,但不變的是,在Marsalis,可以放心地敞開心胸、交出自己,不論是樂手,還是聽眾。

(馬沙里斯爵士酒館 提供)

Blue Note Taipei 台北藍調:交棒新手,打造自由交流的空間

Blue Note Taipei台北藍調成立於1974年,歷經數次搬遷,如今座落於公館商圈,堪稱台灣歷史最悠久的爵士酒吧。這間以著名的爵士唱片老廠牌「Blue Note Records」為名致敬的爵士演出俱樂部,銘記著一整輩資深爵士樂手的人生切面,是陪伴台北老爵士迷成長的青春回憶,也是國內外爵士迷的朝聖地。在2019年由姊弟檔Carter與阿哲接手經營,幾乎每晚都有現場演出,除了固定合作的House Band,亦不乏國外知名樂手登台演出。

而故事得從人稱「蔡爸」的創辦人蔡輝陽開始說起。蔡輝陽是名爵士樂手,走過解嚴前美軍駐台的爵士黃金年代,曾在1960年代跑遍台北各大飯店演奏,創立台北藍調之初,主要銷售爵士唱片和樂器,後調整為以演出為主的複合式空間。最開始,蔡輝陽邀請熟識的菲律賓樂手、飯店樂師演奏,逐漸將台北藍調營造成緊密的藝文社交圈,Carter觀察:「台北藍調幾乎是蔡爸生活的全部,是他的一生。他的時代背景讓台北藍調的存在變得很特別,目前檯面上的前輩老師,幾乎都在這裡演出過,蔡爸可說是台灣爵士的見證者與參與者。」

爵士新手的實戰現場

Carter在1995年來到台北藍調當酒保,跟蔡爸、蔡媽一起工作,2000年初,阿哲也加入了這個工作團隊。兩年前,蔡輝陽退休後,便將台北藍調交接給兩位資深員工,新世代的台北藍調以這個維持著30年前的老派電影場景般的展演空間為基地,開始密切洽詢國外樂手,並積極地經營社群,期能拓展爵士的聆聽人口,「音樂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但可以讓我們的生活更愉快。現場是立體的,我們希望讓更多人欣賞音樂,剛好這是爵士樂。」Carter說。

在台北藍調僅能容納40至50人的空間中,幾乎消泯了表演者與觀眾的距離,創造了緊密的交流氛圍。Carter指出,在COVID-19疫情爆發前,台北藍調的客人有三分之一是自由行的外國觀光客,「幾個關鍵字#Taipeinightlife、#jazzbar,都會指向台北藍調」,本地樂迷則是35歲以上,且多數是常客。他們力求改變,除了經營年輕社群外,也與體制內外進行教學合作。如輔大音樂系的爵士音樂組學生以每月1次的頻率,由李承育進行現場教學,到台北藍調進行實戰演出;爵士鋼琴家烏野薰亦定期在台北藍調為學生安排貝斯手與鼓手,舉行鋼琴發表會。阿哲說:「有別於琴房的學習,這是實戰、切磋體驗,也是學習者、教育者、空間經營者的三贏。」

跨國好手自在交流的afterparty

另一方面,台北藍調也更積極地與國外樂手產生連結。Carter表示,近年因大型爵士音樂節受邀來台的樂手,也多另開檔期於台北藍調演出,如Rlaph Lalama、Jerry Weldon、Lou Rainone、SJZ Collective、Maureen Choi Quartet、大山日出男、片倉真由子等,「這像是他們的afterparty,像是圈內人的聚會。比較小眾,是他們跟當地樂手交流的機會。」

海歸的新銳爵士創作者的身影亦不缺席。阿哲還記得,移居紐約,曾與Mingus爵士樂團、Frank Lacy、Slide Hampton、Valery Ponomarev、Josh Evans大樂隊等藝術家合作的Michael Wang在高中時,就跟著父親來到台北藍調演出。2020年發表了首張專輯《Bone of the Wang Vol. 1》,正要展露頭角之際便遭逢疫情,回台發展,並在台北藍調舉行了數場演出。阿哲說:「不只看到樂手的進步,甚至可以看到樂手的人生階段切片。」他表示:「我希望經營一個大家都能自在,可以得到想要的東西的環境,讓樂手、樂迷與空間經營者都能達到平衡。」

(Blue Note Taipei台北藍調 提供)
(馬沙里斯爵士酒館 提供)
(Blue Note Taipei台北藍調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7/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