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藝術節

耿一偉與桃園鐵玫瑰藝術節 在地方醞釀好專輯,才不做一片歌手!

桃園鐵玫瑰藝術節策展人耿一偉 (桃園鐵玫瑰藝術節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用製作音樂專輯的思維來策展,規劃桃園鐵玫瑰藝術節到第4年的耿一偉說:「你不能一次打完所有地方團,還要能每次都不一樣。」逐步收歌、醞釀風格,拉長線耐心鋪陳,絕不當一片歌手!藉著作品突顯在地的人文特色,也挖掘空間的各種可能,今年丟出「我們來幹大事」的主題宣言,作為一種態度,也帶有某種「塑形」的展演性。

桃園鐵玫瑰藝術節

10/1~11/21

 

臺灣特技團+曉劇場《薛西弗斯大明星》

10/23  19:30   10/24  14:30

桃園展演中心 展演廳

 

lee\vakulya 李貞葳《共狂》

10/29~30  19:30   10/31  14:30

桃園展演中心 展演廳

 

山喊商行《壁!咚!!》

11/12  12:00~11/15  12:00

線上觀賞

「這大概就像是第3、4張專輯,不用想要再證明些什麼。」腦中彷彿存有一整個流行樂資料庫的耿一偉,用「做專輯」來形容「策展」這件事。由他所策劃的桃園鐵玫瑰藝術節來到第4年,也像是披頭四的《橡皮靈魂》(Rubber Soul)專輯,脫離了青澀、積極尋找市場認同的階段,和觀眾之間愈來愈有默契,因而端出了更有深度也更有藝術性的作品,為往後如《左輪手槍》(Revolver)等經典專輯奠基——即便這樣的「經典」期許,有著「我們來幹大事」這麼中二的名稱。

既然是做專輯,就不能只是一片歌手。對耿一偉來說,藝術節的永續性很重要:「你不能一次打完所有地方團,還要能每次都不一樣。」收歌、找到適合的風格路線,讓主軸慢慢浮現——過程中有必然帶著偶然,也有偶然催化必然。

中二的「幹大事」也是這樣成形的,不再像前幾年如「生活在他方」、「全面啟動」(註1那般中規中矩,一方面借用了頑童的同名歌曲《幹大事》,同時也帶有某種「塑形」的展演性,作為一種態度而非理論,與藝術節推出的《邁向操演時代——展演作為策展策略》書籍出版呼應。其中展現的,是以10年為跨度的地方關係建立,摸索著如何在「在地深耕」與「專業聲譽」之間達到平衡(也不是說兩者就非得擇一),並用相當有限的經費,端出令人驚豔的菜色。

《薛西弗斯大明星》排練現場。 (桃園鐵玫瑰藝術節 提供)

挖掘在地食材 端出吸引觀眾認同的菜色

說到菜色,向來有梗的耿一偉又拿出另一個比喻,來形容鐵玫瑰和他過往策展經驗的不同:「臺北藝術節就像在東區開餐廳,怎麼樣都會有人排隊,可以單純思考節目本身,邀最厲害的、最有趣和最新的,不用思考太多關於觀眾、關於團隊在地發展等策略性的問題;鐵玫瑰藝術節則像是在汐止開店,一定要很厲害才會有人來。」種種挑戰,舉凡辦在活動滿檔的10至11月、面臨他館強大且資源雄厚的國外節目競爭、如何以整個北部地區為腹地吸引觀眾等,也讓耿一偉開始思考:若說全台灣的劇團都理所當然地是臺北藝術節的台北團,那麼對於桃園來說,在地團隊又代表著什麼?城市藝術節之於市民的意義是什麼?要如何得到觀眾的認同?

於是這些年,耿一偉像是個挖掘在地食材的大廚,任何與桃園有關的人事物,都能瞬間在他心裡一聲「bingo!」。去年開幕節目《追夢人舞蹈之夜》,號召幾位出生桃園或現居桃園的創作者(余彥芳、瑞莎、季綾),以各自方式向鳳飛飛致敬;今年則有導演同樣來自桃園的「山喊商行」,以終戰初期劇作家簡國賢劇本《壁》,發展成線上作品《壁!咚!!》——鳳飛飛、簡國賢這兩位在台灣文化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人物,當然也都是桃園人,或許恰是另一種「在地深耕」與「專業聲譽」的平衡。此外,前幾年藝術節也嘗試推出關注移民議題等具地域特色的作品,然而更在於其象徵意義,而不見得真的需要民眾走進來看戲——「畢竟市民與藝術節的關係不是只有買票看戲;知道藝術節的存在,也是一種認同。」耿一偉說。

以劇院為中心 平衡空間的主導性

還有另個挑戰,是與文化首都截然不同的城市空間感。鐵玫瑰藝術節名稱來自落成於2010年的桃園展演中心,因其外觀而得此別稱。劇院坐落於重劃區,和市井小民的生活場域有點距離。也因此,在耿一偉策劃下的鐵玫瑰藝術節,除了持續以劇院為中心,推出數個核心節目,讓市民習慣此處有演出外,也積極開發更具多樣性的表演場地,去平衡既有的空間主導性,在節目規畫上創造更多可能。(註2

如歷年來也曾在機捷上推出移動式的《過站不下的心理時間》,或來到中壢、大溪等不同地方空間(註3,今年度則有來自視覺藝術、關注社會介入的桃托邦藝文聯盟,以自身位於桃園市新民街的據點,定時舉辦導覽性的講座式展演(lecture performance)。耿一偉強調:「藝術節不應該只有觀眾來我們這邊,我們也要走到他們生活裡面。」就算是開店,偶爾也要開著小發財車到處去賣東西,才能讓藝術節與地方建立更全面的關係。

《薛西弗斯大明星》將以紀錄劇場形式,探討特技演員以「身體」做出的人生選擇。 (桃園鐵玫瑰藝術節 提供)

面對當下的檢視 成為接下來的奠基

《壁!咚!!》,是本屆藝術節既可說是相當難得、也可說是符合時事的線上作品。疫情期間面對劇場界無所不在的線上焦慮,耿一偉反而認為:「劇場本來就是群聚,像是辦生日派對,要辦就是辦真的派對,不然就取消別辦了。」他並進一步強調:「線上要有線上的理由,不是單純為了疫情而做線上。」以《壁!咚!!》為例,團隊原先規劃的是實體演出,然而作品將簡國賢當年隔開資本社會兩種階級的「壁」,延伸想像為電腦螢幕的「壁」,以數位虛擬演出建立年輕世代的語感語彙,自有其意義,也呼應了今年度獨特的劇場現象。至於往年吸引人潮的非售票戶外演出,今年也因疫情避免群聚而未舉行,恰好趁此機會來檢視:這幾年來,藝術節與民眾究竟建立了多深厚的關係?

回過頭來提藝術節與做專輯,相較於紅了一張專輯就銷聲匿跡的一片歌手,如何藉著階段性目標走得長遠,或許更為重要。每一張專輯都是前面專輯的累積,也都成為下一張專輯的奠基。說著說著,耿一偉又滔滔不絕地聊起那些留待下次收錄的作品……

註:

1.     英文標語Starting Over也來自約翰.藍儂歌曲。

2.     即便是同樣在展演中心裡演出,也會在空間內做不同實驗,像是去年漂鳥演劇社《萬亞舅舅在___》便把舞台化為黑盒子劇場,又或如艸雨田舞蹈劇場舞蹈劇團《共犯在線2.0》在劇場空間內遊走。

3.     藝術節推出的「藝術綠洲創作計畫系列」即以非典型空間為主。

專輯主打歌

《薛西弗斯大明星》

由臺灣特技團與曉劇場合作的《薛西弗斯大明星》,是策展人耿一偉相當期待的節目。他提到台灣的特技表演,無論是個人或是團隊,一直以來都與台灣社會有著相當密切的互動關係,像是長年都必須去海外宣慰僑胞、肩負外交任務等。演出將以紀錄劇場形式,探討特技演員以「身體」做出的人生選擇,也呼應了當代社會的社群焦慮。

《共狂》

由 lee\vakulya 李貞葳所推出的《共狂》,是本屆鐵玫瑰藝術節另一亮點。作品藉由人與人被隔離、行動自由受限,來探討「疫情下的身體」,將非常時期充滿壓抑、緊縮的精神狀態與身體經驗,轉化成舞蹈創作,並特邀長居台灣的美國音樂家 Dutch E Germ 設計與演出,透過現場音樂的穿透力,衝破實體空間的限制,來觸及觀眾一同共感、共狂、精神出走的身聲體驗。

編舞家李貞葳將在此次藝術節推出舞作《共狂》。 (Terry Lin 攝 桃園鐵玫瑰藝術節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0/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