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製作事二三

誰要對演出的D day負責?

表演中,發生的相互反應裡,舞監是啟動的觸發者。要成為啟動的觸發者,舞監的預期感、直覺感、也需要通過重複過程積累來學習演員的、設計情境的能量細節。Cue是提示點,之後是發生的事情。所以設計師們(特別是燈光設計),舞監要的不是結論,她╱他需要與你同步去累積相互的默契。所以請跟你的舞監分享你的初衷,讓她╱他能夠在過程中一同理解,最後在最佳默契下完成D day。

表演中,發生的相互反應裡,舞監是啟動的觸發者。要成為啟動的觸發者,舞監的預期感、直覺感、也需要通過重複過程積累來學習演員的、設計情境的能量細節。Cue是提示點,之後是發生的事情。所以設計師們(特別是燈光設計),舞監要的不是結論,她╱他需要與你同步去累積相互的默契。所以請跟你的舞監分享你的初衷,讓她╱他能夠在過程中一同理解,最後在最佳默契下完成D day。

表演藝術是需要被嚴肅對待的!究竟是誰要對演出的D day負責?誰是執行把關人?我們都知道劇場組織裡的各職工作項目,但是誰是那一個最終把關者,對觀者負責的人?喔,是的,這絕對是一個值得討論或是辯論的題目,所以請有時間時想想你的看法!

劇場舞台上演出的成果是累積而成的,是時間進行的累進、是各部門的能力碩果累累相乘,如搭積木層層相疊,演出登頂!關鍵過程就是在進劇場後的第三、四、五天。劇場技術排練——紙上作業、紙排Paper Tech,技術排練Wet Tech,Cue to Cue,淨排Dry Tech。另外又細節排練如換景與服裝快換,也是不容被忽略的。

這是一個讓表演準備好面對D day觀眾的必經神聖過程,神聖到需以最尊態度去面對。

請讓舞監與設計在過程中一起理解

這幾個有關於技術的排練過程,關鍵點在發生順序是否正確,才達到進劇場週的最大時間運用效值。在很多時候,當前期發展製作規模與實際裝台時間比例,未能安排妥當,就會建立詛咒,導致進劇場期程勢必擠壓至分分秒秒必爭,所產生的各種應變、調整都成為犧牲的藉口;甚至每場每場的為了更好、更好的修正,都免不了每晚成品成為可嘆的遺憾。而表演藝術的驕傲,不就是應該是「那當下的演出」集合成果?!

整個技術排練過程就是潤飾優化,聲音透過音響調整至悅耳,燈光透過明亮昏暗之間的拿捏定調氛圍,布景經由演員的使用生活下而增加了人味等等其他元素。而舞台監督——最「忠」但不是最終,掌握整體演出韻律的人,卻往往在這優化過程中,被置於一旁「等待」著,被動的!不知如何,舞監往往被期待成為直截了當、理所當然「接收既執行」的模式。舞台上發生的任何行動、狀況背後總有一個動機,以啟動連鎖反應。表演中,發生的相互反應裡,舞監是啟動的觸發者。要成為啟動的觸發者,舞監的預期感、直覺感、也需要通過重複過程積累來學習演員的、設計情境的能量細節。Cue是提示點,之後是發生的事情。所以設計師們(特別是燈光設計),舞監要的不是結論,她╱他需要與你同步去累積相互的默契。所以請跟你的舞監分享你的初衷,讓她╱他能夠在過程中一同理解,最後在最佳默契下完成D day。

執行製作的靈活盤算與堅持

執行製作(production manager)是最早進入製作的一職,除了必備的行政工作能力以外,製作前置作業盤算能力是為一個關鍵能力。隨著表演製作環境╱市場及資源的成長,執行製作的專業職務與所需要的能力愈來愈重要。盤算能力用之於演出製作主要是在於製作設計規劃、財務運用、實際執行。製作設計規劃也就是訂出一個「規模」,讓設計團隊能夠有一個準則規範去發揮;未必是一個財務上的數字。可以是觀眾的多面向或是席位數,席位數在此的考量是,演出與觀者的關係,而不是票房收入。技術建構的有利與時效率追求,不是科技的高低,而是演出發展巡演的未來。具多樣類種製作經驗的執行製作,在執行案例時,靈活地運用交替思考,當下與前例雷同、不同比較,能夠將事情的經過或結果,進行仔細而從容的反覆思考。對時勢有敏銳的觀察能力,具有高認知能力,以及最終能夠做決定。更重要的是能夠堅持貫穿一致的人。

劇場需要WHY NOT ME、「捨我其誰」的勇者!

 

文字|林家文 個兒小 強烈意志 精準性格 慷慨的心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