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香港

資助敏感作品 藝術發展局委員遭點名

《理大圍城》海報。 (取自香港「影意志影院」臉書) )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理大圍城》在獲2020年度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電影後,安排在「得獎電影巡禮」系列下放映,但卻在上映前3小時遭放映場地高先電影院以「受到過度關注,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為由喊停。

香港國安法的實施,讓香港的媒體和創作工作者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界線的流動定義讓彼此的不安與焦慮加增。有些活動是在法例實施前創作或安排,但受疫情影響延到今年才發布,導致場地方會有諸多不同考慮。

如被《大公報》稱為「黑暴電影」的《理大圍城》,在獲2020年度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電影後,安排在「得獎電影巡禮」系列下放映,但卻在上映前3小時遭放映場地高先電影院以「受到過度關注,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為由喊停。另一方面,原訂3月初在浸會大學舉行的「世界新聞攝影展2020」,合作場地也突然在開幕前3日取消展覽。這些情況,未來有機會愈來愈多,不論是浮得上檯面或更多浮不上檯面的。「自我審查」在「保護」主辦者、創作者和觀眾的前提下,目前也只能看著辦。

《理大圍城》發行單位「影意志」是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藝團,上述事件發生後,這一點成了特定報章關注焦點,指局方資助用來製作這些「美化暴力」的作品。同時,多個曾參與製作或表達支持含敏感題材作品的資助藝團和創作人也被點名,文章卻又對作品內容有著似是而非的解讀,一時間不免讓人產生不明所以的焦慮。隨後,更大的焦點,除了落在有立法會議員提出是否要就西九M+藏品涉敏感內容成立審查部門外,藝發局所有民選委員成了被「關注」的對象(有委員的家人也被報導),同時也批評目前的架構和資助機制。這些「動作」的出現對未來藝發局的影響有多大暫未可知,但肯定進一步讓文化界的焦慮發酵。路還長,焦慮哪能掩蓋初心?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9期 / 2021年05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9期 / 2021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