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瘟疫中的日常生活:心靈紓困(可能)提案╱提案3:閱讀吧! 瘟疫蔓延時,找尋給未來的啟示

#劇場人說 末日將臨,人生如此荒謬

(ilingdraw 謝㦤翎 繪)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岸田國士是日本「新劇」的代表劇作家,書寫範圍非常廣泛,包括劇本、小說、劇評、散文等。我對日本明治、大正與昭和時代的老作家很陌生,本來以為岸田國士是個「化石」作家,不過,去年我第一次看了他的劇本,「哇!太有趣了!」才開啟我閱讀他的作品之旅。

在疫情蔓延、劇場關門的此時,我們要閱讀什麼呢?

我想來介紹岸田國士的兩個劇本。也許大家有聽說過「岸田國士戲劇文本獎」——這是日本新人編劇的登龍門,相當於劇本的「芥川獎」。為了鼓勵年輕劇作家創作,每年三月由白水社這個出版社頒獎。

我曾在中國中央戲劇學院學表演,對我而言,曹禺、老舍、丁西林是必修作家,反而對日本明治、大正與昭和時代的老作家很陌生,所以,我本來以為岸田國士是個「化石」作家。不過,我去年看了我的日本戲校——座.高圓寺劇場創作學院——的學弟們呈現演出,第一次看了他的劇本,「哇!太有趣了!」才開啟我閱讀他的作品之旅。

劇本是為了「上演」而寫的文學

到底岸田國士是怎樣一號人物呢?

岸田國士(1890-1954)是日本「新劇」的代表劇作家,書寫範圍非常廣泛,包括劇本、小說、劇評、散文等,就像台灣的鴻鴻一樣。生於東京軍官家庭,本身也畢業於陸軍士官學校,擔任過陸軍少尉,後來生病辭去軍職,之後重考上了東京帝國大學文科,選修法國文學和近代戲劇等。大學畢業後計劃去法國學習,從神戶偷渡經過高雄、香港、法屬印度支那(越南)等地方乘船到馬賽上陸,然後向巴黎移動。一九一九年,在日本駐法國使館當翻譯,業餘時間研究法國戲劇;不過,他去法國的第三年便因父親去世,又回到日本,從事戲劇活動。

回到日本後,他創立了幾個團體。一九三七年他和久保田萬太郎等人合創了文學座(BUNGAKUZA)。創團的指標為「想創作有魅力的現代人的戲劇」、「要創造最貼近現代人生活情感的戲劇魅力」。一九五○年發起成立「雲之會」(KUMO NOKAI),要嘗試追求「新現代戲劇」的立體化,三島由紀夫也是成員之一。岸田的劇本具有台詞優美、寓意深刻、心理描繪細緻入微等特點,同時也強調文學的立體化,他說,劇本並不是為了「閱讀」,而是為了「上演」而寫的文學。

他也擔任過大學講師及政黨文化部部長,但後來發生一些不順遂的事情而辭職,轉而為劇場寫劇本,有時候也當導演。一九五四年在文學座排練馬克西姆.高爾基的《深淵》的時,因中風被送往醫院,第二天去世,享年六十三歲。

災難之際也必須點亮的藝術火種

就這樣,岸田國士嫌棄當軍人,找理由退伍而指望走戲劇之路,把自己後半生全投注給劇場。他結過婚,有兩個女兒,其中一個是演電影《沙丘之女》的女主角,也是日本版「慕敏」(Moomin,台灣另譯為嚕嚕米)的聲優──岸田今日子。這樣一說,好像離他又更近了點。

後來我知道,有一個創意音樂空間「曼陀羅(MANDARA)」(在東京有三個場地),每年冬天和夏天會舉行岸田國士讀劇會,起點為二○一一年。那年發生了三一一東日本大地震,當時大家連確保LIFE LINE也很困難,但不能吹滅藝術的火種,因此曼陀羅的老闆開始企劃,在這樣的狀態下能夠從事的藝文活動,岸田讀劇會便是其一。第二年加入導演青柳敦子(Theater Echo)擔任實行委員長,後來持續舉辦到現在,今年也已開始找參與夏天讀劇的演員。這是日本面臨最艱難的時候守護下來的藝術火種,希望今年也能夠順利舉辦,衷心祈禱。

此刻,我把岸田國士介紹給台灣朋友也是蠻適合的!

「末日」前後的人生荒謬

我這次翻譯了《麵包鋪文六的思考》(創作於大正15年,西元1926年)和《終於「不知道」文六》(創作於昭和2年,西元1927年)的片段。

「哈雷彗星」眾所皆知,是每隔七十五至七十六年從地球看得見的彗星,在人生當中只能看一次的壯觀和美麗。據說一九一○年彗星回歸時,有些新聞報導說「彗尾中有毒氣會滲入大氣層,並毒死地球上大多數人。」當時很多民眾對哈雷彗星充滿恐懼,因此,岸田以這個經驗為題材,寫了「面臨地球滅亡前」和「其實什麼也沒有發生後」的人們。

《麵包鋪文六的思考》的一開始,是一家人和寄宿人一起吃飯,感覺好像是小津安二郎的電影裡常看到的那種平凡日子。文六想讓他的兒子上學,但兒子反而想當基督徒,說著就往外跑了,這時候妻子告訴文六,女兒和寄宿的教師好像在談戀愛,文六覺得十分不順眼。到了第二幕,不僅得知女兒在談戀愛,竟然還是婚外情,且懷孕了!這時候,弟弟帶著「地球要滅亡」的信息回來。接下來發生了什麼?就請看我翻譯的劇本片段。

《終於「不知道」文六》則在一開始就知道,兒子跑去外面且女兒也懷上了寄宿人的孩子。很快地,彗星將碰撞地球。夫妻已無事可做,等著末日時刻的到來,結果文六睡著了。第二幕,文六在黃泉掛號排隊,但名單裡找不到他的法名,與亡者和鬼們進行荒謬的對話。第三幕的文六一醒來,彗星已避開地球,兒子帶著輕浮的女人回來並說想和她結婚,他當然不同意,但這時讓女兒懷孕的教師開始荒謬的談話。然後,便是我所翻譯的劇本片段。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在amazon買到他的全集Kindle版(http://ur2.link/0OVE),上下各集兩百日幣(約台幣五十多元);不過,他的文章是用舊式日語寫的,連我看都有點費勁……

Profile

山崎理惠子,日本神戶人,畢業於日本京都產業大學,並取得中國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碩士學位。曾於香港成立製作公司office30,擔任翻譯、監製及導演相關工作,於2009年返回日本,從事歌劇幕後工作。2016年,擔任阮劇團X流山兒★事務所《馬克白 Paint it, Black!》助理導演,因而開啟與台灣劇場人共同創作、交流的契機,並共同創立亞戲亞,日本則為劇場組合.亜細亜の骨,陸續完成台日演員的跨國合作,如《同棲時間》等,並持續進行日本劇本譯介、讀劇等活動。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0期 / 2020年06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0期 / 2020年0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