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樹榮對著手機錄下自我對話,認為這是一段「溫故知新的時光旅程」。
鄧樹榮對著手機錄下自我對話,認為這是一段「溫故知新的時光旅程」。(鄧樹榮戲劇工作室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瘟疫中的日常生活:心靈紓困(可能)提案 提案1:就做你最擅長的事吧! 持續練功的努力家們

鄧樹榮 拿起手機自我對話 探尋「線上」與「現下」

這段期間,鄧樹榮每天練瑜珈和太極,也自己做飯,居家作息規律,身體變得比以前更好;他重拾畫筆,也閱讀。疫情引發的集體恐慌似乎對鄧樹榮沒有太大的影響,反而多了許多屬於自己的時間——於是,他拿起手機,錄下自我對話,然後上傳至工作室的粉絲專頁。鄧樹榮形容這是「溫故知新的時光旅程」,思索過去創作,思索線上演出,思索創作之於現下香港的意義……

這段期間,鄧樹榮每天練瑜珈和太極,也自己做飯,居家作息規律,身體變得比以前更好;他重拾畫筆,也閱讀。疫情引發的集體恐慌似乎對鄧樹榮沒有太大的影響,反而多了許多屬於自己的時間——於是,他拿起手機,錄下自我對話,然後上傳至工作室的粉絲專頁。鄧樹榮形容這是「溫故知新的時光旅程」,思索過去創作,思索線上演出,思索創作之於現下香港的意義……

今年二月,鄧樹榮人在美國和智利,當時的南美洲都還沒有病例傳出。鄧樹榮感嘆:「疫情速度這麼快是我想像不到的,儘管我們都有SARS的經驗,但那時候還不覺得有那麼嚴重。」返港後,劇團停工,若有事處理,也只是線上會議。

練瑜珈和太極 然後自我對話

這段期間,鄧樹榮每天練瑜珈和太極,也自己做飯,居家作息規律,身體變得比以前更好;他重拾畫筆,也閱讀,讀的是約翰.科特(John P. Kotte)談論領導管理的《急迫感》A Sense of Urgency,疫情引發的集體恐慌似乎對鄧樹榮沒有太大的影響,反而多了許多屬於自己的時間——於是,他拿起手機,錄下自我對話,然後上傳至工作室的粉絲專頁:「這個病其實對所有人都是一視同仁,好像時間一樣,每人每日廿四小時,在乎自己怎樣過。或許也是老生常談,過去的事不要想太多,活在當下最重要。但什麼叫活在當下?很多時候也聽別人說:『你想太多了!』但要想多少才夠呢?人好像永遠都遊走於過去與將來之間,這種遊走其實是不是生命活動的必然過程?我不知道,沒有答案,但久不久問一下自己一些問題,也是一件好事。在過去十多年,做了多少戲?當初為什麼要做?有什麼得益?又有什麼遺憾?現在回想起來,所有事都好像混在一起……」

鄧樹榮形容這是「溫故知新的時光旅程」。他剖析過去執導《泰特斯》的優劣得失,乃至後來如何發展成《泰特斯2.0》,相當具有戲劇理論價值,而他更希望藉由討論作品,反應出人究竟該如何困難遭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slow down, then…

重演《死人的手機》  反思數位劇烈加速度

鄧樹榮工作室計畫將於十月中再演《死人的手機》,該劇反應資訊科技發達,人們對手機過度依賴,對命運卻無法掌握的荒謬現實。年底則將舉辦首屆香港國際莎劇節,試著以莎士比亞與世界交流,鄧樹榮表示,其實劇團時間表得重新編排,畢竟這次的影響都是連鎖反應。由於一向在作品中探討當代社會處境,他還在思考疫情對自己,對整個社會的影響,待這一切完全結束有所沉澱後,將透過作品拋出更大的省思。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