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FOCA排練場,雖然演出停止,但練習排練仍然持續。
走進FOCA排練場,雖然演出停止,但練習排練仍然持續。(林韶安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瘟疫中的日常生活:心靈紓困(可能)提案 提案1:就做你最擅長的事吧! 持續練功的努力家們

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 在停滯的時光夾縫裡,待續/蓄而動

落腳在城市邊緣的社子島,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一邊面臨地區改建需要搬遷的未來,一邊面臨因疫情取消演出的困境,但走進該團所租下的挑高鐵皮屋,卻「一切如常」——在演出停擺的日子裡,反而讓這群近三年忙碌於演出的團員們,擁有三個月左右的密集練習、自己練功的機會,探索個人能力與技巧。還有其他多元課程、移地訓練、讀書會……練習如常,運作如常,為後疫情時代蓄勢待發。

文字|吳岳霖
攝影|林韶安
第330期 / 2020年06月號

落腳在城市邊緣的社子島,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一邊面臨地區改建需要搬遷的未來,一邊面臨因疫情取消演出的困境,但走進該團所租下的挑高鐵皮屋,卻「一切如常」——在演出停擺的日子裡,反而讓這群近三年忙碌於演出的團員們,擁有三個月左右的密集練習、自己練功的機會,探索個人能力與技巧。還有其他多元課程、移地訓練、讀書會……練習如常,運作如常,為後疫情時代蓄勢待發。

2020臺北藝術節—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 X 理羅.紐《消逝之島》

9/11~13  17:30

9/12~13  11:00、15:00

台北 社子島

INFO  02-25997973

那天的氣溫,是平穩裡帶點躁動。

訪談後,我們即將離開社子島;已待了六個年頭的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後簡稱FOCA),還在,也正準備結束這一次的定居。

藝術總監李宗軒與駐團創作顧問余岱融領著,拐過社子島裡幾條還算寬敞的狹巷,從路口的雜貨店用幾句寒暄與幾個銅板換取冰涼飲料,與雜貨店阿姨爽朗卻略帶害羞的笑語,途經叉在路口的小廟、傳產工廠,還有已被切了部分、裸露磚頭與鐵條的舊屋;最後,我們在基隆河堤停住腳步。宗軒說,這是今年《消逝之島》(延續自去年臺北藝術節「共想吧」演出)的最後一站。

他望向對岸正大興土木的重劃區,高樓拔地、飛砂瀰漫;與我們現在站的這塊土地,仍陷在時光夾縫間,形成強烈對比。總笑得陽光的宗軒,瞳孔蒙上些許迷離,有些惆悵卻也悠悠地說,這裡哪天也會變成對面。沉默,在空氣中飄浮。此時,我指了指暫且截斷於半空的高架道路。岱融用有點認真的語氣開玩笑說,就只會建到那裡。我假裝相信,笑說是斷軌雲霄飛車嗎?

玩笑話說得真切,只是因為我們知道有些事情的發生是不可逆的,正推著他們不得不繼續走。

「留下」這個地方

在FOCA遷入社子島前,團長林智偉與當年幾位創團的夥伴像遊牧民族,翻身、跳躍在各個排練場地,也包含當年雲門舞集在八里的排練場——於是,他們藉空間移動、時間拉扯出練習契機。二○一四年來到社子島,二○一六年開始慢慢建設起這座高挑、寬敞的「馬戲之屋」,在充滿鐵皮屋的「島嶼」抹上奇異的顏色。

夾在淡水河與基隆河間、並緊緊黏著士林區的社子島,時間比外面緩慢,如被城市開發的軌跡所遺忘,也將充滿瘟疫的時空隔離在外。但,岱融說這幾年社子島開發計畫正被快速啟動,只是不會知道它進行的終點會在哪裡。他的眼神飄忽著一種遲疑,似乎不大確定該怎麼訴說現在的狀態;接著說出了「時間的延宕感」這個詞彙——他們只知道得一直跑,然後等待社子島的下一步開發,以及疫情何時結束,在這個肺炎疫情讓世界步調暫時停滯的當下。

此時,蚊子開始穿梭在我們與電蚊拍之間,啪地一聲又一聲——彷彿宣告夏天將至,然後那個模糊的期限逼近,離開也成為必然。智偉表示,更早之前就開始尋找下一個團址,隨著團員陸續成家,除租金外也得考量距離等成本。近期社子島的開發進度,逼著他必須更快進行決定——因為,他真的很在意「空間」,然後建構「家」的關係,他的家人包含了這群團員。

FOCA決定「留下」《消逝之島》,用他們擅長的馬戲,烙印這塊土地曾存在過的痕跡。這個不管素材或展演空間都是社子島的作品,在他們眼裡成為「記錄」——或許作品會因為社子島的開發而變為僅此一次的展演,如劇名裡的「消逝」不只是這塊土地也是這個作品,卻可以用它抵禦「遺忘」,用另一種方式「留下」這個地方。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slow down, then…

#1. 兩項出版計畫

其實出版計畫與疫情並無關係,主要是源於FOCA創團十周年,以及對台灣馬戲生態的關懷與自我定位。目前兩項出版計畫分別為「創團十周年紀念冊」及「馬戲刊物《讀馬戲》」。其中,刊物的部分目前規劃為季刊,採取「限量紙媒」與「線上」同步進行,預計會於下個月出版,希望能夠更為面向一般大眾,去理解當代馬戲。

同時,團隊也在這段時間裡陸續蒐集、整理台灣現有的馬戲論述與記錄,目前已完成的是《PAR表演藝術》雜誌,並將會再往「表演藝術評論台」等網路平台、其他刊物進展。在十周年這個當下,能夠有歷史意識地記錄下每個馬戲現場,得以面對未來。

 

#2. 持續創作,並面對變動的可能

二○二○年的下半年,FOCA預計會有兩支跨國作品發表,一是《消逝之島》(與菲律賓視覺藝術家Leeroy New合作),另一為與德國舞蹈劇場團隊Peculiar Man共同創作的《苔痕》,作為「跨界三部曲」的最後兩部。

不過,疫情因素下,國外藝術家不一定能夠抵台繼續完成作品,因此FOCA也必然得有因應之道。《消逝之島》的部分由於完成度較高,且Leeroy New主要負責身體裝置藝術的設計;因此,可能會由Leeroy New提供設計圖交由其他人執行,再讓導演李宗軒繼續完成。《苔痕》因是國外團隊負責導演、主導創作,雖已完成三分之二,但也做好延期的備案。對FOCA而言,重點不在於「完成作品」,而是在與不同藝術家的合作過程中,彼此刺激,觸發團隊的發展、創作與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