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40難料:中間世代待修學分

40難料:中間世代待修學分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看完了一般人對40歲的期待,跟40歲的人會面臨的處境,你對40歲還有什麼其他想像?

接下來,本期的封面故事將帶你看到表演藝術領域的40世代——從35歲到45歲,從台前到幕後,從演員到舞台技術人員等,在面對體力急速下滑、時間被家庭工作瓜分兩頭燒,他們如何弭平不安與焦慮破繭而出?

我們採訪了13位受訪者,這些人可能是被眾所期盼、被前輩賦予重任的中流砥柱,也可能是正著手替下一世代鋪路、讓後輩引頸而望的人生目標。但更重要的是,他們也曾懷疑自己、迷惘困惑,最終仍選擇好好面對那些中年待修的學分。

最後,我們嘗試透過世代對談及分析報導,去釐清當下的表藝生態環境,及不同世代掌握的資源,讓更人清楚這些來到中年的表演藝術工作者面對的環境,及理解他們的困境,希望能從中找到一絲絲可能,並探詢更多轉變的契機。

謝盈萱

41歲,演員

「很多人會來問我對40歲的想法,好像我會有一個很好的標準答案。但是老天爺,我怎麼會有答案?我也是個人,我也在一邊經歷一邊學習我的人生。」

柯智豪

43歲,音樂工作者

「為藝術奉獻是一件事,但生命的維繫還是要有方法,做別的行業來支持藝術,也是一種方法,畢竟富裕才會優雅。」

孫平

42歲,劇場製作人

「人會追求成功,但不可能一直是成功的。因為你的成功跟這世界沒太大關係,最重要的是,做自己。」

李育昇

38歲,劇場服裝設計師、塑神師

「在為傳統找安身立命的方式之前,我還是得先讓自己找到安身立命的方式呀,讓自己更平靜地面對人生,身為台灣創作者的獨特性才會出現,才能把創作做好。」

黃翊

38歲,多重身分的編舞家

「我後來意識到,把想爭取的東西,或憤怒不滿的情緒放在作品裡,只是在宣洩。你教訓了來支持自己的觀眾,但夢醒後,想改變的事情還是一場空。」

鄧湘庭

39歲,舞監

「有相同位置的人可以支援你,讓人有了種被支撐的感覺。」

楊乃璇

40歲,編舞家

「我已經過了揮灑自己的階段,希望花的力氣、資源都是能夠反彈的。」

兆欣

36歲,旦角演員、戲曲導演

「明天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了,在乎當下就好」

趙雪君

41歲,戲曲編劇、學者

「最後也只能希望到生命終了前,都還能在每次下沉後浮起,不管為了什麼。」

王奕盛

44歲,劇場影像設計師

到了40並沒有真的「不惑」,唯一差別就是「知道能力的天花板在哪裡」。

汪兆謙

36歲,劇場導演、阮劇團創辦人

35歲後感受到體力下滑,但初衷始終撐住他。

42歲,編舞家

‌「‌過‌去‌我‌們‌只‌知‌道‌練‌舞‌,‌對‌‌歷‌史‌這‌塊‌始‌終‌是‌匱‌乏‌的。‌」

蘇威嘉

39歲,編舞家

「我都已活在所愛的事業裡了,這還不夠幸福嗎?」

《PAR表演藝術》 第338期 / 2021年03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8期 / 2021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