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編輯室 編輯室

親子關係的藝術

中國人曾經是個最有敎子信條(玉不琢不成器、棒頭下出孝子……等等)而最無敎育理論的民族。除了嚴父慈母這樣籠統的概念,中國父母也一直不知道怎麼跟自己的子女相處。該給孩子多少自由度,該讓孩子的長處怎麼發揮,似乎一直到近代才成爲父母的課題。古人的親子關係,看看紅樓夢裡的賈寶玉和他父親,就知道多麼艱難尶尬:大觀園初落成時,寶玉隨著賈父和一班淸客遊園,衆人邊行邊爲園中的花台水榭題聯命名,寶玉才略露一手,賈政已經連斥「畜牲!」罵兒子是「管窺蠡測,狂爲亂道」,最後著人要把這「無知的蠢物」「叉出去」。

然而細心一點的讀者又會發現,喝罵之際,賈政卻常常一邊在「點頭」──爲兒子的文采暗喜之餘,又要維持父權的迂濶和嚴峻,又要謹守不得驕縱的信條……大觀園是傳統精雅文化的代表,曹雪芹用這個背景作爲上演這齣親子短劇的舞台,特別見得他同情與嘲諷兼有的深意。

今天的親子關係當然是很不一樣了,但是多數父母旣望子女成龍成鳳,恨不得把天下的「才藝」都像維他命丸一樣讓他們吃下去;又怕管敎不周,寵壞了慣壞了;又怕揠苗助長,把孩子先天的才性能力扼殺了……這種種,依然是艱難尶尬。

孩子在没有拘束的想像世界裡,多多少少會顯現讓大人一時「驚艷」的能力或意念。多元社會裡的父母面對自己的子女可能的「才藝」時,旣怕揠苗,又没有時間或能力助長,許多針對這樣心理的「兒童才藝班」便應運而生,更多的父母則一無選擇地將孩子往各類才藝班送。我們的社會,是一個千百倍俗化了的大觀園,無數的賈政和寶玉在其間上演著他們各自的尶尬的親子劇。

因此,在四月這個孩子的季節裡,我們來聽聽比較有藝術體驗的父母們告訴我們他們怎麼與孩子相處,怎麼看待孩子自發的「才藝」。我們也去瞭解一下形形色色的「才藝班」,看看它們對所有的父母和他們的孩子可能有什麼樣的意義。我們還整理了一點資料,介紹了對岸兒童戲劇的狀況,看看民初以來有多少人爲孩子的戲劇敎育做了些什麼事。當然,最切實際的是,四月裡,有哪些演出是您可以帶了您的孩子一起消磨一個美好的午後或夜晚的。

一個現代社會的美德原來也在這裡:如果您的孩子有才情,有許許多多的管道可以幫助他們發展,幫助您選擇。這樣的情形持續一個時期之後,也許我們的社會的精雅的程度可以向大觀園略走近幾分,而做父母的,倒不必像賈政一樣暗藏喜色,在旁人面前斥責孩子展現的才情。

一個不艱難不尶尬的親子關係,應是一個合理的社會的先兆。

黃碧端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