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臏和龐涓》是一齣以現代舞台手法處理的國劇。
《孫臏和龐涓》是一齣以現代舞台手法處理的國劇。(言午 攝)
戲劇 演出評論/戲劇

莘莘學子看《孫臏和龐涓》

現代人對國劇的印象是,它背負了歷史的包袱,刻板、嚴肅及敎條意味濃厚。《孫臏和龐涓》則以人性化的角度來體現命運,將人性之間的矛盾,義利之間的衝突,藉劇中人物表達,使人自省。本文係由文化大學戲劇系國劇組四年級全體同學,就該劇之演出,分從情節處理、人物刻畫、演員表演及舞台效果等廣泛討論並加以整理。

文字|許綠倫、張燕玲、吳玟慧
攝影|言午
第8期 / 1993年06月號

現代人對國劇的印象是,它背負了歷史的包袱,刻板、嚴肅及敎條意味濃厚。《孫臏和龐涓》則以人性化的角度來體現命運,將人性之間的矛盾,義利之間的衝突,藉劇中人物表達,使人自省。本文係由文化大學戲劇系國劇組四年級全體同學,就該劇之演出,分從情節處理、人物刻畫、演員表演及舞台效果等廣泛討論並加以整理。

《孫臏和龐涓》

3月19〜21日

國家戲劇院

古戲今看──談劇本

《孫臏和龐涓》寫的是情同手足的師兄弟因權勢、名位而反目的故事。全劇分爲九場,依照事件時間順序展開。就劇本情節及結構安排而言,仍有有待琢磨之處:

㈠第六場〈夢醒〉,金總管與龐涓在孫臏書房外討論毒殺孫的陰謀,故意讓蘭香聽到。蘭香知情不報,自己很勇敢的先飮毒酒,痛苦萬分幾近瘋狂,孫臏因不知情而無動於衷,令觀眾感到荒謬。這段情節在醞釀上不夠成熟,不如讓蘭香先吿以實情,而孫不信,她方自飮毒酒作證;或在前幾幕交待蘭香對孫臏愛慕之情,故在發現陰謀後,願犧牲性命,救孫臏脫險。

㈡第七場〈緣盡〉,孫臏「瘋」得不夠透澈,反而讓人覺得他很淸醒;令觀衆替孫揑了一把冷汗,深怕龐涓看淸假象而殺了他。這段情節相較於稗官野史裏的描繪──孫臏痰涎滿面、披髮覆面取狗糞及泥塊而啖之,顯得不夠生動。

㈢齊國營救孫臏的過程交待不淸。兩個賣刀、賣油的齊人易使人誤認是龐涓手下。而齊人如何與孫臏取得聯絡?孫臏如何相信那兩人是齊國派來救他的,難道二話不說就任人將他背走嗎?這段營救過程,導演需再精心設計。這個造成齊魏開戰的事件,因交待不淸,使第八場「黷武」中士兵跑來跑去、翻來翻去的表演,顯得突兀,劇情之連貫性受到干擾。

粉墨登場──談人物、表演

在人物刻劃上,《孫》劇顯得不夠深入且有不合理處:

㈠孫臏與龐涓猶如兄弟的情誼,未深入交待表現,反目後的情緒也不夠強烈。另外,龐涓從欣逢孫臏到嫉妒、懷疑並掙扎於情義名利之間、到決心除去孫臏的轉折過程,未深刻描寫。末場龐涓自刎,理由不夠淸楚,是懊悔?或是「旣生涓,何生臏」的無奈?

㈡蘭香前後性格變化太大。在二、四場中,她是活潑、可愛帶有稚氣的女孩,但在第六場,卻變成大義凜然、不顧性命之烈女,此變化稍嫌牽強。另外,因頭飾過於華麗,使面部表情不易看出,且顯得刺眼。

㈢金總管的身份與地位僅是龐涓之總管,卻能於皇帝面前自由出入,似乎不甚合理。

㈣龐妻在第二場中讓觀眾覺得是嫻良溫厚的夫人,但在第四場卻城府深沉、力勸龐涓除去孫臏的陰狠性格,令人無法認同。

在演員表演方面,李寶春無論唱、做、唸、打都有一流的表演。陳元正在唱腔功力上爲人肯定,但在唸白、功架及表情上卻未見功力,無法將龐涓深沉陰險善妒之性情表現出。除因劇本表達不足外,演員未善用面部表情、眼神及唸白語氣、肢體動作等表演技巧來輔助人物刻劃,也是因素之一。最重要的心理變化過程──從友愛到反目,漸進式層次性的轉變都不見表現。陳美蘭飾演龐夫人,戲份雖不多,但唸白、唱腔、身段,卻相當穩重、傳神,表現合宜。王雲鳳向以功力取勝,唱腔、唸白之表現自不在話下,但喜歪頭的動作影響了人物塑造之姿態美。

歌台舞榭──燈光、音樂、佈景

本劇導演採中西兼併手法,如鏡框式舞台、寫實佈景、分幕換景、燈光技術的運用等,均脫離傳統國劇之象徵手法,加入西方劇場的寫實主義概念,是種突破創新的嘗試。只要能妥當運用,不妨害劇情進行,均値得肯定,但是,本劇分幕、落幕的切割痕跡過於明顯,使幕落到起的這段時間變成觀眾情緒的中斷,實在非常可惜。

就燈光與佈景而言,很明顯地,工作人員都花了巧思;但是我們建議,燈光的亮度與明暗對比不應太強烈,例如由〈緣盡〉轉場至〈黷武〉時,燈光忽然大亮,令人覺得刺眼,反而失去視覺享受的效果。此外,在道具的考證上有些不妥,如孫臏與龐涓的時代背景是戰國,當時書寫用竹簡,但在〈夢醒〉一場中卻看到孫臏裝瘋「撕」了兵書。又如劇中多次看到運用椅子,而椅子是宋代才正式出現,即使是唐代也只有矮凳,更遑論戰國時期了。考證的疏失使《孫》劇不夠精緻。

在音樂方面,這齣戲的音樂非常豐富,且加強了變奏方面的技巧,板式變化相當多,運用了二黃垛板、滾板、二黃二六、流水、吹腔等多樣唱腔,是聽覺上的一大享受,再加上北京管弦樂團的伴奏,更帶動了全場觀眾的情緒。但是,在〈逼露〉一場中,魏生出場時唱的是吹腔,這本是很纖細柔和的腔調,適合在才子佳人般的抒情場合中使用,此時卻被用在雄壯的閱兵前,較不恰當。

本劇強調本土製作,但實際上除了劇本自創,其餘幾乎均是大陸人士擔綱,例如文武場的節奏與技巧,而他們的表現也在在令人激賞。我們希望國內能吸收學習這些優點,但更要緊的是,我們必須將這些文化資產轉移到本土。並能持續推出製作嚴謹的戲曲節目,爲國內劇界開創中國戲曲的嶄新風貌。

 

整理|許綠倫、張燕玲、吳玟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