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houinard 攝)
表演賦比興 表演賦比興

春之祭 看瑪麗.書娜舞團演出《春之祭》

文字|陳義芝、Marie Chouinard
第26期 / 1994年12月號

像不隨意肌吹響的號音

春光擦亮了一片天

 

金色的筆在紙上磨擦

比雨落在森林更無邊而廣大

 

紅唇在淺草地玩著遊戲

透明風追逐野獸的蹄

 

喉頭的活塞將一尾靑魚自空中

接住,又挺擠入津唾的海

當春光擦亮了一片天

 

骨骼張開骨骼的弓

筋脈觸到筋脈的弦

 

蟹與月光在移行中互相喊話

用脚尖去勾引脚尖吧

用肚臍去覆蓋肚臍吧

 

沈沈的敲擊是粗暴的雨

高高的鑼鈸是男與女

 

枯樹爲羊角豐饒而扭絞

陶瓶爲蛇調笑而折腰

 

胸乳爲聖禱拉出新的土坯來

鼠與鼠蹊間的捕鼠器在戰鬥中

媾和了

 

遠遠地,終於傳來宏闊的激瀑聲

像不隨意肌吹響的號音

當春光擦亮一片天

 

‧一九九四年十月寫於台北‧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