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魯.韋伯的戲已經霸佔倫敦劇院一、二十年,最近的新作《美麗的球賽》被評為繼《貓》以來最成功的音樂劇。
安德魯.韋伯的戲已經霸佔倫敦劇院一、二十年,最近的新作《美麗的球賽》被評為繼《貓》以來最成功的音樂劇。(李美華 攝)
倫敦 環球舞台/倫敦

足球、情人、北愛爾蘭獨立

看音樂劇《美麗的球賽》

安德魯.韋伯很大膽,居然干冒大不諱,選擇IRA這個極度敏感又危險的題材,不怕為自己惹來政治紛擾,或甚至引發恐怖分子的報復。但更多人認為韋伯很聰明,將北愛獨立與足球運動這兩個最熱門的大話題,結合在一起,在此劇中不幫任何人講話,批判國教徒的攻擊,同時也反批IRA(天主教徒)的冷酷與報復。

安德魯.韋伯很大膽,居然干冒大不諱,選擇IRA這個極度敏感又危險的題材,不怕為自己惹來政治紛擾,或甚至引發恐怖分子的報復。但更多人認為韋伯很聰明,將北愛獨立與足球運動這兩個最熱門的大話題,結合在一起,在此劇中不幫任何人講話,批判國教徒的攻擊,同時也反批IRA(天主教徒)的冷酷與報復。

看過《美麗的球賽》覺得很感動。是怎樣的一個歷史大悲劇,造成這些時代男女甘願捨棄愛情,呼喊自由;是怎樣的一對創作巨匠,呈現出如此多變優美的曲韻與舞台動向;是怎樣的一群天才演員,搬演出如此淋漓盡致的内心戲。

這是音樂劇高手安德魯.韋伯的最新力作,九月底才在倫敦隆重登場。同時間,他的另外四齣大戲:《貓》Cats、《歌劇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星空大道》Starlight Express、《放棄》Whistle Down the Wind,已經霸佔倫敦劇院一、二十年,到現在都依舊是人人爭看的熱門劇。而此劇的故事編寫者,是近幾年大受歡迎的英國劇作家兼喜劇演員班.艾爾頓(Ben Elton)。

一場國教與天主教徒的足球競技

《美》劇背景的發生地則是在貝爾法斯特(Belfast)──北愛爾蘭的首都,亦即愛爾蘭共和軍IRA(Ireland Repblic Army)大本營,他們極力主張南北統一,曾經製造無數次的恐怖事件,企圖迫使英國政府放棄北愛爾蘭。這時是一九六九年,民權運動剛剛誕生。一群正値青春期的少年,對足球充滿熾烈的狂熱,在歐多尼爾神父的指導下,在球場上激烈地追逐著,互相搶奪在地上翻滾的足球。他們擁有高超的球技,極有可能改寫足球歷史。歐多尼爾神父曾經是足球好手,他不僅是這些足球迷的教練,同時也是他們的心靈導師。他看出球隊中的約翰,潛藏著驚人的足球天賦,而極力想栽培他晉身國際舞台。約翰和美麗的瑪莉戀愛了,他們對未來充滿憧璟,夢想著往後幸福快樂的神仙生活。瑪莉的好友克莉斯汀也和另一個球員德爾成雙成對,但因爲德爾是隊中唯一的英國國教信徒,因此受到周圍朋友的排擠,其他人都是天主教徒,一向和國教徒互不相容……。

一股恐懼的氣氛逐漸籠罩每一個人,國教徒與天主教徒的衝突日益激烈,誰也無法忍受誰,幾乎是一碰面就惡眼相向。外面世界的動盪不安,正悄悄侵襲這些原本只爲足球打拼的年輕人。他們在足球場上拼盡力氣後,在後台的更衣室裡,繼續上演另一齣政治角力。孤立無援的國教徒德爾,受到其他隊員無情冷酷的抵制,爲首的就是人稱冷面的湯姆斯,一個最佳的IRA材料:冷酷、不講感情、痛恨親英派國教徒。

球賽打勝了,他們贏得冠軍杯而大肆慶祝。每個人在狂歌勁舞中,渡過了一個歡樂愉快的夜晚。球隊中的開心果胖胖金髮,剛剛體驗到他有生以來的第一個初吻,帶著一顆狂喜的心,踩著愉悅的腳步,準備返回溫暖甜蜜的家。但是胖胖金髮卻永遠回不到家,他的初吻也變成生命中的最後一個吻。他被一群國教徒少年圍攻、凌虐,最後斷了氣,而他再過一星期才滿十八歲。於此同時,充滿好奇的丹尼爾偷了汽車音響,還驕傲地向同伴獻寶,並且首次嚐試到嗑藥的美妙。一股令人沮喪的犯罪氣氛,正悄悄瀰漫。貝爾法斯特再也不是一個和平的美麗都市。瑪莉與克莉斯汀天天歌詠和平,祈求上天還給他們一個祥和的都市。她們要的只是和心愛的人,快快樂樂地生活在一起。

暴力與殺人

金髮的死,將這群原本與世無爭的天眞少年,一個個帶往生命的邊緣。冷面湯姆斯加入IRA,展開一連串報復國教徒的行動,手段極其殘酷暴力。他爲了讓自己脫離警方的追捕,竟然故意拉最要好的朋友、無辜的約翰下水,幫助自己逃亡,卻坐視他冤枉入獄。他並且誣賴丹尼爾密告警察追捕約翰,爲的就是要拿取高額賞金,因此毫不留情地向丹尼爾腿上射擊一槍,使他終生殘廢。但事實上,是他陷害了約翰,爲怕瑪麗與周圍的朋友不諒解他,而嫁禍丹尼爾。最可憐的是無辜的約翰,他才跟女友瑪莉新婚未久,並且被著名的利物浦(Liverpool)球隊Everton相中,眼看就要成爲耀眼的足球明星。但此時,警察卻來敲門,認定他是IRA恐怖組織的成員,掩護放置炸彈傷害無辜的湯姆斯逃走。任他聲嘶力竭地辯解,還是逃不開身入囹圄的命運,而此時,瑪莉發現她懷孕了。另一方面,和德爾結婚的克莉斯汀,擁有他們第一個小寶寶,但卻得日日承受周圍天主教親友的冷嘲熱諷。最終,他們決定離開從小成長的故鄕而遠走美國,也許永遠不再回來。

幾年之後,約翰出獄了,他找到當年陷害他的湯姆斯,結束這位從小就一起長大的好朋友的生命。瑪莉驚訝丈夫的突然轉變與冷酷,但仍舊要求他回到屬於他們倆人的家。不料,約翰卻一口回絕,他說「我要到倫敦去,爲爭取北愛爾蘭獨立而努力。」因爲當時和他關在同一間監獄的,都是IRA成員。他們不斷勸說約翰加入IRA,共同爭取北愛爾蘭獨立,他最後終於加入這個組織。他們相信,只有北愛獨立,才能找回天主教徒的自尊與權益,而爭取北愛獨立的唯一途徑,就是暴力與殺人。約翰消失在黑暗中後,他年幼的兒子出現了,興高采烈地踢著足球,指導教練還是歐多尼爾神父,他說這小孩遺傳到他父親的足球天份,假以時日一定能夠打一場「美麗的球賽」。

敏感危險的題材

很多人都說,安德魯.韋伯很大膽,居然干冒大不諱,選擇IRA這個極度敏感又危險的題材,不怕爲自己惹來政治紛擾,或甚至引發恐怖分子的報復。但更多人說他很聰明,將北愛獨立與足球運動這兩個最熱門的大話題,結合在一起,在此劇中不幫任何人講話,批叛國教徒的攻擊,同時也反批IRA(天主教徒)的冷酷與報復。不容置疑的,《美》劇再次印證安德魯.偉伯的創作天份。一向嚴厲挑剔的倫敦劇評家看過之後,紛紛替偉伯背書,說這是他自《貓》劇以來最成功的音樂劇。令音樂劇迷最驚喜的,應該是其歌曲聲韻的豐富多變,時而令人亢奮的高聲調,時而哀怨的低聲調,時而浪漫的軟聲調,時而讓人朗朗上口的通俗聲調,配合故事的發展,詠唱出一首首讓人縈迴不已的動人曲調。

舞台的動向與變化,也刷新全場觀衆的眼睛。舞台背景的設計極爲簡單但生活化,僅有一面粗獷的大牆、狄斯可場景、結婚教堂、擺幾張桌椅的客廳、足球場,但創作者卻巧妙地,運用燈光與音樂的神奇效果,使得每個場景充滿強烈的戲劇張力。另一方面,在歌曲的連接上,也是快慢節奏相互交替,讓聽者隨著歌聲的起伏,感受到整個故事的豐富多變,與演員內心所激發出來的自然情感,將一個原本嚴肅哀傷的題材,交雜出令人會心一笑又鼻酸落淚的畫面。

《美》劇故事撰寫者班.艾爾頓被公認爲英國最成功的舞台明星之一。他不僅擁有豐富的肢體語言,一舉手一投足都是戲;他同時也擁有難得的創作天份,寫過不少膾炙人口的劇院與電視劇本。可能是由於他天生的喜感與敏銳觀察,配合其洗練的筆鋒,加進一些愛爾蘭人式的幽默,使全劇幽默、融合激情與悲戚,帶領觀衆時而莞爾,時而捧腹大笑,又時而安靜沉思。

演員皆為一時之選

演員的演出更是無懈可擊,幾乎個個都是一時之選,特別値得一提的是扮演瑪麗的女主唱喬西.瓦克(Josie Walker)。她曾經擔任過《歌劇魅影》的女主角克莉斯汀,以及《貓》劇中的大貓角色,難怪無論是唱腔或是表演,都如此地淋漓盡致,當一曲壓軸〈我們這樣的愛〉唱罷時,原來全心沉浸在動人高亢歌聲中的觀衆,個個猛拍手掌,鼓掌聲一直環繞著整座大劇場而久久不散。扮演男主角約翰的大衛.山諾(David Shannon)也擁有輝煌的舞台紀錄,曾經演出《悲慘世界》的皮伯一角、《貓》劇中的搖滾貓一角、以及《西貢小姐》的克利斯一角。

上演《美》劇的倫敦劍橋劇院(Cambridge Theatre),不算是豪華的歷史劇院,內部的裝飾與陳設都相當簡單,所幸眼尖的觀衆更欣賞的是戲的品質。戲散了,成批成群的觀衆,紛紛走出戲院,但他們的腳步不疾不徐,還不時地回頭往舞台望,嘴裡不自禁地哼唱著劇中男女主角對唱的歌曲:「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喔,天啊,我想我愛上你了!」另外,要先提醒音樂劇迷的是,這是一齣融合話劇與音樂的好戲,和純以音樂取勝的其他音樂劇不盡相同。所以,最好事先對北愛爾蘭的歷史與文化稍具瞭解,才能完全享受劇中對白的精采與精緻。

 

特約撰述|李美華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