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倫波英除了將指揮維也納愛樂○八╱○九除夕及新年音樂會之外,也將有多場的鋼琴協奏曲的指揮及獨奏的演出。
巴倫波英除了將指揮維也納愛樂○八╱○九除夕及新年音樂會之外,也將有多場的鋼琴協奏曲的指揮及獨奏的演出。 (金革唱片/EuroArts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特別企畫Feature/國內外交響樂團2008-2009樂季大觀/國際篇

德奧 柏林愛樂積極跨界 維也納愛樂新血上路

肩負著光榮歷史傳統的德奧兩大天團,在新的樂季除了排出經典曲目維持金字招牌之外,卻也各自展開新穎的嘗試——柏林愛樂在拉圖帶領下,展開與東方的對話,甚至開始拍起記錄片,讓團員抒發舞台下的異域感受;維也納愛樂雖然還是以大師指揮為主,但也不忘提攜新秀,兒童音樂會就讓新星喬丹擔綱演出。

 

肩負著光榮歷史傳統的德奧兩大天團,在新的樂季除了排出經典曲目維持金字招牌之外,卻也各自展開新穎的嘗試——柏林愛樂在拉圖帶領下,展開與東方的對話,甚至開始拍起記錄片,讓團員抒發舞台下的異域感受;維也納愛樂雖然還是以大師指揮為主,但也不忘提攜新秀,兒童音樂會就讓新星喬丹擔綱演出。

 

德奧地區的兩大重鎮柏林及維也納愛樂,走過歷史的輝煌,是否在當代有推陳出新的意味呢?

柏林愛樂排出德國作曲家們的歷史巡禮

在經過漫長的暑假之後,柏林愛樂於八月廿五日開始排練了,首先得準備八月廿九日的樂季開幕音樂會,這次的曲目有布拉姆斯第三號、蕭斯塔可維奇第十號,除此之外,還有華格納的《崔斯坦與伊索德》的前奏曲與〈愛之死〉、梅湘的艷調交響曲都列在排練曲目中。這套曲目也將於八月卅一日於薩爾茲堡音樂節當中演出,之後會到倫敦、利物浦、都柏林巡迴。

檢視○八/○九樂季的曲目,我們可以看到幾乎是德國作曲家們的歷史巡禮,在○九年的一月到三月間,柏林愛樂製作了舒曼與Bernd Alois Zimmermann 的專題,呈現這兩位不同世紀的德國音樂家共同的對環境的疏離感與對音樂的依存性。布拉姆斯系列也是一定不會缺席的,會於○八年的八月到十一月間演出。

此外,二○○九年正是海頓(Joseph Haydn)逝世兩百週年,也是孟德爾頌誕辰兩百週年,所以有關海頓與孟德爾頌的紀念音樂會也將於此樂季展開。今年也是美國知名現代樂作曲家Elliott Carter的百年誕辰,由於他在現代音樂上的重要影響,關於他的各項作品的演出也是本月季的重點。

另一個比較特別的企畫是自上一個樂季延續下來的系列「東方與西方的對話」,本樂季以土耳其為主,將以土耳其的樂器在歐洲古典音樂中的應用為表現的主軸。

跨越傳統與地域,賽門.拉圖的新穎嘗試

賽門.拉圖一直想嘗試不同的主題性,從二○○三年接掌柏林愛樂的第一場新年音樂會就以爵士樂為主題看來,他所提出的願景:「除了要維持的悠久傳統,同時也要替這樂團加些新的維他命。我要讓愛樂不再只是過去柏林圍牆邊那個孤芳自賞的女高音,而是真正成為這個城市的一部分。」是否已經一步步地實現了?我們可以看到柏林愛樂除了維持他們的經典古典曲目演出之外,還在嘗試跨界演出。二○○三年拉圖第一次與德國導演湯瑪士.庫柏合作拍攝記錄片Rhythm is it!之後,湯瑪士.庫柏更於二○○五年十一月柏林愛樂的亞洲巡迴中,伴隨拉圖到了北京、首爾、上海、香港、台北與東京,製作了一部亞洲巡迴之旅的紀錄片,呈現拉圖獨一無二的音樂上、民主政治上的人類觀點。也呈現了柏林愛樂一百二十六個音樂家的內心世界,在電影的官方網站上,也以部落格的方式,記錄他們在各個不同城市所見所聞。此片目前正在歐洲各地電影院播放,這也是柏林愛樂除了樂團演出之外的另一個宣傳重點。

同樣在柏林舉行的歐洲青年古典音樂節也無巧不巧地在○八年推出探討東方文化的主題「絲路之旅」,並且由來自台北的樂興之時管絃樂團擔任開場演出。總共進行十五場音樂會,最後一場將以「柏林世界之音」為題,代表樂團的民族性世界性的融合。今年邀請的國家包括土耳其、亞塞拜然、卡薩斯坦,並延伸到中國,沿著絲路的軌跡,探討「傳統」、「東方」、「西方」這樣的意涵,希望具體地呈現東方民族的樂器與管絃樂團的結合,在一場「傳統—東方—西方」之夜中,更以中國傳統樂器演奏十六世紀歐洲古典音樂,希望藉著這樣的探索產生新的作品與新的聲音,恰與柏林愛樂的年度企劃相呼應,看來,這似乎是德國近年發展新作品的趨勢。

維也納愛樂主打大師牌,新秀喬丹也有現身機會

相較於北邊的柏林,位於南方的維也納愛樂仍是堅持優質的傳統與不墜的招牌,在西歐屹立不搖。看看維也納愛樂今年下半年度到明年的陣容,幾乎都是老字號的大牌指揮家。

像慕提(Riccardo Muti)六月指揮威爾第的《安魂曲》,緊接著又在九月與長號演奏家lan Bousfield合作演出義大利電影配樂家Nino Rota所做的《長號協奏曲》。而馬捷爾(Lorin Maazel)繼○二年之後再度與維也納愛樂合作,除了在維也納本地的演出之外,將領軍至布達佩斯,曲目也涵蓋了匈牙利作曲家們的經典曲目,如杜南伊(Ernst Von Dohnanyi)的《小提琴協奏曲》、高大宜(Zoltan Kodálys)的Tänze aus Galanta,當然也包含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

至於巴倫波英,除了將指揮○八╱○九除夕及新年音樂會之外,也將有多場的鋼琴協奏曲的指揮及獨奏的演出,曲目涵蓋了莫札特至二十世紀的鋼琴協奏曲,堪稱是才子型的人物。

祖賓.梅塔(Zubin Mehta)則指揮許多現代樂派的曲目,如貝里歐(Luciano Berio)、巴爾托克(Béla Bartók),二○○九年二月,中國青年鋼琴家郎朗也將與梅塔合作一首鋼琴協奏曲。

當然我們也不要忽略了後起之秀,樂壇的新血輪——菲利浦.喬丹,他於二○○八年在維也納愛樂指揮他的第一場兒童音樂會。大約九百名來自維也納與奧地利南方的國小兒童坐在維也納愛樂的大廳裡,每個人都想扮演《狄爾的惡作劇》Till Eulenspiegel中的一角,維也納愛樂設計讓小朋友扮妝成劇中的角色,並且絃樂部分也讓他們嘗試自己的創作,最後由選出的小朋友指揮,將絃樂部分的新作與原創的交響樂部分整合在一起。喬丹同意這個計畫並且參與執行與協助演出,其實小朋友的排練只有調音“A”,接下來就看喬丹如何率領樂團與小朋友互動了。此舉可預見維也納愛樂其實也悄悄地在打開一條新的道路了呢!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