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雅納傑克的《狡猾小狐狸》十月份在巴黎巴士底歌劇院推出新製作演出十場。(羅苑韶 攝)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雅納傑克《狡猾小狐狸》 令人懷想春日愛意

巴黎國立歌劇院十月的節目很「捷克」!分別推出兩齣捷克作曲家的歌劇新製作史麥塔納的《出賣新娘》和雅納傑克《狡猾小狐狸》。後者睽違巴黎近三十年,這次由女高音札拉高娃主演,活潑浪漫的氣氛,讓人懷想春天愛意的神秘性。

 

巴黎國立歌劇院十月的節目很「捷克」!分別推出兩齣捷克作曲家的歌劇新製作史麥塔納的《出賣新娘》和雅納傑克《狡猾小狐狸》。後者睽違巴黎近三十年,這次由女高音札拉高娃主演,活潑浪漫的氣氛,讓人懷想春天愛意的神秘性。

 

巴黎國立歌劇院十月份上演兩齣新製作歌劇,分別是史麥塔納的《出賣新娘》La Fiancée vendue和雅納傑克《狡猾小狐狸》La Petite Renarde rusée,二位作曲家都是捷克人。全世界歌劇院都不常演出這二個歌劇作品,《出賣新娘》已有八十年時間沒在巴黎演出過,而《狡猾小狐狸》最後一次在巴黎上演也有將近三十年時間。

雅納傑克《狡猾小狐狸》作於一九二四年,故事腳本來自報紙的連載卡通漫畫,主角是一隻紅棕色母狐狸。雅納傑克在劇中安排森林裡的動物說話、玩耍,安排動物和人的互動,在當時,一般認為很難在舞台搬演。作曲家於一九二八年過世後,《狡猾小狐狸》一直到一九五六年,才由法爾森史坦(Walter Felsenstein)執導在柏林首演,隔年首次到巴黎演出。雅納傑克為此故事作曲時,已是七十歲老人,他當時為一名二十八歲女郎傾倒,重新燃起愛戀心情,《狡猾小狐狸》一劇從故事到音樂,充盈著浪漫和詩意,令人懷想一種春天愛意的神秘性。

舞台走寫實風,服裝說服力強

《狡猾小狐狸》盛大地在巴士底歌劇院上演,海報宣傳大於在歌尼耶歌劇院上演的《出賣新娘》。二○○八/○九樂季的新製作歌劇《狡猾小狐狸》由戴維斯(Dennis Russell Davies)擔任音樂指導指揮,安傑爾(André Engel)執導,雷堤(Nicky Riety)負責佈景設計。序曲一響起,東歐特殊氣氛四溢,在輕巧樂句中仍時時可見暗沈的色調,巴黎歌劇院樂團將雅納傑克音樂演奏得十分迷人。舞台上,則是寫實的道具佈景,背景是一大片張開的向日葵花叢,主景橫貫舞台的是一道鐵軌(靈感來自捷克老電影)。由小朋友飾演的小動物一一登場,雅納傑克音樂追尋大自然和煦春日,而舞台上動物的服裝和動作設計則充滿童趣,毛毛蟲、小青蛙、蝸牛、刺胃等等,其中蚊子是以針筒呈現吸血動作。

飾演小母狐狸的女高音札拉高娃(Elena Tsallagova)又唱又跳,角色活潑渲染力強,演出受肯定。她飾演的小紅棕狐狸被獵人在森林抓回家,放在農家裡飼養,在農莊裡,她向母雞鼓吹自由,言詞策反,反對男性和公雞主導地位。一天,小狐狸得到機會,廝殺農莊裡的雞群後逃回森林,後來遇到一隻狐狸,兩隻狐狸自此成雙成對。寫實的舞台平板(天啊,我期待有更富創意更當代的創作),正反意見並陳,然而我想眾人不得不承認奈姆勒(Elizabeth Neumuller)的服裝設計十分有意思,說服力強。大小狐狸群著上紅棕、棕和土黃色等色差不大顏色的服裝,又和諧又具現代感。母狐狸的長髮流動有大尾巴效果,飾演男狐狸的是另一個女高音米露堤羅(Hannah Esther Minutillo),以毛皮背心連帶尾巴道具,擴大身型,相對應展露自然身型母狐狸的女性化。另外,母雞的服裝上身強調毛毛鬚鬚、蓬裙、粉紅襪令人聯想雞腳,演員走動時真有母雞搖晃前進的模樣,十分有趣,甚具巧思創意。

現任總監最後樂季,未來走向令人期待

唯獨在兩隻狐狸結婚時,寫實舞台稍微隱退,舞台淨空,燈光乾淨明亮,舞台上方紛紛垂下多色燈籠,所有擬人化動物清楚呈現各自個性。

此新製作委託的布幕繪畫普通得令人驚訝,不有趣也不美麗,在幾個更換場景的段落落下布幕時,觀眾在樂團純音樂陪襯下觀看,還讓人以為是雅納傑克時代的卡通繪畫。

○八/○九樂季是現任總監莫堤耶(Gérard Mortier)在巴黎歌劇院的最後一個樂季,他鼓勵演出許多罕演曲目,東歐作曲家的節目今後是否還常可在巴黎歌劇院上演,我們只能靜待新總監揭示未來方向。

《狡猾小狐狸》劇照可到網站,瞧個究竟:http://www.operadeparis.fr/Saison-2008-2009/Bonus.asp?Id=708&IdS=523

 

PAR特展風景書店5.5-6.24廣告圖片
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免費訂閱電子報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