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錢南章點子多,首度與北市國合作,就要八把革胡同台「起舞」。
作曲家錢南章點子多,首度與北市國合作,就要八把革胡同台「起舞」。(錢南章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八把革胡上陣 「發現」錢南章的鮮點子

才由台北愛樂基金會轟轟烈烈地慶祝六十歲的生日,緊接著又即將和北市國共同掀起話題。除了演出以四個中國排鼓為主的打擊樂曲《擊股》、由林惠珍多次演唱的《四首原住民藝術歌曲》改編國樂版本,以及閩南歌謠組曲與合唱集錦之外,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為八把革胡及國樂團所作的協奏曲《八家將》了。

才由台北愛樂基金會轟轟烈烈地慶祝六十歲的生日,緊接著又即將和北市國共同掀起話題。除了演出以四個中國排鼓為主的打擊樂曲《擊股》、由林惠珍多次演唱的《四首原住民藝術歌曲》改編國樂版本,以及閩南歌謠組曲與合唱集錦之外,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為八把革胡及國樂團所作的協奏曲《八家將》了。

TCO特別企劃2「發現錢南章」

1/10  19:30  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INFO  02-23832170轉321

結合音樂與遊戲,表演丟石頭來玩出「笑」果的《雜耍》,將孩子的玩具火車搬上舞台的《玩具交響曲》,「媽、麻、馬、罵、嗎」五個中文聲韻的排列組合、肢體動作加上戲劇表演的《Ma Ma奏鳴曲》,隱喻藝術家躲在角落創作的《蟑螂》,以都市和鄉下的狗作對比的《比較狗學》… …錢南章,當您訝異這位行事低調、和藹儒雅的作曲家,內心卻是如此慧黠與俏皮時,他登上舞台親自演出的《孤兒行》讓人淚流潸潸;當您讚嘆他的音樂才華時,他牽起愛妻的手,一同用文字記錄《南風樂章:錢南章的作曲人生》。

與廟會無關,八把革胡演奏《八家將》

才由台北愛樂基金會轟轟烈烈地慶祝六十歲的生日,緊接著又即將和北市國共同掀起話題。除了演出以四個中國排鼓為主的打擊樂曲《擊股》、由林惠珍多次演唱的《四首原住民藝術歌曲》改編國樂版本,以及閩南歌謠組曲與合唱集錦之外,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為八把革胡及國樂團所作的協奏曲《八家將》了。事實上,這裡的《八家將》並不是傳統的廟會祭神藝舞,音樂上也和它沒有直接的借用關係,只希望以這個名稱來拉近距離。「在革胡之前,我心裡想的樂器是倍革胡,倍革胡之前,其實是西樂的低音提琴。」第一次與國樂團的合作,錢南章的點子來自於爵士樂手彈奏低音提琴時,隨旋律節奏一邊舞蹈、一邊將琴轉圈、耍弄那般有趣景象。移植到國樂器上,他也希望這八個家「將」在演出時可以又唱又跳地與革胡共舞。無奈革胡的構造與提琴不甚相同,要讓它平衡站立有其困難度,更何況要輕鬆地耍花招!只好退而求其次、次而求其三地選擇了體積較小的革胡作為對象。然而,就像作曲家比擬的「柏林愛樂十二把大提琴」那般將大提琴推向一個新的境界、探索更多的可能性一樣,八把革胡所演奏的《八家將》最後的呈現又會增添多少突如其來的火花,連作曲家本身都相當期待!

嗩吶來助陣,場面浩蕩令人期待

革胡這個樂器,是在二胡的基礎上吸取其他拉絃樂器的特點創制而成,是為了國樂交響化之後補足低音聲部所發明的產物。換句話說,也就是以大提琴的演奏模式製作一個放大了的二胡。一把革胡的協奏曲已經不容易,更何況是八把同時在舞台上展開,時而齊奏、時而分開、忽地又單獨表現,結合整個國樂團的競奏以及刻意用無意義的詞句喊叫來「助陣」,場面的浩蕩與精采程度可想而知!在作曲家的巧思下,曲中更安排兩位嗩吶演奏者「埋伏」在觀眾身旁,在適當時刻加進演奏行列,並且緩步走上舞台,如此的「環繞音響」伴隨著戲劇化的演出將為觀眾帶來什麼樣的感受?就待您自己來「發現」它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