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達人推薦

本月我要看 江之翠劇場《朱文走鬼》、羊喚劇場工作室《羊喚.楊喚》

文字|施如芳、林琬千
第210期 / 2010年06月號

施如芳 

戲曲編劇、文化大學兼任副教授級專技人員

本月我要看  加拿大達辛妮亞劇團《唐吉軻德的雙面繆思》、江之翠劇場《朱文走鬼》

《唐吉軻德的雙面繆思》原劇名為「達辛妮亞的嘆息」,中譯名所以拈出「唐吉軻德」而捨「達辛妮亞」,想必是因為賽凡提斯《唐吉軻德》所創造的這個騎士形象,早已跨越文學和國界,相較之下,被唐吉軻德私心自許(而當事人毫不知情)並重新命名的「意中人」達辛妮亞,吸票的能量實在輸唐吉軻德太多。這個中譯名很容易讓人有「項羽的女人」、「布萊希特的情婦」之類的聯想,但實際上,這個作品是達辛妮亞劇團的主導(演)者,藉著豐富的現代劇場語彙(戲、舞、歌、偶戲、多媒體)跨越古/今、虛/實,與世界名著中的同名女子對話,最吸引我的是,達辛妮亞.朗法德以黑色喜劇享譽國際,這場對話的氛圍和內涵,可望從女人的歎息聲中抽拔出來,一新耳目。

《朱文走鬼》也以女性角色為主軸,看得到江之翠沉浸南管藝術十多年的功力,並從戲和舞美的角度,幽微地揉入了日本舞踏、能劇,讓徘徊於虛實之間的人鬼之戀吃透戲曲無中作有的美感,具足戲劇的說服力,非叫人驚豔不可。

 

林琬千

政治大學駐校藝術家

本月我要看  羊喚劇場工作室《羊喚.楊喚》

童年的夢,最美

前一陣子在瀏覽近期的演出訊息時,忽然被一個小小的標題吸引住了,「羊喚劇場工作室【創團作品】—《羊喚.楊喚》非童話劇場」。什麼是「羊喚.楊喚」/什麼是「非童話」,而居然有一個工作室叫做羊喚??我有一種小孩的玩具被侵佔的感覺,好像有「楊喚是我的!」那樣的氛圍,但同時也有一種很親切的感受油然而生,原來,「詩」,還沒有從地球上消失,讀詩的人也還有,寫詩的人也還在,而童詩(雖然我一直沒有把楊喚的詩視為童詩)也仍然有欣賞的人,這些事情是如此的令人欣慰。

記憶回到那一本詩集,小時候常常跟大人去逛舊書攤,《楊喚詩集》好像是從舊書攤買來的,經常翻來覆去地讀,…記憶中的詩句忽而又在腦中浮現,在這些純真質樸的詩句中,蘊含著豐富的音樂性與畫面,小時候懵懵懂懂,現在想來,也許是因為這種具有多種層次與看似單純但卻深刻的內容,讓楊喚的詩一直吸引著每一個世代的讀者。

而這個「羊喚劇場」,讓人很訝異怎麼會有人喜歡一個詩人喜歡到如此地癡狂,喜歡到會用他的詩他的故事來發展創作,甚至連標題都是用他的名字去玩出來的拼貼,我忍不住想要多了解一下這個製作的始作俑者——真的是一位很愛楊喚的詩人,而在多次與劇場合作的經驗中,這次終於想要玩出自己的跨界作品,在繪本、偶劇,聲響與代表虛實之間的羊喚與楊喚的角色互動中,夢境會將我們帶到何處?我真的很好奇地想去經歷一番。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