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森的道路》的主角鞭策著自己來到世界各地,與觀眾分享如何自助勵志。圖為該劇主視覺。
《傑克森的道路》的主角鞭策著自己來到世界各地,與觀眾分享如何自助勵志。圖為該劇主視覺。(Will Adamsdale Theater 提供)
倫敦

《傑克森的道路》 挑戰廿六天、廿六個場地演出

喜劇演員亞當斯達爾在一月份推出自編自演的作品《傑克森的道路》,首度在倫敦挑戰,連續密集地在廿六天內,選擇在廿六個大小不一、觀眾規模不同的戲院演出。亞當斯達爾在劇裡化名為傑克森,以模擬宗教信仰且帶有勵志啟發性的演說,闡述著如何依循“Jactions”公式/方式,達到所謂“Jackson’s way”的境界。

喜劇演員亞當斯達爾在一月份推出自編自演的作品《傑克森的道路》,首度在倫敦挑戰,連續密集地在廿六天內,選擇在廿六個大小不一、觀眾規模不同的戲院演出。亞當斯達爾在劇裡化名為傑克森,以模擬宗教信仰且帶有勵志啟發性的演說,闡述著如何依循“Jactions”公式/方式,達到所謂“Jackson’s way”的境界。

曾榮獲二○○四年愛丁堡藝穗節喜劇大獎(Perrier award for comedy 2004)的演員亞當斯達爾(Will Adamsdale),這回帶來自編自演的作品《傑克森的道路》Jackson’s way。在劇裡化名為傑克森(John Jackson)的他,鞭策著自己來到世界各地,與觀眾分享如何自助勵志,展開一場人生旅程(life-coarch)。一月份,亞當斯達爾更首度在倫敦挑戰,連續密集地在廿六天內,選擇在廿六個大小不一、觀眾規模不同的戲院,範圍從西邊的諾丁丘(Notting Hill)戲院到市區中心的Somersrt House,再延續到東南邊New Cross的Hot Tap Theatre戲院,進行一場如馬拉松式的巡迴演出。

邀觀眾一起走上“Jackson’s way

《傑克森的道路》腳本以專為指點人迷津的主角傑克森展開,他以模擬宗教信仰且帶有勵志啟發性的演說,闡述著如何依循“Jactions”公式/方式,達到所謂“Jackson’s way”的境界。舞台上只以藍幕的簡報(power point)及音效輔助,主角傑克森不斷地以實驗性方式,向觀眾證明,他能夠做到很多「不可能的事情」:像是同時間移動至兩個不同定點,又或者同時間用同一隻手直指兩個不同的地方;但最終傑克森的命運就像是小丑般地不斷因實驗不靈通而糗態百出。然而,他卻對著高喊相信他可以做到的觀眾說出,「是你相信我可以做到的。」一副死皮賴臉的模樣,惹得台下觀眾笑聲連連。

亞當斯達爾飾演的傑克森旋即邀請觀眾加入他的互動實驗中,當觀眾A喊出“cheese”,觀眾B要跑到舞台上對著布幕罰站,觀眾C同時間則必須走到門後去執行跳舞的指令。不僅如此,被挑選出的觀眾還得一同參與他最為自豪的一招:“moving things”:邀請台下觀眾尾隨著他移動舞台上的任一物品,直到再也無法移動為止,誰能移動最多,誰就是贏家(規則只有不能「扔掉」物品)。你能相信嗎?這些,都是步入所謂“Jackson’s way”最高境界的進程(做些毫無意義的事情,但是讓觀眾認知這些富有極大的意義)。

就像是當他奮力地說服舞台下觀眾相信只要遵循他的法則,便能走到“Jackson’s way”的最高境界時,當觀眾完全沉浸在喧鬧的氛圍時,他突然兩手一攤、一臉無辜地告訴你,其實就連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剛過去的十分鐘,他到底在說些什麼。這些拼貼如荒謬劇般的橋段,不純然地只想讓觀眾笑聲連連,同時間也孕育悲劇成分,也像訴說著人生本來充滿悲喜,交雜矛盾。傑克森更不斷地在這些橋段與橋段間巧妙地點出:「這一切其實也都毫無意義可言」。

舊作新演依然佳評如潮

在這齣編、演都下了極大功夫的《傑克森的道路》,台詞上也運用了像是蜘蛛(spider)和箱子(box)的韻腳以近似繞口令的方式,讓台詞說來押韻又具雙關,也成了戲裡引人發笑的關鍵。而這齣劇其實便是讓亞當斯達爾獲得喜劇大獎的舊作,六年後再搬上舞台依然深獲媒體佳評,從美國《紐約時報》以「展現了純粹的創作力和完美的音調」、英國《衛報》給予四顆星評價和Time Out也強力推薦,便可看出此劇被給予的肯定。而亞當斯達爾細心推演腳本,在上場前也在門口處用心觀察觀眾,確保表演中被挑選上來的觀眾能夠給出適當的互動,加上面對廿六個場地可能會帶來的配置大小規模等挑戰的無懼,更足以說明他是個認真努力的傑出演員。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