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加佑獨自一人在三小時四十分內,把莎翁所有的作品呈現再生版。
吉爾.加佑獨自一人在三小時四十分內,把莎翁所有的作品呈現再生版。(Jean-François Gaultier 提供)
巴黎

《繞一圈心之所愛》 演遍莎翁所有劇本

由「易碎品小心!」劇團演出的《繞一圈心之所愛》,由演員吉爾.加佑自編自演,在巡迴的小帳篷中,以三小時四十分鐘演遍莎翁卅七個劇本。到處巡演的他,終於來到巴黎,在位於「彈藥庫」園區的木劍劇院演出,以「想像者」的身分,引領觀眾進入莎翁的世界,也想像出一個世界。

由「易碎品小心!」劇團演出的《繞一圈心之所愛》,由演員吉爾.加佑自編自演,在巡迴的小帳篷中,以三小時四十分鐘演遍莎翁卅七個劇本。到處巡演的他,終於來到巴黎,在位於「彈藥庫」園區的木劍劇院演出,以「想像者」的身分,引領觀眾進入莎翁的世界,也想像出一個世界。

大雪過後的二○一一年年初,巴黎近郊的「彈藥庫」(La Cartoucherie)園區可是莎士比亞得很,除了Hélène Cinque在陽光劇團(Théatre du Soleil)的劇院執導《錫貝林王》Le Roi Cymbeline之外,有個企圖把莎翁一次擁抱到底的《繞一圈心之所愛》Le Tour Complet du Coeur總算在巴黎人引頸企盼下抵達同一個園區內的木劍劇院(Théatre Epée de Bois)(註),自一月十四日演到二月十三日。

演出該劇的是來自馬賽附近的「易碎品小心!」劇團(Compagnie Attention Fragile),是個帶著自己的表演帳篷到處巡迴的一群人,一群不論寫劇本、演奏音樂、雜耍、跳舞、修水電都自己來的表演者,這讓人想到戲班子,想到莫里哀,想到莎士比亞。

帶著觀眾想像出一個世界

戲班子帶著一齣七年前在「外亞維儂戲劇節」一炮而紅後就欲罷不能的作品,把卅七個莎劇一網打盡送到你面前的演出,真的讓人印象深刻。主演的吉爾.加佑(Gilles Cailleau)獨自一人在三小時四十分內,在每場演出只能容納五十個觀眾的小帳篷裡,把莎翁所有的作品呈現再生版,《奧塞羅》、《馬克白》、《哈姆雷特》……等出來繞場,一個個在小黑板上被列出,被挑戰、咀嚼、分享,然後被畫掉……

吉爾說:「其實我只是個帶路者,把觀眾帶到一個世界。我只想在三個多小時裡,至少看進每個觀眾的眼睛一次。最後,不需要我,故事自己就存在了。」

吉爾.加佑是個演員、雜耍者、DIY舞台的人、搞燈光的、寫劇本的、配電的、卡車司機(這非常重要,好能夠開著拖拉機帶著小劇場趴趴走)、召集人、舞台監督還有技術指導,但在這齣把莎劇繞一圈的作品裡他除了是劇本創作及演員外,我喜歡他把自己叫「想像者」。

他想像一個魔術師被自己變出來的東西弄哭了,一個戴皇冠的小個子努力想拉手上的小提琴,身旁的人則忙著把他身上的衣服剝下來,吐火人被自己吐出的火嚇著了——他繞著作者、人物、觀眾打轉,三個多小時下來,觀眾真的覺得大家一起把一個世界想像出來了。

從另一個演員手上得來的故事

幾年以前,吉爾偶然間遇見安東(Antoine),一個在輪車裡頭住了卅年的人。帶著老婆和兩個小孩,安東到過很多很多地方演出,演遍了所有莎士比亞的作品。安東把他的故事告訴吉爾:他巡迴演出到過的地方、種種難以想像的突發狀況。安東對著吉爾講出一句句莎劇名言,他對每個劇本幾乎瞭若指掌。他把觀眾的留言本跟吉爾分享。他告訴吉爾自己的老婆是他人在台上時悄悄拎著包包離開的,當時在台上的安東正演著發現茱麗葉死了,老婆選在這時候離開好確定她在戲結束前有一個半小時(她對安東的敬業及專業是這麼有信心)遠離安東,遠離輪車,遠離這一切。

安東講起自己的小孩第一次上台演出的經過,後來,孩子們也離開了。

說再見時,安東緊緊地握著吉爾的手,似乎不太想放開。他說,因為您也是個莎士比亞迷,要是您願意的話,接棒吧,我把輪車送給你。這是七年前的事。

後來,吉爾去買了一台拖拉機,開去把輪車接手過來。他把莎士比亞的卅七個劇本工作一番,寫了劇本,準備好幾樣道具,開始上路巡迴。

這麼偉大的莎士比亞的卅七個劇本,這麼遙遠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過的安東,這個小到包括好幾個世界的帳篷劇場,大家都被搞糊塗了……

 

註:木劍劇院在1969年進駐巴黎近郊凡仙森林旁的彈藥庫,算是園區的第一波先進之一,負責人是秘魯裔劇場人Antonio Diaz-Florian。

 

相關網站:

易碎品小心!劇團 www.attentionfragile.net

木劍劇院 www.epeedebois.com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