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朋奉練唱《愛拼才會贏》(劉振祥 攝 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演員排練日誌 《茶花女》Facebook演員日記之一

吳朋奉:遇到鈴木大師,我真是好狗運

兩廳院旗艦製作《茶花女》於二月十日首演,為「2011台灣國際藝術節」揭開序幕,這也是日本劇場大師鈴木忠志頭一次與台灣演員合作的戲,鈴木大師獨到的演員訓練法「鈴木方法」,對台灣的演員有怎樣的影響?本刊特別取得《茶花女》兩位演員——吳朋奉與邱安忱的同意,刊載他們在臉書上書寫的演員排練日記,透過他們第一手的記錄,看他們如何進入鈴木的劇場世界!

兩廳院旗艦製作《茶花女》於二月十日首演,為「2011台灣國際藝術節」揭開序幕,這也是日本劇場大師鈴木忠志頭一次與台灣演員合作的戲,鈴木大師獨到的演員訓練法「鈴木方法」,對台灣的演員有怎樣的影響?本刊特別取得《茶花女》兩位演員——吳朋奉與邱安忱的同意,刊載他們在臉書上書寫的演員排練日記,透過他們第一手的記錄,看他們如何進入鈴木的劇場世界!

1月10日

又開始每天穿著邋遢排練服出門的日子。

舞台上還是最驚心動魄的地方吧,就像自己的小孩出了事就是出了事,房租繳不出來就是繳不出來,逼不得已要攤牌就是要完全攤牌,躲都沒得躲!!

 

1月11日

歐吉桑今天開罵了,罵人像在罵狗(不罵狗的人大概不懂)而且是罵他帶來的得意女大弟子給我們看(他這段即興演出是我這輩子看過最超越語言藩籬的,全場大部分人不懂日語,但全被震攝住了…)只因為在粗排時女大弟子幫忙setting道具的時間點不對…只因為粗排時「幫忙」setting道具的「時間點」不對喔~~如果照這標準,台灣的演員應該是要每天被鋁棒ㄇㄠ吧?!!

今天訓練完有個台灣年輕的群戲男演員問女大弟子說:有什麼方法可以在訓練時不會那麼累…我霎時覺得好丟臉!好丟臉!好丟臉喔!這簡直比棒球世界盃被11:0 KO提前結束還丟臉…可以的話我真想發飆揍他一拳,因為這可能會害我做惡夢啊!

 

1月14日

鈴木忠志的下半身訓練法真的是一套非常棒的劇場演員訓練法,它的目的都是經驗過、思考過,研究過,非常地實用。

鈴木忠志會踹演員是以前就有聽過,但今天他訓練時踢女主角的頭那一下我有嚇一跳!當然不是傷害性的踢(因為頭也可以使你失去平衡)。

一天比一天吃力,今天鐵腿了……每天一醒來就是趕著去劇院被操……

 

1月15日

女主角翁寧謙真的心理素質很優,大師兄操人還會手下留情,鈴木大師親自出手,30秒就要讓你站不穩,上氣不接下氣。今天寧謙穿著高跟鞋又當著大家面前被鈴木老師操到氣喘如牛,東倒西歪,所有人在一旁看,應該都嚇傻了吧?還被鈴木說:妳還是小孩子…要加油!我看了心裡在嘆問~~有哪個當上女主角曾經被這樣操過?至少我還沒看過或聽過,他馬的…叫林志玲來當鈴木的女主角當當看啦!!!這社會憑一張臉就可以賺那麼多錢,愈想心裡愈不平衡!!

 

1月16日

這次推掉許多影像演出的case(也推掉很多錢…)專心只接《茶花女》一個case是對的,真的機會難得親身體驗。朋友說得好:你花得起一百萬也不見得可以跟鈴木忠志面對面工作啦!鈴木技法在日本也沒有在開班授課(光是劇目世界巡迴都忙死了)。

有時候會問對問題還是很重要的,今天問了女大弟子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終於豁然開朗,明白了鈴木的舞台上的演員和對手與觀眾的三角關係,這下我自由了…

還有安忱跑來跟我提的問題也很重要。在鈴木的表演風格中…相較於舞台上不動的演員,另一個演員習慣式的碎動,存在感反而被不動的演員吃掉。這也很重要…有些問題身在舞台上的表演者是看不到的。謝謝安忱!

 

1月19日

今天排群戲眾要跳舞的段落,才跳不到5秒,歐吉桑就喊停:搭妹!搭妹!幾次搭妹後,乾脆叫人拿繩子來,把群戲眾人雙手反綁在身後…用腰,用身體,可以用腳,就是不能用手跳舞,表演者依賴手跳舞是欺騙!偷懶的行為!能量…速度…暴發力…十分鐘後一個接一個汗如雨下,涔涔滴……

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覺得足球很帥嗎?因為他們用身體,不用手,把雙手綁起來和眼睛矇住,這兩個人類最依賴的器官限制住,你們就會試著用其他的能力了……

鈴木忠志歐吉桑被台灣寒到了,聽說感冒加背痛,今天沒出現。但他要人傳話給我…說父親這角色對這齣戲的成敗非常重要,要我聽到這句話就像在聽他的遺言一樣,一定要把父親這個角色演好…我…我…

 

1月21日

本來大家都漸漸快沒電了…(感冒的感冒,拉肚子的拉肚子)鈴木老師一突然出現,大家立刻自動充飽電…這個充電器真好用。

鈴木忠志阿伯也很討厭Cliché…但他也知道Cliché也可以把它做得不Cliché…

女大弟子說:其實在日本是,走幾步到定位,雙腳指向身體面向的角度或細微的小動作…身體和語言的速度,節奏、呼吸換氣的點,句子的停頓點和停頓長度,句子和句子之間的間隔時間…全部都是演員深度消化過一再嚐試,微調,然後精確的確定下來的……

 

1月23日

我發現鈴木跟我的個性很像,跟小孩子或會兇的動物一樣番,被野生動物咬傷你也只能說自己不了解牠而自認倒楣…就是為了想兇而兇,任何事情或不知什麼時候…也有可能是看你蒜頭皮撥得很笨,而大發雷霆,但是人又很好,很放鬆,很幽默,會體恤後進,軟心,常想要有人陪,直言不諱,沒有架子,觀察力很強,這些全都也是我。

 

1月24日

回故鄉~~劇場,操一下是好的,而且一回去就遇到鈴木大師,我真是好狗運,什麼影帝?!看!在外面唬唬別人虎濫一下還可以,遇到真人,馬上破綻百出~~這裡眼神不確定,那裡動作和台詞的連結不夠漂亮,還有口氣幾個地方都太像…這樣很無趣……被釘得滿頭包……什麼影帝嘛?!看!!笑死人……

 

1月29日

歐吉桑說他自己進了劇場就會high起來,叫我們等一下聽到他在罵人不要害怕,他是在對那些從日本調來的技術人員發脾氣,要我們覺得他們很可憐就好了。果然聽到好幾次大師聽到透過麥克風在大聲罵人(我們好像也漸漸習慣了)而且看他那麼老了還那麼熱血,是有激勵人心的效果的(或說皮一直繃著)。

被罵的日本人我發現只有三種回答:1.嗐!!2.酥咪嗎限!!3.哇嘎哩嗎西答!沒別的廢話了……(解釋可能會被罵更久更慘吧?!)

再十一天就要演出,說真的我很緊張,其實演員們也真的很努力認真,不過不是這樣就不會被嫌啊!

 

1月31日

歐吉桑在劇場從早到晚一天下來要大聲罵人好幾十次,這樣都不累嗎?日本燈光師調燈都用快跑的。

 

2月1日

今天被鈴木大師操得蠻爽的,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和能量以一種加油同時踩煞車的方式說話和唱歌(內衣全濕了…)他才說「嗯~~這樣可以,至少要這樣」經過演員休息室有跟我使一個眼神比一個OK的手勢啦!呼~~~呼~~~~~

 

2月2日

發現我最近的FB又在寫演員日記了。前一陣子演電視電影時都沒在寫…演舞台劇體力真的很重要,因為影像的表演大多是日常的對話,短距離或私底下的,但在大舞台上你非得把精力、能量投射出去不可,那不是我們平常會使用到的power。另外像穩定度、專注力、存在感都必須火力全開待命應戰…沒有NG…一次就要見輸贏!!國際比賽的運動選手也有同樣的壓力…這就是舞台劇場表演的魅力!

鈴木系統還有一個是我很喜歡的就是~~要怎麼演(呈現)問別人沒用啦~!要問你自己程度可以到哪裡才是一個真的,實在的問題,要問你自己啦!!!

 

2月9日

茶花女再過幾小時就要首演…這次和鈴木忠志大師工作將會是我人生中永遠的難忘的回憶。我真的……太喜歡他了!我到底有多久沒真的欣賞過一位男性了???

 

2月12日

‎1.人們看到小丑會笑,是因為他很倒楣…一直跌倒之類的。我其實在出場前還會緊張到手心冒汗,但我並不怕國家劇院滿滿的觀眾,他們是來享受的,而我是來跟他們分享的,幹嘛怕?我知道不管我演什麼,我一出場,半句話都還沒說…觀眾就想笑了,我不會受觀眾影響的,反而要更穩、更專注,才能把上千觀眾壓下來……

2.演員的呼吸是功力的問題?我不是說唱歌的呼吸喔,唱歌的呼吸我還不能算頂內行。

3.批評別人沒做到什麼…一直都是最輕鬆容易的。(你做得戲是有多好看?幹!林北看多了…)

4.最近我的電腦壞了,也好,不用看一些沒建設性的茶花女評論…你可以說你不喜歡,為什麼不喜歡?哪裡不喜歡?不然我怎麼知道你到底懂不懂「戲」?

 

2月13日

走路不是臭蓋的,走路是鈴木的訓練重點項目之一,你們信不信大多數的台灣演員(舞台和影像都一樣)連走路都走不穩?

 

2月14日

確實每次我一出場,我想大家想到的是~吳朋奉來了!還不知道我要演哪種角色就先笑著等!(不知道他今天會出甚麼怪招?)這其實對我是一種困擾也是挑戰。我出場一定不能被這股來自觀眾的氣影響,我一定要更穩演出我的角色,然後愛我也愛笑的台灣劇場觀眾才會漸漸聽出看到~我其實帶來的訊息不是只有好笑而已,還有每次要等觀眾的笑聲下降到一個level才能繼續講下去的timing也很難抓,不然我一個人的聲音開再大,也拼不過觀眾的笑聲的。有時候又不能等觀眾笑完,為了節奏要和觀眾的笑聲拼了!非如此不可,這種互動又對峙的關係很好玩的。這又是劇場的另一個魅力之處!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