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戲時的邱安忱
排戲時的邱安忱(劉振祥 攝 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演員排練日誌 《茶花女》Facebook演員日記之二

邱安忱:這是一個有趣的成長與學習

文字|邱安忱、劉振祥
第219期 / 2011年03月號

110

日本人的排練是這樣的:call一點開始做基本訓練,你必須提早到做完暖身,一點準時開始基本訓練。休息二十分鐘,是二十分鐘後全部人員要ready,不是二十分鐘後慢慢進來排練室,再調適心情,再開始排練。今天看到鈴木導演當眾破口大罵他的女愛將,因為她沒有隨時準備好,她想要解釋,鈴木導演說,你還有理由解釋之類的……恩,很權威,也很威權。至於排戲,因為是由他的助理先排,再給鈴木導演看,所以我現在還迷惑中……

 

111

今天的訓練,在靜止時也要充滿能量,不可掉下去,兩個日本團員的身體示範,我們看得瞠目結舌。鈴木導演非常講究身體與音樂的結合,音樂哪個拍子轉頭,哪個拍子開始以哪隻腳踏出走路,全要徹底執行,昨天第一次排戲,今天就問我丟本了沒,我嚇出一身冷汗,壓力十足……

 

112

平常的訓練都是鈴木的團員帶領,今天導演突然現身,又做了更嚴厲的要求,我們做不好,他沒有罵我們,反倒用日語罵他的團員︰「這麼笨如何當人家老師!」只能說真是辛苦這三位老師了。女主角的衣服坐下去後出現皺折,他說看起來像是老太婆的臉,換!演員的臉太大讓衣服看起來太小,換!他的表演形式要風格化,不要任何日常生活式的碎動,演員要隨時有意識自己是被觀看的。今天走完第一幕,法國的故事,日本的情感與表達,台灣的歌曲——好個大拼貼,我完全不知道觀眾會如何看待這齣戲。

 

114

排了六天戲,我被鈴木導演唸得最多的是,走路方式,不能上下起伏,不能左右晃動,真是光走路就有得練了。對我而言另一大挑戰是,如何在風格化的身體說從日文翻譯過來的台詞,又不能說得單調平板……我還未找到方式…

靜止不是引擎熄火,而是踩剎車,能量並沒有消失…我在舞台上都不太敢動,後來才發現,原來我還是可以有小動作,只是這些小動作要被風格化。今天最震驚的畫面,女主角寧謙蹲在地上,腳尖踮起,還要一邊唱歌,鈴木導演為了測試她的重心是否夠穩,用腳去踢她的背,甚至是她的頭…哇…(當然不是傷害性的踢)。真是感受到日本人的嚴酷訓練。鈴木導演排戲極為細緻,朋奉在戲裡希望女主角離開他兒子,然後在唱歌時哭了起來,同時間,女主角也要哭。但朋奉的哭是哭給別人看的哭,女主角是強忍住淚水的哭……

 

116

幾天排練下來,終於知道為何會有那些下盤訓練。在鈴木導演的戲裡演員動作都成流線型且像是流動的畫,走路不穩或身體晃動,都像是整個舞台的空氣被攪動一番,超級破壞畫面。甚至有一場戲是女侍者將一頂帽子交給老闆,老闆再交給女主角,在傳遞過程中,導演要求帽子一定要維持水平,光這個動作,就練了好久。他也非常強調身體語音樂的關係。他說,音樂cue不是點到了就下,而是要配合演員的身體或呼吸。就像是由角色內心裡揚起的音樂…

在鈴木的戲裡,腳就是表演,如果腳不確定,表演也就不確定……經過幾日的混沌,諸多對表演風格與語言風格的不確定性,終於獲得答案。這次的排練極其有趣,不是從書本上了解理論後再去實踐,而是透過實踐與執行了解鈴木美學風格,像極了在迷宮內玩遊戲。今天的我,同樣在學習鈴木式走路,又走了一次整排,更體會到鈴木的戲就像是一秒一秒的美麗的畫的停格組合。內部消息指出,鈴木的團員必須經過每天約八到十小時的訓練,優秀的團員在一年後即可上台演出…哇…

 

118

專注力要像是面對一個日本武士,稍不留意,就會被砍死,所以要全神貫注——這是今天的體會。聽說《茶花女》不會給演員小蜜蜂,只會裝shutgun,所以要能量充沛的發出聲音,要讓三樓最後一排的人都聽得見啊……

昨天開始學日本人走內八,身體不能晃…真是難…(現在我終於知道他們穿窄窄和服的時候是怎麼走的)

劇院以後有這種與大師級合作的case,應該要開放讓劇場工作者觀摩。但是兩廳院的排練場根本太小,沒有一個像是劇院大小的排練室,怎麼會這樣??鈴木導演要求演員所有的身體動作要簡單而乾淨,同時要演員不斷意識到觀眾的存在。在兩人對話的場景中,演員也常常是面對觀眾,而不是面對彼此,但演員必須把站在旁邊的對手想像是在正前方。這對長期受訓於方法演技的我來說,其實很不習慣…

 

120

看著內藤老師以不標準的中文大聲唱著〈跟往事乾杯〉,超級感動,唱得好有自信,好當仁不讓,一點都沒有被他不熟悉的語言打敗。今天做基本訓練的時候,感覺《茶花女》要給觀眾看的不僅是一齣戲,更是一群人的能量…一群人高亢的氣……

 

121

今天開了非正式的記者會。片段演出後,導演給我的唯一筆記是:呼吸要再深一點。雖然我還不能夠真正體會他的意思,但我想在這樣強烈表演風格的框框下,我的確是忘了呼吸了…Ps.他從來沒有跟我說應該要怎麼詮釋角色,但在每次整排後,他都只說:愈來愈好了…這是怎樣??當他的演員很自由但也很有很多限制…

 

122

鈴木訓練法其實非常需要毅力,光是踩地板這件事,如何在數分鐘之內,即使累了,還可以維持相同能量與速度,都非常的困難,再加上,每天差不多的訓練,如何讓自己更進步,推展到極致,都很不容易。人,都是懶惰的動物。今天內藤老師送我一雙有花紋的足套當作B day禮物,看來我演出完非得回送他什麼不可。製作團隊看到大家都感冒了,放了好多的口罩跟維他命C,真是貼心。下午沒排戲,繼續練我的走路。這大概是有史以來,我為了十多分鐘的演出,花費最多心血的一次。……大部分演員都走了,朋奉哥還在排練場跟排助曉涵練台詞,看到影帝都這麼拼,我更不能鬆懈……

 

126

晚上跟《茶花女》的三位日本老師還有眾演員們去士林夜市…接著又去巫雲吃了一堆怪怪的東西…竹森社長已經跟鈴木導演卅年了,另一位鹽原老師也跟了二十幾年,兩個人都五十多歲,真是勇健,身體狀態完全看不出來……

 

128

一連兩天,鈴木導演都沒有出現在排練場,都在劇院裡看燈看舞台。明天下午訓練後,大家就要正式著裝化妝上正式舞台排練。要演出了,有點難以想像。今天另外三個鈴木劇團團員來跟我們一起受訓(應該說是來示範給我們觀摩),每個都是運動型,看起來身手矯健…當樂手要天天練琴,當演員也是要天天自我鍛鍊,不是靠一張臉就可以了…

 

129

今天為了著裝化妝上舞台,取消訓練課程,以前都把這1.5個小時訓練當暖身,也趁機練習走路。現在離表演日子愈近,愈多的舞台技術要處理…心裡愈來愈忐忑不安。鈴木導演對台灣演員其實非常好,他笑笑說,等一下我們走戲的時候,如果他罵人,還是繼續演。他說,他罵的不是我們,是日本技術人員。然後又笑笑的補了一句:喔,不是罵人,是「指示」…之後,他要群眾演員到觀眾席看戲。他說,「但請不要坐在他前面。」群眾演員們紛紛坐在鈴木導演後面好幾排…他居然又說:不用坐離我那麼遠…坐近一點。大家都很怕他…但他私底下其實很像是鄰家爺爺…

 

131

今天鈴木導演示範了呼吸、身體與緊急煞車這三件事,可惜我沒辦法很精確抓到他的意思,似懂非懂。但看著他親身表演,覺得無價。之後,內藤老師說,他們會考慮與設計台詞中哪裡需要呼吸,也示範藉著呼吸與音調改變句子的意義。明天是過年前的最後一次整排,決定來偷偷實驗看看…

 

21

鈴木導演突然在訓練課程近尾聲時出現,想說,又要被他嚴厲指正了。沒想到他居然開始上起表演課,繼續闡述昨天說的呼吸與身體的關係,萬分精采。我毫不誇張的說,是一堂精采的大師親身示範演講。他也一直強調被觀看的身體與日常的身體不同…以及台詞與身體的關係,並要我們抓出台詞中要強調的句子或字句。朋奉在戲裡要唱〈愛拼才會贏〉,導演要他唱出跳脫台灣觀眾對這首歌既定印象的記憶,變成父親努力要解救兒子的感覺。「日常生活常見的事必須賦予新的意義與驚奇才是藝術」鈴木如是說。看到朋奉被操…我們在演員休息室不斷地偷笑著。

 

24

最近幾天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太受限於所謂的鈴木忠志光環,好像太怕破壞印象中所謂的鈴木風格,而不敢做太多嘗試?排練愈多,愈發現自由度其實還蠻大的。鈴木絕少跟我討論角色背景性格,而較多是身體與呼吸,也許他覺得角色背景等應該是演員要自行完成的,也許他覺得那不是很重要,我不清楚……再一個星期就演出了,回過頭來看所有的日誌,這是一個有趣的成長與學習。很慶幸自己當初硬著頭皮去徵選所謂的「音樂劇」,不管觀眾最後怎麼看待這齣戲…我都要謝謝老天賜給我這次參與的機會。

 

26

訓練課程近尾聲時,Suzuki San又神出鬼沒地出現了。他給了一個新指令,過去幾星期的訓練動作,都在快節奏的音樂流動下,變得幾乎以一倍快的速度進行。「在更快的速度下,所有動作的缺點將被放大而看得更清楚。」鈴木導演如是說。仿若一場魔鬼訓練……就在我們面紅耳赤,口乾舌燥之時,鈴木導演給我們一個更大的驚喜——發紅包——大家欣喜若狂地與鈴木導演合照。(紅包應該是劇院給的吧…)下午與晚上,除了整排外,花了約兩個小時排練謝幕,鈴木風格式的謝幕,haha,連謝幕都不馬虎…

 

27

接續昨天的震撼教育,今天的走路移動練習都是以快速度方式進行。這是第一次我真的覺得累,氣喘吁吁有點力不從心。但看到兩個五十多歲的老師還是生龍活虎,我告訴自己,不能放棄、要堅持下去啊。Suzuki訓練法就像是京劇訓練一般,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啊……有興趣學習Suzuki技法的人,聽說每年八月在利賀村都有工作坊,還有知名的利賀劇場藝術節可以看戲,一舉兩得。

 

28

看看鈴木導演給演員的筆記:

1.坐在椅子上的腳要更有力地踩在地上,聽到〈限時批〉的前奏身體前傾,腳、手、腰、肩都要用力,有力地將能量筆直的發射到觀眾席,之後的起身也才會更俐落。

2.當身體必須要靠到椅背上時,不要真的把重量交給椅子,是要演出靠在椅背上的感覺,但身體反而要更用力撐住,能量才不會散。

3.〈乾杯〉時的動作要有邊踩剎車邊前進的牽制感,不要讓自己的行動太容易,無論是動的時候或是說台詞都要配合呼吸,看是要屏氣著動、邊吸邊動、邊吐邊動等等,自己找一個可以符合台詞情緒的呼吸方式。另外盡量把呼吸的次數降到最低,說台詞時要把氣全部用盡才可以換氣。

演鈴木的戲真不容易……

 

212

經過昨天的網路風暴,自己覺得男女主角似乎都有受到影響。我自己比起昨天,雖然不知道有沒有更好,但很肯定今天自己的表演更平靜、更自由,更專注也更放鬆。本以為演出日到來,平常訓練就會停止,結果沒有,還真是有始有終,HaHa,我買了三個台灣傳統的學校書包要送給日本老師,希望他們會喜歡。

 

217

到高雄了,下車後第一件事就是做訓練。從台北演出完已有兩天,好奇怪,現在反能以一種更放鬆的心情面對訓練,人也變得更專注。調完第一幕的燈光後,鈴木開始講解表演的三種型態。一是將身體打開,面對神表演,就像希臘戲劇一樣;二是易卜生以降的寫實表演,身體是對著台上的對手;,三是類似貝克特的作品,身體是內化對著自己。鈴木的作品則採取第一種型態,強調一個對外的被觀看的身體。

 

219

高雄的兩場演出即將在今晚開始,過去一個月對我就像夢境一般,真不想回到現實啊!鈴木導演知道《茶花女》在台灣的論戰,倒也一笑置之。葛羅托夫斯基的身體訓練在過去一二十年,大大的影響著台灣小劇場,鈴木訓練法這次在台灣灑下的種子,將來會開出什麼樣的花,令人期待。《茶花女》幾個主要演員五月底將到日本靜岡演出兩場,真好,讓這朵花繼續成長盛開吧…

原本在至善廳做基本訓練的我們,因為週末有演出,工作人員在至德堂地下室用木箱拼凑出一個小小的平台讓我們在上面努力踩。好個有始有終的訓練。《茶花女》在台北演出被包裝成音樂劇,但它卻是一個強烈鈴木風格的戲。我想我已經體會到廣告策略是會如何強烈影響觀眾了。

 

220

鈴木老師在台灣最後一場演出前告訴我們,身為演員、舞者與歌手,對這個社會有諸多貢獻,要繼續加油啊!茶花女,我們六月日本見吧!也謝謝過去一個多月臉書朋友們的支持!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