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演奏會上,光影舞集手風琴四重奏的視覺連結性很強,團隊以四張椅子圍成半圓形,有時搭配燈光的投射加強氛圍。(CultureWorks 攝 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航向命運交織的半島 西葡大發現/舞台現場

寫意民謠風 聆聽自在的空間

光音舞影手風琴四重奏

在葡萄牙被視為平凡的家族傳統樂器的手風琴,卻在「光音舞影手風琴四重奏」手中綻放出全新的風貌!創團人Artur Fernanes與學生組成的四重奏為手風琴演奏創造了新的合奏型態,與一種不受時代、地域限制的曲風。而演出時與光影視覺的結合,隨著旋律節奏的擺動,在演奏者與觀眾之間也容易引發特別的情感交流。

在葡萄牙被視為平凡的家族傳統樂器的手風琴,卻在「光音舞影手風琴四重奏」手中綻放出全新的風貌!創團人Artur Fernanes與學生組成的四重奏為手風琴演奏創造了新的合奏型態,與一種不受時代、地域限制的曲風。而演出時與光影視覺的結合,隨著旋律節奏的擺動,在演奏者與觀眾之間也容易引發特別的情感交流。

世界之窗—葡萄牙光音舞影手風琴四重奏

11/1112  1930  台北 國家演奏廳

INFO  02-33939888

用古老的樂器來詮釋新的音樂!四位演奏家、用四台全音階手風琴,以無伴奏演出的模式風靡了全球重要的音樂節,也創造了最有創意、最令人激賞的當代葡萄牙音樂。葡萄牙「光音舞影手風琴四重奏」(Danças Ocultas)寧靜、抒情、帶有一點傳統的新型態,改變了手風琴的刻板印象,將它從街頭巷尾帶至音樂殿堂。

打造手風琴演奏的全新型態

學習手風琴,在葡萄牙是一向再平凡不過的家族傳統——老一輩演奏,年輕人觀察或聆聽來摸索。然而受過古典音樂訓練的Artur Fernanes卻不以傳統的方式演奏手風琴,在老師的鼓勵下,他著手創作手風琴樂曲,並且打破手風琴獨奏的模式,與三位教過最早的學生組成四重奏,用另類的角度玩起樂器。最初他只是改編古典樂曲,如《阿依達》序曲、巴赫《G弦之歌》還有義大利或巴西民謠等等,沒想到這樣的合奏形式意外地受人喜愛,於是他們從一九九六年的同名專輯開始,嘗試不同文化與藝術的結合,創造一種不受時代、地域限制的曲風。近年來更廣泛地進行跨界合作,為電影與舞台劇進行配樂,使世界音樂大幅成長。

四重奏使用的是「全音階手風琴」,通常作為舞蹈或民族音樂演奏使用,它的音色明亮柔美且清晰,然而最大的缺點卻是轉調上的困難。雖然這一類型的手風琴較為小巧輕便,但是十九世紀後最後常被半音階手風琴取代。然而對於這個演奏上的限制,他們卻不以為然,堅持以情感的凝聚作為主要考量,因為他們「想的是如何發揮它的特長」,將全音階手風琴看做是「夢想的機器」,為未來開創無限可能性。

用音樂創造一個放鬆的空間

在演奏會上,光影舞集手風琴四重奏的視覺連結性是很強的。團隊以四張椅子圍成半圓形,有時搭配燈光的投射加強氛圍,有時以簡單的擺設襯托演奏者,但不變的是四重奏那種合作無間的共存關係。低音、和聲、對比、主旋律,四人隨著旋律節奏的擺動,在演奏者與觀眾之間也容易引發特別的情感交流。如此一來,他們就像是在溫馨的沙龍、或是在觀眾席中演奏一樣溫馨。

擺脫民俗傳統的桎梏,試著詮釋樂器自然的情感,他們的演奏簡約深刻,充滿了無可預知的轉化,而高貴憂鬱的風格,更散發無可逃離的磁性。也許自稱的「寫意民謠」是他們最好的標籤。只要四個人在舞台上,他們就能像媒體所說:「用音樂創造一個空間,讓人自由放鬆、呼吸、盡情享受。」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