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地》講的幾乎就是莫蘇奇的童年、成長之路,街舞舞者、馬戲與劇場演員在色彩鮮明的舞台上競技演出。
《無限地》講的幾乎就是莫蘇奇的童年、成長之路,街舞舞者、馬戲與劇場演員在色彩鮮明的舞台上競技演出。(Michel Cavalca 攝 卡菲舞團 提供 )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狂放嘻哈 有理叛逆/上陣尬舞

不帶恨意的反叛 讓街舞打破疆界

編舞家穆哈.莫蘇奇及卡菲舞團

莫蘇奇帶領卡菲舞團創作的作品中,不論是舞蹈語彙、音樂、舞台設計等,一貫的精神就是沒有界限、不斷跨界,雖然有很多霹靂舞、鎖舞、旋轉動作等街舞技巧,呈現重心跟地板非常接近的「地域」暗示,但又早已融入現代舞的精神及技巧,自成一種獨特的舞蹈風格;而每每讓人看得津津有味的道具或特技運用,顯然是編舞家的馬戲背景使然。來自不同根源語彙之間的交會、碰撞、對話,接納,帶來彼此的重生機會,正是莫蘇奇多變的創作元素中不變的精神。

莫蘇奇帶領卡菲舞團創作的作品中,不論是舞蹈語彙、音樂、舞台設計等,一貫的精神就是沒有界限、不斷跨界,雖然有很多霹靂舞、鎖舞、旋轉動作等街舞技巧,呈現重心跟地板非常接近的「地域」暗示,但又早已融入現代舞的精神及技巧,自成一種獨特的舞蹈風格;而每每讓人看得津津有味的道具或特技運用,顯然是編舞家的馬戲背景使然。來自不同根源語彙之間的交會、碰撞、對話,接納,帶來彼此的重生機會,正是莫蘇奇多變的創作元素中不變的精神。

一九七三年生於里昂郊區 Saint-Priest 的法國編舞家穆哈.莫蘇奇(Mourad Merzouki),七歲開始學習武術及馬戲,十五歲時進入街舞世界並和Kader Attou一起成立Accrorap舞團跳舞、編舞,再加上跟其他現代編舞家如Jean- François Duroure、Josef Nadj的學習,引領他進入創作與現代舞領域,也讓他決定在一九九六年成立卡菲舞團(Compagnie Käfig)。莫蘇奇擅長把自己的多文化背景及馬戲、街舞世界融入作品,試圖將各種肢體語彙作交匯、跨界對話,是當今法國舞蹈界的重要創作者之一。

擁抱體制之餘,不背棄街頭精神

卡菲舞團成立至今大約保持一年一製作的創作節奏,從一個受到里昂街區機構輔導的年輕團體到如今國際邀約不斷、同時有五個作品巡迴世界的知名舞團,莫蘇奇本身不但見證、參與了里昂市舞蹈之家輔導街舞團體成功轉型的重要歷史,近年來更是不斷受到各種重要獎項的肯定,包括二○○四年的法國文化部文化與藝術騎士勳章、○六年法國劇作家及作曲家協會(SACD)的最佳新編舞家獎項等,並於○九年接任克雷泰伊國家舞蹈中心(Centre Choregraphique National de CréteilCCN Créteil)藝術總監一職。

街舞家出身,如今在法國舞蹈界擁有一席之地,今年卅八歲的莫蘇奇從不諱言自己擁抱體制的同時並沒有背離街頭精神;為了讓舞團能在更合理的環境下繼續創作,莫蘇奇獲選成為CCN Créteil藝術總監的過程其實很曲折:這幾年他與卡菲舞團全力投注的“Pole Pik”Bron舞蹈中心雖然終於成立,但最後關頭才發現有關單位之前許諾的創作經費無法兌現,在卡菲舞團面臨巨大經濟危機的情況下,促使莫蘇奇於最後關頭爭取到接任CNN Creteil的藝術總監,以延續舞團的創作生命。

從一九九六年起至今,莫蘇奇帶領卡菲舞團創作的作品中,不論是舞蹈語彙、音樂、舞台設計等,一貫的精神就是沒有界限、不斷跨界,雖然有很多霹靂舞、鎖舞、旋轉動作、月球漫步、機械舞蹈等街舞技巧,呈現重心跟地板非常接近的「地域」暗示,但又早已融入現代舞的精神及技巧,自成一種獨特的舞蹈風格;而每每讓人看得津津有味的道具或特技運用,顯然是編舞家的馬戲背景使然。來自不同根源語彙之間的交會、碰撞、對話,接納,帶來彼此的重生機會,正是莫蘇奇多變的創作元素中不變的精神。

開拓邊界、跨出局限的街舞精神

身為阿爾及利亞裔法國人,成長環境有其難處也有其多文化背景的優勢,跨界就是莫蘇奇創作裡最有力的基本功。

法國移民第二代、第三代的青少年問題存在已久,許多成長於大城市郊區的北非裔孩子從小就必須面對社會結構不平等的現象,就學就業時更有許多殘酷的種族歧視問題。政府在兩次戰後急需大量勞工的情況下引進眾多殖民地、前殖民地的廉價勞工,又以郊區「集中管理」的方式,想一次性解決許多都市規劃上面臨的困境,當郊區的國民住宅漸漸帶上貧民窟或問題社區、邊緣社區的色彩時,隔閡衍生的社會問題就愈演愈烈,這便是法國繼發源地美國後成為嘻哈文化、街舞大國的重要背景。以下介紹幾齣卡菲舞團的代表性作品。

莫蘇奇第一個獨立作品、卡菲舞團一九九六年的同名創團作Käfig,在阿拉伯文及德文中都有「牢籠」之意。被網子圍住的台上,舞者彼此對峙、挑戰的同時,也被迫學習互相傾聽、對話,舞作呈現了街舞想開拓邊界、跨出局限,也赤裸地傳達街區少年想走出去的訊息。

九八的作品《獨奏會》Récital,曾在○九年於台北兩廳院廣場藝術節得到廣大好評,至今仍不斷受邀巡迴。它在古典協奏曲及街舞兩個世界間建立奇妙的對話關係,還使用了電子Talk Box製造效果,將人聲變形,加上小提琴、琴盒、譜架等道具的使用,整個演出成了富有馬戲趣味且充滿戲劇張力的舞蹈。這個作品是莫蘇奇成為國際知名編舞家的重要里程碑。

《無限地》Terrain vague(2006)這個在里昂舞蹈之家首演的舞作,講的幾乎就是莫蘇奇的童年、成長之路。想像一個無人控管、擁有無限可能的地方,各路人馬來去、相遇,他們自由地建蓋、拆毀,遊戲及創造。在都市高度集中發展而被當作什麼都不是的「此地」,實際上是真正充滿無限生機、各種創作皆被許可的發生地。這是莫蘇奇第一次嘗試在舞作中說故事,街舞舞者、馬戲與劇場演員在色彩鮮明的舞台上競技演出,巧妙有趣之餘,也呈現街頭藝術的運動、競賽感。

《水》Correria – Agwa(2009)這支跟巴西舞團Companhia Urbana de Dança合作的演出,在里昂雙年舞蹈節中得到極大的好評。創作靈感的根本來自「水」這個多樣貌的元素:不但是人類身體的重要成分、寶貴並且該被珍惜的地球資源,同時也是洗滌、重生的象徵。簡單的舞台配上變化無窮的單排水杯、眾群水杯,從肢體被切割呈現到眾人身體的存在溢滿舞台,精密細緻的同時又分別呈現十一個巴西舞者的個人色彩,是莫蘇奇的重要代表作之一。

接納新的元素  在舞蹈中自由

街舞出身、但早已不限於此,莫蘇奇一直試圖以街舞為胸懷、為孕育的土壤,而不斷加入其他元素獲得養分,並期待新種子的誕生。在談到這個為自己啟蒙的舞蹈時,他總強調:「街舞的起源跟其他形式舞蹈是相關的,它必須繼續寫自己的歷史,同時也要為它不斷釋放的活力找到新方向。」這就是卡菲舞團在多樣貌作品中不變的創作精神:持續打開、從不關門,以不帶恨意的反叛精神,接納新的元素,讓身體及頭腦都在舞蹈中得到自由。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莫蘇奇與卡菲舞團作品表

  • 1996  《牢籠》Käfig
  • 1997  《約會》Rendez-vous 〈與Josette Baïz共同創作 〉
  • 1998  《獨奏會》Récital
  • 1999  《一步一步》Pas à Pas
  • 2000  《城市酒館》Le Cabaret urbain
  • 2001  《10種說法》Dix Versions
  • 2002  《橡樹和蘆葦》Le Chêne et le Roseau
  • 2003  《沒有問題》Mekech Mouchkin - Y'a pas de problème(與Kader Attou共同創作)
  • 2003  《身體及符號》Corps est graphik
  • 2004  《廚房》La Cuisine(跟Claudia Stavisky合作的導演作品,編劇Arnold Wesker)
  • 2006  《無限地》Terrain vague
  • 2008  《一針一線》Tricôté
  • 2009  《水》Correria – Agwa(由巴西舞團Companhia Urbana de Dança演出)
  • 2010  《拳擊 拳擊》Boxe boxe(與德布西絃樂四重奏Quatuor Debussy合作演出)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