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場最大的焦點,仍是榮獲「節目冠名權」的李宜錦,當天允文允武的表現再次證明其現階段台灣女小提琴家的首席地位。
整場最大的焦點,仍是榮獲「節目冠名權」的李宜錦,當天允文允武的表現再次證明其現階段台灣女小提琴家的首席地位。(胡福財 攝 廣藝基金會 提供)
演出評論 Review

燕尾服與夾腳拖之進退維谷

平心而論,廣藝愛樂這樣冒險與觀眾硬碰硬的態度與勇氣,已是眾多表藝團體中的佼佼者。但這個熱血青春期的樂團,究竟會成為彼得潘,還是陷入中年危機,端看台灣靚樂能否參透「減的哲學」,不要過分陷入「超限戰」的致命吸引力。

文字|李永忻
攝影|胡福財
第232期 / 2012年04月號

平心而論,廣藝愛樂這樣冒險與觀眾硬碰硬的態度與勇氣,已是眾多表藝團體中的佼佼者。但這個熱血青春期的樂團,究竟會成為彼得潘,還是陷入中年危機,端看台灣靚樂能否參透「減的哲學」,不要過分陷入「超限戰」的致命吸引力。

廣藝愛樂「宜錦.電音.三太子」

3/6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開幕戰的意義重大,我們將全力爭取。」這句常常出現在職業棒球、籃球的總教練,或是球員爭取先發時的老生常談,乍聽很有道理,但不論是同行人士或是資深球迷都知道,除了某些意欲欺敵的心理戰手法(而且通常沒用)之外,更多時候只不過是種夜路吹口哨、上香安太歲的心安之辭。把話說白了,除了打假球,如果表現出散漫輕視,甚至例行公事的態度,那麼每個「不特別重視」的比賽加總起來,就會換來一個戰力、戰績與票房都讓人「不特別重視」的球季。

企圖宏大  卻處處不夠周延

被定義為【廣藝愛樂‧台灣靚樂】「開鑼鬧台鉅獻」的「宜錦.電音.三太子」音樂會,自然具有如此意義重大的「開幕戰背景」。從演出的結果來看,實為此間的表演藝術團體著實地上了一堂case study。其意欲突破與開創的局面,理想極其高遠,夢想又極其壯闊;其面臨與呈現的現實,困厄何其窒礙,環境又何其險惡。

結合經典與鄉土,交融殿堂與世俗,編織成全場曲目的核心元素。我們聽到李哲藝如何呈現出大膽而創新的《風火電音三太子》協奏曲,在時下流行的混搭風下,在六個段落中大玩中西/新舊/雅俗的拼貼與辨證遊戲。整場最大的焦點,仍是榮獲「節目冠名權」的李宜錦,當天允文允武的表現再次證明其現階段台灣女小提琴家的首席地位。下半場的混搭風交響幻想曲《前世今生貝多芬》,不論是作品或是演奏的水準,都不及上半場的協奏曲。以致整場演出有頭重腳輕之感,殊為可惜。但,這卻不是當天最大的問題……

無論是表演內容、舞台設計、演出效果、場面調度、曲目編排……在大部分解之下幾乎都沒有致命性的缺點,但只要一經過細部分析,卻會明顯發現處處不夠周延。更嚴重者,由於每個環節都欠缺臨門一腳,透過馬鞭效應卻讓傷害被過度放大。舉例而言,李宜錦因應作品而需要忙不迭地更換傳統/電子小提琴,但整場演出不斷在指揮台兩側上走動換琴,僅透過聚光燈來營造轉場的情境,是否有欠考慮?上半場說書人被場面調度拖累成主持人,下半場還要不斷以麥克風與樂團的聲音相抗衡,更是近乎災難了。

技術與專業過不了關  進退維谷

為何貌似萬事具備東風在手的演出規劃,會演變成缺門單吊硬不上張呢?私竊度,當天的演出其實陷入了進退維谷的迷思。讓我們回想一下吧,除了某知名的國外鋼琴家,有誰膽敢同時將燕尾服與夾腳拖混搭上台?但觀眾願意花錢買票(或是感官受罪),是因為服裝還是音樂?倘在三太子的主場如廟口或野台,觀眾對本次演出的感受可能還嫌不生猛,畢竟「沒有『董茲董茲』,怎麼是電音呢?」而今天在國家音樂廳,不管節目拼貼的是俗文化次文化還是裡文化,技術與專業層面過不了關,就很難說服觀眾樂於買單。甚至,當觀眾會干擾於說書打斷貝多芬的音樂主題時,到底聽眾期待的是貝多芬,還是李哲藝?這不僅對兩位作曲家是極不公平,對演出人員、甚至是在場聆賞的觀眾,都同樣不公平。

平心而論,廣藝愛樂這樣冒險與觀眾硬碰硬的態度與勇氣,已是眾多表藝團體中的佼佼者。但這個熱血青春期的樂團,究竟會成為彼得潘,還是陷入中年危機,端看台灣靚樂能否參透「減的哲學」,不要過分陷入「超限戰」的致命吸引力。畢竟下一步踩得踏不踏實,就正如球季開幕後的第二場比賽,將會明確解答這支球隊對於開幕戰的真正心態,同時也能預見這個球季的戰績與票房,是讓人「不特別重視」,還是林來瘋。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