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克.德西演出獨白劇《賈伯斯的痛苦與狂喜》時,戲劇效果都靠他的文字、聲音和臉部感情來傳達。(AP 提供)
邁克.德西演出獨白劇《賈伯斯的痛苦與狂喜》時,戲劇效果都靠他的文字、聲音和臉部感情來傳達。(AP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是新聞還是戲劇? 「賈伯斯」、「富士康」在劇場

美國獨白表演者邁克.德西以他本人探訪深圳工廠的經歷為本,寫成獨白劇《賈伯斯的痛苦與狂喜》,大受歡迎,但也被駐中國的新聞記者踢爆,劇情中強調親眼所見的中國工廠描述失真。備受質疑的德西堅持他是劇場表演者,所以為戲劇效果加油添醋是難免的。但劇場中對真實事件內容加油添醋,是不是說謊?

美國獨白表演者邁克.德西以他本人探訪深圳工廠的經歷為本,寫成獨白劇《賈伯斯的痛苦與狂喜》,大受歡迎,但也被駐中國的新聞記者踢爆,劇情中強調親眼所見的中國工廠描述失真。備受質疑的德西堅持他是劇場表演者,所以為戲劇效果加油添醋是難免的。但劇場中對真實事件內容加油添醋,是不是說謊?

我們都知道有些人講話喜歡加油添醋,誇大其詞。加油添醋的人通常會解釋,這是為了加強戲劇效果,讓故事生動些。究竟這算不算說謊?還是只算是藝術上的加工?美國劇場界最近發生的一件事,正可以做範例討論。

二○一○年一連串富士康員工跳樓事件,讓中國工廠的工作環境和工人權利,引起國際矚目。美國獨白表演者邁克.德西(Mike Daisey)以他本人探訪深圳工廠的經歷為本,寫成獨白劇《賈伯斯的痛苦與狂喜》The Agony and the Ecstasy of Steve Jobs

德西在戲裡,描述他如何去了深圳,實地採訪工人,包括只有十二、三歲的女工,和一個因為長期在流水線上做一樣的工作,手指再也伸不直的老工人,第一次捧著一部他從沒看過完成品的iPhone的神情。

劇情描述強調親眼所見  遭記者質疑

該戲二○一○年在紐約公共劇院上演之後,大受好評,二○一一年又搬回重演,碰上賈伯斯病故,更有話題性。公共廣播電台的“This American Life”在一月播出戲的錄音,創下該節目歷史上下載最多紀錄(他的表演方式很適合錄音,下文再敘)。德西還把戲稿放在他的官網上,任由人們下載及表演。

沒想到公共廣播在中國的特派員許密茲(Rob Schmitz)聽到後,覺得事有蹊蹺,開始循線查證,發現德西戲中所描述,恐怕不見得全屬實,於是“This American Life”在三月把德西請回來,與他當面對質。

據許密茲說,他一聽德西說富士康的警衛個個都佩槍,就覺得不對勁,以他在大陸的經驗,除了解放軍,沒有人可以佩槍。所以他去深圳找到德西的翻譯員,發現兩方的記憶有很多出入。在許密茲和主持人Ira Glass共同質問下,德西承認他戲中描述的一些情節,包括手指伸不直的老工人,並非他親眼所見,而是採用其他報導。十二、三歲的女工年齡,他也沒有真正查證。

德西在節目裡雖然支支吾吾,但始終不承認「說謊」,只說有的地方是他和翻譯認知不同(雖然他完全不懂中文),有的地方是他讀過的報導混入他記憶裡,或許非他親眼所見,但他想講述的中國工廠環境惡劣的「大局」是真實的。他之後立即在官網發表的聲明也仍然堅持這個立場。但是隨著媒體批評的炮火愈來愈烈,他終於對觀眾道歉,承諾修改台詞,公共劇院也發表聲明表示遺憾。

然而事件並沒有完全平息,德西至今仍堅持,他不是記者,而是劇場表演者,所以為戲劇效果加油添醋是難免的。他至今仍在各地巡演《賈伯斯》,據報導多數觀眾也同意他的立場。

為戲劇效果加油添醋  可以說謊?

對德西批評最厲的媒體,多數是新聞傳媒,因此當然可以說是立場不同,新聞對內容的真實性,有比較高的標準。然而德西想以他是說故事,不是報新聞為自己撇清,也不能完全服人。

第一,戲走紅後他上的很多節目,都是新聞節目(包括“This American Life”),他在這些節目上也仍堅持戲裡一切是親眼所見,這就逃不了說謊的指控。

第二,他的表演方式,強調的是他與觀眾之間的默契。他一身黑衣坐在台中間一張方辦公桌後面,通常沒有布景(這部戲的燈光橫直交錯的燈管已經算很豪華了),桌上就一疊筆記紙和一杯水。他只坐著,完全不起身,戲劇效果都靠他的文字、聲音和臉部感情來傳達。他把今天的工廠與他一向以來對賈伯斯的個人崇拜交錯描述(他說小時候家裡買的第一部蘋果電腦,有專屬的一間房,全家只能輪流使用,讓電腦有休息機會),突顯對賈思柏沒有照顧工人的失望,並以之塑造了他螳臂擋車的英雄形象。如果他的台詞裡,儘是「我看到這個報導,我看到那個報導」,肯定沒有現在的感染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