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外演出公司」在海外推廣大陸表演團體相當積極,圖為2009年青島交響樂團在卡內基音樂團演出的宣傳明信片,今年又要帶兩個舞蹈團來林肯中
「中國對外演出公司」在海外推廣大陸表演團體相當積極,圖為2009年青島交響樂團在卡內基音樂團演出的宣傳明信片,今年又要帶兩個舞蹈團來林肯中(謝朝宗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中國表演團隊 挾經濟實力強勢外銷

中國近年來經濟實力興盛,成為眾所矚目的世界市場,但其向海外推廣文化軟實力的氣勢也愈來愈盛。除了有哈金、郎朗等打入西方主流的藝術家,近來表演團隊與製作也積極外銷放洋,台灣很長一段時間享有的創意優勢名聲,還能維持多久,不免讓人擔心。

中國近年來經濟實力興盛,成為眾所矚目的世界市場,但其向海外推廣文化軟實力的氣勢也愈來愈盛。除了有哈金、郎朗等打入西方主流的藝術家,近來表演團隊與製作也積極外銷放洋,台灣很長一段時間享有的創意優勢名聲,還能維持多久,不免讓人擔心。

文建會前主委盛治仁不久前來紐約介紹台灣書院和文化部時曾表示,在海外推廣台灣的表演藝術團體,在經費上無法與中國大陸相競爭,所以只能以有限的資源做最多的事,希望在全世界都往中國看的時候,台灣不被邊緣化,而仍然保有一定的曝光率。

言猶在耳,沒想到不到一個月後他就因為《夢想家》的經費是否太高而下台,兩相對比多少有點反諷。創意本身或許是沒法計價的,但是要實現創意、要推廣創意的成品,卻還非有錢不可,在海外尤其如此,尤其是在大陸經濟起飛後,也開始向海外推廣其「軟實力」時,台灣很長一段時間享有的創意優勢名聲,還能維持多久,不免讓人擔心。

中國製作積極外銷

過去一貫的看法是,衣食足可以在一代人裡達成,但要禮樂興就非要好幾代的修養培育,但是從美國看中國的文化發展,似乎也是乘了高鐵。台灣留學生雖然比起中國早了起碼廿年,但是真正打入美國主流社會的創作者,從哈金的小說,到譚盾、陳怡、盛宗亮的作曲,以及沈偉的舞蹈,都是中國人(台灣只有李安算是達到相同的成績)。台灣也曾有過陳必先、胡乃元、林昭亮等獲得國際大獎的演奏家,但是要論市場號召力和知名度,也難及上今天的李雲迪、王羽佳,更別說當今古典樂壇頭號票房保證的郎朗。

然而除了出國個別的表演藝術人才外,大陸的藝術團體外銷巡演,也是愈來愈多。布魯克林音樂學院○五年請了中央芭蕾舞團演《大紅燈籠高高掛》,今年又邀請北京當代芭蕾舞團,緊跟著《雲門舞集》之後演出。City Center一年一度的「舞在秋天」(Fall for Dance)舞蹈節,今年有個《陶》身體劇場。卡內基音樂廳○九年的「古今迴響」中國音樂節,有十幾個表演個人團體登場。

中國歷史悠久、文化豐富,今天的十幾億人中必然有些有才之人,隨著中國開放,外界接觸機會愈來愈多,放洋的例子只會有增無減。然而中國不只在藝術表現上讓人重視,其市場的潛力尤其叫人垂涎。百老匯的Nederlander和Broadway Asia都在中國設公司,開發音樂劇市場,偶爾也引入中國團體到美國表演,算是「促進中美文化交流」。○七年更有一個外百老匯製作人為了開發中文觀眾,把中文版的I Love You, You’re Perfect, Now Change帶來紐約,與英文版同台輪流演出。

挾經濟實力主動出擊

更上一層樓的中國團體就不只坐在家裡等著被人發掘,而是挾帶著強大的經濟實力主動出擊。上海交響樂團去年竟然打通了紐約愛樂的管道,以推廣世博為名,與紐愛傳統的中央公園露天音樂會裡同台演出。上交的音樂總監、在大陸呼風喚雨的余隆,明年更要指揮紐愛有史以來第一場的中國新年音樂會,獨奏明星想當然爾是郎朗。如果籌款效果良好,這很有可能成為紐愛新的傳統。

費城交響樂團一邊在美國打破產官司,一邊與北京國家大劇院簽訂合作協議,引介中國音樂家到美國。林肯中心也訂約協助天津開發文化中心。

與文化部息息相關的一個表演經紀公司「中國對外演出公司」,近幾年來腳步愈來愈積極,○九年把青島交響樂團送進卡內基廳,今年一口氣要把北京舞蹈團和金陵藝術團送上林肯中心的舞台。它們的藝術成就或許不是最頂尖的,但是聲勢都不小。

這對台灣的表演團體有什麼影響?政治家或許喜歡說「雙贏」,事實上是美國對非歐美傳統的演出市場接納度有限,尤其是在紐約以外的地方,如果表演場地一年只能推出一檔「中國」乃至「亞洲」的表演,一旦大陸團體占了上風,台灣就會失去地盤。而且主辦單位經紀人都有些惰性,一旦熟悉了一個市場,難免一再回頭去找其他的產品。長久以來台灣是美國經紀人亞洲行必經之地,現在北京、上海很有取而代之之勢。如果等到那一天,再要挽回就太晚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