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不掉的
專欄 Columns

逃不掉的

在江湖上的表現,要怎麼樣地暢流而不氾濫,要能自由飄盪在江河湖海,又能靜處於涓涓細流;能大魚大肉,又能珍惜菜根;能把佛的語言不亂用,又能把菩薩的語言心思,付諸實行,那可就是精緻的老江湖了。這種智慧的江湖,真的只是一種達不到的痴迷嗎?還是其中另有奧義?

在江湖上的表現,要怎麼樣地暢流而不氾濫,要能自由飄盪在江河湖海,又能靜處於涓涓細流;能大魚大肉,又能珍惜菜根;能把佛的語言不亂用,又能把菩薩的語言心思,付諸實行,那可就是精緻的老江湖了。這種智慧的江湖,真的只是一種達不到的痴迷嗎?還是其中另有奧義?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個「江湖」的說法有各種含意,有人說:江湖就是一個讓人學習做人的地方,江湖就是一個靠本事競爭的地方,江湖就是一個既有規則又兵不厭詐的地方,江湖就是一個增長各類閱歷的地方,江湖不存在軍隊,但是可結拜成群,組織黨派,以大吃小地幹掉別人,江湖總是充滿了真真假假。江湖兒女情——有情的,無情的,都不斷地被對方惱著,偶而,也會發生熱情洋溢的愛情,以及將心比心的俠義體貼。只要牽涉到「江湖」,中間就有「真不真?」或者「多少假?」的意味在。包括,古往今來,流行於人間的各種藝術創作,只要作者不自覺地在江湖上旅遊或弄波過,都難辭江湖的色彩。

沒有江湖閱歷  就沒有沉思的內容

所以呢,我這輩子,幾乎都是在江湖上行走,雖經常會有閉關性的創作,終究還是走進江湖叫賣或銷售。真正熱愛生命或熱愛藝術創作的人,應該是很容易相處的,因為他只要求自己,不要求別人,也無暇要求別人,在自創、自發、自省的自己中自足,所以待人寬大,無可無不可。他就可以擺脫了江湖的枷鎖,打開了江湖的自由,雖身在江湖,亦可遊神洞心於其外了。但是如果我還在江湖中很無奈地打滾,說白了就像一個擺脫不了枷鎖的奴隸,你就算告訴我自由有多重要,可能也只是增加我的不幸而已!!

江湖中有許多當老師的,也在勸人為善,經常也會看到一些簡潔清晰的處世「格言」,告訴你什麼叫健康,什麼叫賺錢,什麼叫愛……甚至於什麼叫做哲學,什麼叫「追尋」,但是小心,別被江湖上的這點小意思,搞得找不出意思了。

演戲演久了,把江湖當成家的感覺,似乎也在成形,但是江湖上的老辣和聰明,未必能給我帶來幸福,演戲演久了,難免會想:人到底能有多偉大,或者多渺小,我想往往要看這個人的想像力有多少,和同情心有多少,想像力與同情心,對我個人而言,大多衍生於「江湖閱歷」,沒有江湖閱歷,就沒有沉思的內容,一個人的想像力過強而沒有同情心,那最多就是個偏執的藝術家或科學家,同情心如果多過想像力太多,也就是個一般的宗教家。

歷史上偉大的人物  也是江湖上出類拔萃的產物

作為一個人,一個處處用心的人,則上述兩者缺一不可,開玩笑,江湖是很殘酷的,是很現實又詭譎多變的。在江湖上的表現,要怎麼樣地暢流而不氾濫,要能自由飄盪在江河湖海,又能靜處於涓涓細流;能大魚大肉,又能珍惜菜根;能把佛的語言不亂用,又能把菩薩的語言心思,付諸實行,那可就是精緻的老江湖了。這種智慧的江湖,真的只是一種達不到的痴迷嗎?還是其中另有奧義?江湖中種種美好的事物,都得要付出代價才能得到,不但是我們自己在付出代價,我們生活中相關的人們也在付出代價。我發現許多歷史上偉大的人物,也是江湖上出類拔萃的產物,好像偉大的精神,總是富涵著廣大而深厚的同情,高遠而美麗的想像。哪怕是道德,也不能沒有想像,來作為它設身處地的同情的基礎,麻木無感,不知節制,是失去想像和同情心的第一步,大概也是最後一步了,我個人深有所知。

同情,跟想像,能幫人類超出現有的自我,和世界重新結合,也是人類超越現況,改善現況,沒有之外的一條途徑,一條通往未來的途徑。

美國總統歐巴馬,面臨了幾十年來最艱苦的一場選戰,贏了,連任,站在台上第一句話就是:讓我們互相扶持地向前走,絕不放棄任何一個人,不走回頭路……多會說話啊!同情心,想像力,偉大,夠江湖。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