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總編輯的話 Editorial

「寶塚」就在細節裡

一九一三年成立的寶塚,原為企業家小林一三為了振興兵庫縣寶塚市的地方觀光產業所設辦的「少女歌唱隊」,歷經時間演進,規模組織不斷擴大,成為以「全女班」為號召的歌舞團,旗下擁有演員四百多位,分屬花、月、雪、星、宙五組及專科,每年在日本公演一千兩百場,吸引觀眾兩百五十萬人次,並有自己專屬的劇場、電視頻道,且發行兩本官方雜誌。其成功的秘訣,不單是你我眼中幕前的五光十色、炫目神迷。幕後的演員養成、企業經營,甚至到觀眾(粉絲)的培養與管理,仔細探尋,絕對比舞台上所見更令人歎服、驚異。

 

華麗的服裝造型、盛大的歌舞排場、絢爛的舞檯佈景,乍看之下,寶塚的演出與一般歌舞秀並無二致,為何在娛樂產業發展多元的今日,仍屹立不搖,讓無數死忠粉絲追隨?所謂「魔鬼藏在細節裡」,寶塚從演員挑選、訓練、演出到觀眾經營的制度,無一不是造就成功的秘訣。

 

例如要成為寶塚的演員,考進寶塚音樂學校,是第一條件。每年約有一千多位來自日本各地,懷抱著舞台夢的少女應試,但錄取名額只有四十位,低於4%的錄取率,無怪乎日本人以「東東大,西寶塚」來形容寶塚音樂學校的高門檻。採軍事化管理的學校,除了基本的音樂、戲劇、舞蹈課程,還有嚴格的儀態訓練和紀律要求。進入寶塚是一種榮譽,強烈的約束與自制力,讓寶塚人流露在外的氣質,成為無可取代的特色。因此,雖然寶塚團員待遇不高,一旦結婚或「上」年紀必須離團,即使沒有退撫金,但憑著之前響亮的招牌,都能簡單找到生命的另一個起點。像是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的夫人鳩山幸,就是出身寶塚,由此可見一斑。這也是吸引著每個世代的年輕女性,投身門下的主要原因之一。

 

再者,寶塚的演出以戲劇為主的音樂劇加上大型歌舞秀著稱,推陳出新、與時俱進的劇碼,融合東西方文化的手法,固然是歷久不衰的基本法則,但最大的特色在於,這是全球唯一的全女子演出團體,劇情中的男性角色全由女生扮演。為什麼女扮男裝的「男役」能把一票不同年齡層的女性迷得暈頭轉向、樂在其中?寶塚歌舞劇團理事長植田紳爾曾說:「寶塚的男裝麗人用一般男性說不出的溫柔言詞與動作,慰藉女性空乏的心。」對照台灣的歌仔戲,我們就可以理解,女性扮演的男役,在舞台上的英姿煥發,對娘役的溫柔與呵護,完成了女性心中的男性理想典型。

 

小林一三創辦寶塚時,原來並不標榜名角,然而,隨著時代變遷,劇團有了嚴格的考核和晉陞制度,遂產生了比演藝圈更極致的明星制。由戲迷自行發起的粉絲俱樂部,分屬該團數百名演員,組織繁複、結構龐大。其中戲迷會所具備的升級分段制度,與演員升格摘星之路相互呼應,明星系統與戲迷心理緊密結合,粉絲和他們鍾愛的演員一樣,為了實現夢想,也須歷經長程跋涉。這種自我經歷的投射,間接強化了粉絲對明星乃至對劇團的忠誠,也成為寶塚獨特的劇糰粉絲文化。

 

走過一個世紀,歷經兩次世界大戰,以及帝國解體、民生凋敝的艱辛歲月,寶塚面對高科技與新消費型態的現代表演環境,也有觀眾流失的危機,然它皆能面對挑戰,持續創新突破。相較於台灣五○年代,深受寶塚影響的「藝霞」等本土歌舞劇團,雖曾經叱吒風雲,而今卻不復見風流。雖說國情不同、文化根柢有異,但寶塚的成功,仍值得我們借鏡。

 

 

一九一三年成立的寶塚,原為企業家小林一三為了振興兵庫縣寶塚市的地方觀光產業所設辦的「少女歌唱隊」,歷經時間演進,規模組織不斷擴大,成為以「全女班」為號召的歌舞團,旗下擁有演員四百多位,分屬花、月、雪、星、宙五組及專科,每年在日本公演一千兩百場,吸引觀眾兩百五十萬人次,並有自己專屬的劇場、電視頻道,且發行兩本官方雜誌。其成功的秘訣,不單是你我眼中幕前的五光十色、炫目神迷。幕後的演員養成、企業經營,甚至到觀眾(粉絲)的培養與管理,仔細探尋,絕對比舞台上所見更令人歎服、驚異。

 

華麗的服裝造型、盛大的歌舞排場、絢爛的舞檯佈景,乍看之下,寶塚的演出與一般歌舞秀並無二致,為何在娛樂產業發展多元的今日,仍屹立不搖,讓無數死忠粉絲追隨?所謂「魔鬼藏在細節裡」,寶塚從演員挑選、訓練、演出到觀眾經營的制度,無一不是造就成功的秘訣。

 

例如要成為寶塚的演員,考進寶塚音樂學校,是第一條件。每年約有一千多位來自日本各地,懷抱著舞台夢的少女應試,但錄取名額只有四十位,低於4%的錄取率,無怪乎日本人以「東東大,西寶塚」來形容寶塚音樂學校的高門檻。採軍事化管理的學校,除了基本的音樂、戲劇、舞蹈課程,還有嚴格的儀態訓練和紀律要求。進入寶塚是一種榮譽,強烈的約束與自制力,讓寶塚人流露在外的氣質,成為無可取代的特色。因此,雖然寶塚團員待遇不高,一旦結婚或「上」年紀必須離團,即使沒有退撫金,但憑著之前響亮的招牌,都能簡單找到生命的另一個起點。像是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的夫人鳩山幸,就是出身寶塚,由此可見一斑。這也是吸引著每個世代的年輕女性,投身門下的主要原因之一。

 

再者,寶塚的演出以戲劇為主的音樂劇加上大型歌舞秀著稱,推陳出新、與時俱進的劇碼,融合東西方文化的手法,固然是歷久不衰的基本法則,但最大的特色在於,這是全球唯一的全女子演出團體,劇情中的男性角色全由女生扮演。為什麼女扮男裝的「男役」能把一票不同年齡層的女性迷得暈頭轉向、樂在其中?寶塚歌舞劇團理事長植田紳爾曾說:「寶塚的男裝麗人用一般男性說不出的溫柔言詞與動作,慰藉女性空乏的心。」對照台灣的歌仔戲,我們就可以理解,女性扮演的男役,在舞台上的英姿煥發,對娘役的溫柔與呵護,完成了女性心中的男性理想典型。

 

小林一三創辦寶塚時,原來並不標榜名角,然而,隨著時代變遷,劇團有了嚴格的考核和晉陞制度,遂產生了比演藝圈更極致的明星制。由戲迷自行發起的粉絲俱樂部,分屬該團數百名演員,組織繁複、結構龐大。其中戲迷會所具備的升級分段制度,與演員升格摘星之路相互呼應,明星系統與戲迷心理緊密結合,粉絲和他們鍾愛的演員一樣,為了實現夢想,也須歷經長程跋涉。這種自我經歷的投射,間接強化了粉絲對明星乃至對劇團的忠誠,也成為寶塚獨特的劇糰粉絲文化。

 

走過一個世紀,歷經兩次世界大戰,以及帝國解體、民生凋敝的艱辛歲月,寶塚面對高科技與新消費型態的現代表演環境,也有觀眾流失的危機,然它皆能面對挑戰,持續創新突破。相較於台灣五○年代,深受寶塚影響的「藝霞」等本土歌舞劇團,雖曾經叱吒風雲,而今卻不復見風流。雖說國情不同、文化根柢有異,但寶塚的成功,仍值得我們借鏡。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