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戰勝偉大疲倦?》中,福島從疲憊的人體發展出一系列舞蹈動作。
《如何戰勝偉大疲倦?》中,福島從疲憊的人體發展出一系列舞蹈動作。(圖片提供 勞力士)
企畫特輯 Special 「第六屆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畫」在台灣

林懷民「體驗教學」 打開身體新象度

作為「第六屆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畫」的舞蹈類導師,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給了來自巴西的年輕編舞家愛德華多.福島非常不同的體驗:他邀請福島到台灣居住一年,直接親自體驗雲門舞集的創作與工作,同時,林懷民也督促福島到台灣各地、亞洲、甚至全球各地旅行,讓這一年的大旅行,在從未離開中南美洲的福島心中留下終生難忘的印記。

文字|本刊編輯部
第245期 / 2013年05月號

作為「第六屆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畫」的舞蹈類導師,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給了來自巴西的年輕編舞家愛德華多.福島非常不同的體驗:他邀請福島到台灣居住一年,直接親自體驗雲門舞集的創作與工作,同時,林懷民也督促福島到台灣各地、亞洲、甚至全球各地旅行,讓這一年的大旅行,在從未離開中南美洲的福島心中留下終生難忘的印記。

在人類歷史發展的長河中,工匠技藝多藉由一代代師徒進行傳承。精品名錶勞力士,不僅將工匠技藝完美體現於產品中,也關注工匠精神在藝文領域的傳續,二○○二年六月,勞力士發起一項「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畫」(The 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由當代知名藝術家與專家組成顧問團隊,在全球各地針對舞蹈、電影、文學、音樂、戲劇、視覺藝術及二○一二年新加入的建築等領域,提名年輕藝術家為門生,並舉薦七個領域的資深藝術家擔任導師(mentor),在一年內進行一對一的指導與培育。

第六屆(2012-2013)的創藝計畫中,舞蹈類導師由台灣雲門舞集創辦人與編舞家林懷民出任,指導來自巴西的廿九歲編舞家愛德華多.福島(Eduardo Fukushima)。為了落實亞洲文化對「師徒制」的觀念,林懷民做出與歷任導師不同的獨特要求——他邀請福島到台灣居住一年,讓福島直接親自體驗雲門舞集的創作與工作,同時,林懷民也督促福島到台灣各地、亞洲、甚至全球各地旅行,讓這一年的大旅行,在從未離開中南美洲的福島心中留下終生難忘的印記。

今年四月上旬,勞力士創藝計畫在八里的雲門排練場舉行一場小型的發表會,呈現福島這一年在台北發想的新作《畸零人》Crooked Man,以及二○一○年發表的《如何戰勝偉大疲倦?》How to Overcome the Great Tiredness? 同時也與林懷民一同分享這一年的「台灣體驗」和「世界體驗」。

兩支舞作  呈現台灣體驗前後的差異

在《畸零人》與《如何戰勝偉大疲倦?》中,福島皆親自下場獨舞。兩支作品恰可對照出,來到雲門前後福島的身體與創作思維的轉變。福島擅長從生活經驗中尋找獨特的動作語彙,《如》從疲憊的人體發展出一系列舞蹈動作——疲倦至極的身體不斷下滑、跌倒在地,想奮力爬起卻又被重力不斷扯落,不斷重複、堆疊的動作,構成了這支極簡小品,最終是否戰勝疲憊?留下耐人尋味的結尾。

《畸零人》是一支尚未完成的進行中作品,福島結合這段時間在雲門學習太極導引、氣功、靜坐等身體經驗,以不同於《如》的動作質地,和相同的極簡反覆,傳達現代人共同的「扭曲感」。「現代人是如此扭曲。價值觀隨眾人搖擺,永遠在變動。我問自己,那個『真正的我』到哪去了?因此,今日獻上一支扭曲的舞,一個扭曲的身體。不是芭蕾,不是任何一種當代技巧,不是東方舞蹈,也不是巴西的舞蹈。這是一支不屬於任何流派的舞。」福島如此表述。

林懷民回憶,當初之所以選擇福島,是因為在他身上看見許多和自己相同的特質:個子不高、舞學得晚、身在世界舞蹈的偏鄉,而福島胸膛厚、腳板小,雖然外型不像舞者,卻也使他擁有極為獨特的風格,因此,「我們負責的,就是如何使他感覺到更多身體,和他的身體可以做什麼事,而不只是學習技術。」

行走的學習  打開生命新視界

林懷民也提到,第一屆勞力士創藝計畫時,他曾為計畫提名了中國的藏族舞者桑吉加,後來桑吉加成為威廉.佛塞(William Forsythe)的門徒,也加入佛賽的舞團工作。「當他們邀請我為這一屆擔任導師,我愣了一下,因為,在我們的文化裡,『師父』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他笑道,「有些師父連徒弟的婚姻都管的!」

被雲門人暱稱為「阿杜」的福島,儘管沒給林懷民關心婚姻大事的機會,卻也十足浸泡在華人特有的師徒文化中。來台第一個月,林懷民攤開所有雲門日程,讓福島任意選擇想參與的雲門課程與活動。此外,他還要求說葡萄牙語的福島上英文課,並在福島隨舞團到東部巡演時,要他去花蓮,從太魯閣徒步走到天祥,「走了八小時,非常熱!」福島說,卻是個難忘的經驗。

不只如此,林懷民經常把福島叫到家中天南地北聊天,分享人生經驗。知道福島想到其他亞洲城市旅行,他督促有日本血統的福島到日本「尋根」,而且,「一定要去京都!」當福島一路從日本、歐洲,到中國與巡演的雲門舞集會合,在上海弄丟了拍攝旅行所見的相機,林懷民知道後,竟向他恭喜:「在藝術這條路上,學會割捨跟孤獨是很好的,畢竟你不能作為一個藝術家又過著中產階級的生活。」

不再害怕孤獨  更敢放手嘗試

福島說,在這番經歷後,他覺得自己跟過去最大的不同,是不再害怕孤獨一人,不再盲目跟從,也更敢於放手嘗試未知的事物。記者會隔天,他與林懷民一起上路,到西螺參加一年一度的大甲迎媽祖,作為這一年與林懷民學習的畢業旅行,也為這場發生在台灣的「勞力士創藝計畫」,留下一個特殊的紀錄。

今年十月,福島將帶著新作《畸零人》在威尼斯的「勞力士藝術周」正式發表,屆時,我們將透過舞蹈,看見他對這一年更完整、具體的反芻和回應。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