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的摩交響樂團總監艾索普
巴爾的摩交響樂團總監艾索普(Grant Leighton 攝 巴爾的摩交響樂團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國際新樂季觀察 英美

景氣不佳 樂團求「穩」難求「新」

在舉世經濟景氣不佳的氛圍中,英美樂團多採保守穩健策略,多以明星牌加持,期待有票房保證。另一方面,加入影像呈現的音樂會形式,也攻占各大音樂廳,成為演出亮點。而在人才方面,前幾年崛起的新生代指揮入主大團,已經逐漸站穩腳步,成為老樂團邁入新紀元的主要力量。

在舉世經濟景氣不佳的氛圍中,英美樂團多採保守穩健策略,多以明星牌加持,期待有票房保證。另一方面,加入影像呈現的音樂會形式,也攻占各大音樂廳,成為演出亮點。而在人才方面,前幾年崛起的新生代指揮入主大團,已經逐漸站穩腳步,成為老樂團邁入新紀元的主要力量。

二○一三年經歷了威爾第和華格納兩百周年紀念,還有QE,對年輕的音樂家來說,這個縮寫代表比利時「伊莉莎白女王大賽」,不過對於美國人(甚至受到影響的幾乎是全世界)來說,這個字眼一整年都不斷出現在財金新聞媒體的標題,甚至這個縮寫代表的「美國貨幣寬鬆政策」,動不動就被用來解說國際股市漲跌,或是匯率浮動。只因為受金融風暴和金融海嘯影響,至今景氣並未復甦,舉個例子來說,美國底特律市宣布破產,為了籌畫公務人員退休準備金,甚至考慮賣掉美術館藏的「梵谷」、「莫內」。

當然,表演藝術環境也受到極大的影響,只不過在美國的不同城市是程度上的差異。而在英國,雖然沒有直接被牽扯到歐元區的風暴,但是景氣不佳是全世界的骨牌效應,只能說,從表面上看來,二○一三到二○一四樂季的規劃,比起美國稍微出色。

曲目雷同性高  巡迴更依賴演奏明星

近幾年美國各大樂團(除芝加哥、克里夫蘭及洛杉磯愛樂外),在曲目上的安排有愈來愈接近的現象,也就是個幾位作曲家的名字出現頻率愈來愈高;過去幾年是柴科夫斯基、德弗札克、拉赫瑪尼諾夫,今年幾乎各大樂團都有貝多芬系列,紐愛、波士頓,獨奏家都是布朗夫曼(Yefim Bronfman),克里夫蘭獨奏家是內田光子(Mitsko Uchida),而伊蓮.葛莉茉則為費城管絃的巡迴演出負責貝多芬《皇帝》。而倫敦交響一個樂季,有兩次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的演出,另外還有幾位小提琴家包括凡格羅夫(Maxim Vengerov)、齊奈德(Nikolaj Znaider)都將演出貝多芬。另外洛杉磯、紐愛,都有巴赫計畫,獨奏家都是席夫(Andras Schiff)。

至於巡迴演奏的獨奏家,許多也開始兼任指揮!小提琴家帕爾曼(Itzhak Perlman)本來就曾兼任樂團首席指揮,但近幾年各樂團高層似乎也想通了,如果已經請了明星演奏家,曲目適合,為何不省下一個指揮的費用呢?愈來愈多的獨奏家兼指揮演出協奏曲,小提琴家有帕爾曼演出韋瓦第,慕特、卡瓦科斯(Leonidas Kavakos)斯演出莫札特,齊奈德甚至指揮馬勒,獨自演出貝多芬協奏曲,鋼琴家則有內田光子的莫札特計畫,她在克里夫蘭擔任駐團獨奏兼指揮,已經數年。愈來愈多的例子顯示,獨奏家的影響力,對於樂團經營的樂季規劃影響愈來愈大。

至於當代作曲家或新創作呢?如果看到法國作曲家兼指揮布列茲(Pierre Boulez)的名字,出現在指揮清單中,就代表那個樂團今年有當代作曲家作品。至於新創作,基本上都是各樂團的駐團作曲家擔綱,否則就要像紐愛的開季音樂會,有像馬友友這樣的超級明星護航,否則哪個樂團有膽量用自己的票房「測試」全新創作?

影像搭配演奏  攻占各大音樂廳

電影配樂大老約翰.威廉士回來了!用「John Williams conduct 2014(或2013)」當關鍵字搜尋,會發現老先生在未來的整個樂季「真忙」,包括舊金山愛樂、芝加哥交響都邀請了他。因為他要帶著「原力」回歸,用指揮棒當光劍,演出一系列的《星艦迷航記》Star Trek(你真的沒看錯,還不是他自己創作的《星際大戰》Star War系列)音樂會。

前一個年度「迪士尼」尋找新的合作模式,和全世界各大樂團演出「現場動畫音樂會」,顯然讓各大影像版權公司嗅到商機,今年有皮克斯動畫和紐約愛樂合作。英國皇家利物浦愛樂也有新招,搭配的是加勒比海《神鬼奇航》系列電影。舊金山愛樂更直接安排了一系列的「電影音樂會」包括「希區考克」系列、「金像獎經典(一場音樂會包含《賓漢》、《亂世佳人》、《大國民》、《綠野仙蹤》等)」。

不過舊金山愛樂總監提森.湯馬斯(Michael Tilson Thomas)是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的學生,顯然對於如何有效率的「跨界」搶票房又不失格調,有獨到的看法,舊金山愛樂今年還安排了爵士小號型男波堤(Chris Botti)、老字號知名演員歌手麗莎.明妮莉(Liza Minnelli),以及創作木匠兄妹(Carpenters)曾經唱紅的名曲〈Close to You〉原作者巴夏拉赫(Burt Bacharach)演唱創作精選,還有爵士女伶黛安娜.瑞芙(Dianne Reeves),甚至,開季音樂會就是百老匯東尼獎最佳女演員奧黛莉.麥當諾(Audra McDonald)演唱美國爵士經典名曲,另外青年管絃樂團演出《彼得與狼》,擔任說書人的是多次提名金像獎及艾美獎,以及金球獎、東尼獎得主的資深演員李斯高(John Lithgow)。

如果再以卓別林(Chaplin)作為關鍵字搜尋,可能會發現這個版權費用稍微便宜的影像音樂會在美國許多小城市不斷巡迴中。

主事者異動  新生代崛起現端倪

倫敦交響的榮譽首席指揮戴維斯爵士(Colin Davis)過世,只剩下音樂總監葛濟夫(Valery Gergiev)的魅力獨撐大局。芝加哥交響在慕提的帶領下,聲勢看漲,整個樂季走傳統硬碰硬路線,威爾第為主軸,歷年首席指揮一字排開海汀克(Bernad Haitink)、布列茲場面浩大,不過奇怪的是名單中沒有出現巴倫波英(Daniel Barenboim),也許是太忙,不過更大可能是他的芝加哥經驗陰霾未去。

去年忽略不提的波士頓交響,今年谷底反彈。英國一向大膽啟用年輕首席指揮的「撒網計畫」,終於開花結果,二○○八年和伯明罕市立交響簽約的尼爾森(Andris Nelson),二○一○年在「拜魯特音樂節」指揮開幕的《羅恩格林》,二○一六年將再次邀請他指揮《帕西法爾》,最新動態是成功跨越大西洋,接手波士頓交響的「準」音樂總監(因為合約要下個月季才生效,但這個樂季已經接手實務),算是不佳的環境中,年輕指揮家難得的機會。而且伯明罕交響本身的規劃表現優異,在二○一三年八月底宣布七萬英鎊的贊助入袋,確定樂季進行無礙。

值得注意的還有英國皇家利物浦愛樂,在瓦西里.培申科(Vassily Petrenko)率領下,仍然大膽進行蕭斯塔可維奇計畫,重點是當地樂迷仍然買帳,而且透過唱片錄音發行,竟然還能在英國當地進入排行榜,整體表現宛如當年拉圖的翻版,只不過這是英國樂團培養的俄國指揮家,不過如果有一天魚躍龍門,雖不是「英國之光」至少也能「英國沾光」。

費城管絃樂團自從涅切-瑟昆(Yannick Nézet-Séguin)入主以來,可以確定的是「首席指揮」的工作表現傑出,但「音樂總監」僅能算是穩住局勢,並未打開局面,雖然邀來慕特擔任開季音樂會演出柴科夫斯基,但在許多同輩青年指揮家激烈競爭下,未來發展仍要特別小心。

洛杉磯的迪士尼音樂廳,仍然由拉美青年指揮杜達美(Gustavo Dudamel)坐鎮,近幾年的表現在同輩中表現突出,最重要的是票房有起色,整體評價對於他未來發展有相當大的幫助。

最該恭喜的是巴爾的摩交響的總監艾索普(Marin Alsop),獲邀擔任歷史悠久的「BBC逍遙音樂節」閉幕音樂會指揮,這個榮譽首次有女指揮擔綱,BBC媒體更以「終於(Finally)」祝賀。英國率先打破慣例,女指揮家未來是否能有更寬廣的發揮空間,不僅在這偶然出現的錦上添花,不妨繼續注意巴爾的摩交響持續發展。這個原本二線的樂團,當初曾對挑選女性音樂總監猶豫再三,磨合甚久;但近年來的表現證明,她不僅是「女」指揮,更是實力派「好」指揮,加上票房號召力,且完成了布拉姆斯交響曲錄音銷售也不錯,後勁十足,是否能繼續征服歐陸市場,值得大家拭目以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另眼觀察

各團下猛藥  「實力派超級明星偶像」力振票房

瀏覽整體英、美新樂季演出陣容,已經具有知名度的票房「明星」出現頻率偏高,去年美國各大樂團樂季幾乎都有一位俊男的照片,約夏.貝爾(Joshua Bell)獨占美國各大城市音樂會的宣傳重點,今年小提琴女神慕特(Anne-Sofie Mutter)和紐約愛樂、波士頓、辛辛那提……合作,還兼任費城開幕音樂會,可說更勝一籌。

另外值得一提的,紐愛和洛杉磯愛樂的開季音樂會都是馬友友和樂團總監,現象證明只有明星或是偶像不夠,要「實力派超級明星偶像」。

幾大樂團的策略非常接近,如果音樂總監自己的魅力不夠,就以「明星」光環加持,重點都是號召票房,目前依舊以純老派「不完全」倚賴「俊男美女」妝點樂季手冊,也只有克里夫蘭管絃樂團和芝加哥交響。雖然,克里夫蘭還是有美女鋼琴家伊蓮.葛莉茉(Helen Grimaud)的演出,不過不是宣傳重點;克里夫蘭的宣傳點,竟然和芝加哥一樣,都是「前幾任首席指揮回娘家!」

而且巧合的是,兩位樂團音樂總監——克里夫蘭管絃的威瑟-穆斯特(Franz Welser-Most)和芝加哥交響的慕提(Riccardo Muti),都有歐陸正統的認可,皆曾擔任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指揮。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