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師的驕傲
專欄 Columns

老師的驕傲

她們的雙鋼琴演奏會當天,我正忙得不可開交,實在很想不去聽表演。但我知道,如果我沒有出現,她們會非常的失望,所以我放下了手邊的事,去聽了音樂會。下半場,聽著聽著,我看著我的這兩個學生,才覺得她們真的長大了。突然,我想起了拜娜教授,並感受到「一個學生的成長能讓他的老師感到驕傲」這項教學的樂趣。好啦,老實說,那時我是有點眼角濕潤!

她們的雙鋼琴演奏會當天,我正忙得不可開交,實在很想不去聽表演。但我知道,如果我沒有出現,她們會非常的失望,所以我放下了手邊的事,去聽了音樂會。下半場,聽著聽著,我看著我的這兩個學生,才覺得她們真的長大了。突然,我想起了拜娜教授,並感受到「一個學生的成長能讓他的老師感到驕傲」這項教學的樂趣。好啦,老實說,那時我是有點眼角濕潤!

大一結束的那年暑假,我回到家鄉,打了通電話給我以前的鋼琴老師——拜娜教授:「哈囉,我是德騰,我可以去找您嗎?」

如沐春風的啟蒙老師

拜娜教授是位非常精明的太太,她是我四歲到十五歲時的鋼琴、樂理及作曲老師,對於我這種超級容易分心,且常常會問一些五四三問題的小男生非常有耐心。高一時,有人介紹了一位在費城的名師給我,從此之後,我都必須坐火車,花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到費城去上鋼琴課。因為這樣,我得跟拜娜教授說再見了,不過,她還是希望我可以和她保持聯絡。只是當時,在一個十五歲,正活在自己世界、充滿偉大夢想、一直想往前衝的男孩心中,根本就忘了這回事。

四年後,也就是我大一的暑假,我突然有個想法——想去彈琴給拜娜教授聽,所以我打了電話給她。

以前要去拜娜教授家上課,都是我媽載我去的,這次,換我自己開車去,感覺特別不同。拜娜教授很開心見到我,問了我許多關於大學裡的事,聊了大約十分鐘後,她請我彈些曲子給她聽。當我看到那架熟悉的咖啡色平台鋼琴時,就好像見到許久沒碰面、但從小和我一起長大的鄰居朋友一樣。我坐上了那熟悉的鋼琴椅後,發現它太高了,於是調整了一下高度。拜娜教授笑著說我長高了,我也靦腆地笑了笑。然後,我彈了一首蕭邦的夜曲給她聽,彈的時候,我覺得無比的舒適,不知怎的,我覺得彈琴給她聽讓我感到很平靜,也很容易融入音樂中。當我彈完,她稱讚我有進步,我也發現她的眼角濕潤。她並沒有哭,只是眼睛變得水汪汪許多。我體會到一個學生的成長,將讓他的老師感到驕傲。

看著學生成長的教學樂趣

身為一位音樂家,自然會去聽很多音樂會。當有名的演奏家來台灣開音樂會時,我會去聽;當我的學生畢業音樂會時,我當然要去聽;當有學生要畢業音樂會請我去當評審時,我也只好去聽;當我的同事或朋友開音樂會時,我一定也會去聽。而最近,我則是有機會聽到一場帶我回想到過往的音樂會。

十年前,我教到了兩位學生,一個那時讀東吳大學,一個讀輔仁大學,原本互不相識的兩人,因為到了美國去讀同一所研究所而結識。在那之後,她們回到台灣,各自有了教學的工作,也各自有了家庭與生活。最近其中一人打電話給我,告訴我她們兩人要在國家演奏廳舉辦雙鋼琴音樂會,並詢問我可不可以幫她們聽這些曲子。

我知道你一定在想——她們來我家彈琴給我聽,然後我眼角泛淚……錯!並沒有!我是幫她們聽了曲子、給了她們建議與鼓勵,但我並沒有淚眼汪汪。

她們的雙鋼琴演奏會當天,我其實正忙得不可開交,在火燒屁股的當下,實在很想不去聽表演。但我知道,如果我沒有出現,她們會非常地失望,所以我放下了手邊的事,去聽了音樂會。雖然這些曲子她們在我家都彈給我聽過了,但現場聽到的氣氛就是不同。下半場,聽著聽著,我看著我的這兩個學生,才覺得她們真的長大了。突然,我想起了拜娜教授,並感受到「一個學生的成長能讓他的老師感到驕傲」這項教學的樂趣。好啦,老實說,那時我是有點眼角濕潤!

廣告圖片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