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石讓念茲在茲的是讓音樂「在地、深沉而富有人性並貼近人類的靈魂。」
久石讓念茲在茲的是讓音樂「在地、深沉而富有人性並貼近人類的靈魂。」(許斌 攝)
即將上場 Preview 「世紀音樂大師」訪台 棒下揮灑純真靈魂

久石讓的感動,如此創造

身兼「電影配樂家」、「古典音樂作曲家」、「跨界鋼琴演奏家」及「電影導演」與「指揮家」多樣身分的日本音樂大師久石讓,將再度訪台指揮樂團演出,這回除了演出自己的《天空之城》等名作,也將演出蕭斯塔可維奇的《第五號交響曲》,展現棒下精湛功力。

文字|李永忻
攝影|許斌
第266期 / 2015年02月號

身兼「電影配樂家」、「古典音樂作曲家」、「跨界鋼琴演奏家」及「電影導演」與「指揮家」多樣身分的日本音樂大師久石讓,將再度訪台指揮樂團演出,這回除了演出自己的《天空之城》等名作,也將演出蕭斯塔可維奇的《第五號交響曲》,展現棒下精湛功力。

世紀音樂大師─久石讓

2/25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2/26  19:15 台南文化中心

INFO  02-66369168

不論是我們熟知的「久石讓」,或是近年強調回歸原點的「藤澤守」,還有什麼他做不到的?

非關誇耀弗論吹捧,久石讓仍然是那位將愛樂人在生命中的相對年齡,霎時定焦在絕對時空中的音樂魔術師。然而近年來大師宛若分身有術:「電影配樂家」、「古典音樂作曲家」、「跨界鋼琴演奏家」及「電影導演」與「指揮家」……皆冠以「久石讓」之名。這位本名藤澤守的大師,近乎無所不能。

「不務正業」當然不適用——因為這些本就是大師的正業。工業革命以來,「身分泰勒化」制約了我們的價值觀。彷彿當一個人的身分無法被清晰的座標定位下來,我們只會認為對方離經叛道,鮮少反省自己眼睛不好……健忘的我們早已忘記——上個世紀伯恩斯坦從指揮台上一路跳到鋼琴前,還有普列汶從古典爵士到百老匯,無入而不自得。

站上指揮台  落實音樂夢想

站上指揮台,除了是一種「與前輩神交」的頂級享受,更重要的是,如果沒有這樣「實彈演習」,寫作永遠是一種書生練劍。你很難知道在現代的樂器、演奏技法與音樂廳中,譜上的音符或midi彈出的模擬音色,將如何在空間中產生美妙的和諧。就以本次演出的《天空之城》而言,比照原始OST中牧歌般的Pazu's Fanfare,與氣象萬千如旭日東昇的管絃樂組曲版,恰好為一完美驗證。是以久石讓的自傳《感動,如此創造》中如是說:「古典音樂作曲家畢竟是投入一生心血在古典音樂上……我的夢想就是希望能夠寫出不讓這些人專美於前的樂譜。這幾年來,我擔任交響樂團指揮的機會愈來愈多,也是起因於這個夢想。」

久石讓五年前很謹慎地(一直強調maybe……)聊著未來的指揮計畫。當年的「也許」,五年中不僅悉數兌現,甚至還擴展到德奧浪漫派與國民樂派地重要曲目。指揮台下,久石讓全無疲態:至二○一四年以宮崎駿的封刀之作《風起》,第八度拿下日本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配樂為止,久石讓掄元紀錄無人能及。更有甚者,從全球大型活動(如長野殘障奧運、《希夷之大理》)、國際影展開幕曲(坎城與東京影展),甚至美術館的場館音樂(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等,皆非久石讓不可。至於不論是以藤澤守或是久石讓署名,奉行極簡音樂流派的嚴肅創作,類型更囊括交響樂、室內樂、合唱曲到舞台劇。你很難否認,久石讓幾乎堪稱當代日本樂界第一人。

曲目安排  滿足樂迷也展現功力

久石讓從不否認西方管絃技法的成熟與優異。但更讓他念茲在茲的仍是讓音樂「在地、深沉而富有人性並貼近人類的靈魂。」於是本次指揮NSO演出的音樂會,上半場的久石讓滿足我們的好久不見;而下半場的蕭斯塔可維奇,則更兼項莊之心。

或許久石讓其人其樂,代表了一種遺忘已久的典型。所以我們才要一次又一次地回到大師的音樂現場,希望他喚回我們那或許不是忘記,而是無法分辨的在地、人性,及每段青春歲月中,那股純真的靈魂。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