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家赫比希
指揮家赫比希(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音樂

NSO「英雄」音樂會 老少英雄同台 共創磅礡結局

在NSO「英雄」音樂會中,該團桂冠指揮赫比希將以深厚的德奧曲目功力,以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來展現NSO在這幾年來所鍛造出的歌唱性特質,而客座演出的小提琴家哈察特揚則將以布魯赫《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揮灑其超卓琴藝。老少英雄同台,一起鋪展精采磅礡的樂章。

在NSO「英雄」音樂會中,該團桂冠指揮赫比希將以深厚的德奧曲目功力,以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來展現NSO在這幾年來所鍛造出的歌唱性特質,而客座演出的小提琴家哈察特揚則將以布魯赫《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揮灑其超卓琴藝。老少英雄同台,一起鋪展精采磅礡的樂章。

NSO 交響里程碑「英雄」

5/15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5/16  19:30 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

INFO  02-33939888

每到春天,NSO樂迷最企盼的,莫過於由桂冠指揮赫比希所擔綱的演出。他擅長絃樂的處理,在他指揮棒下,絃樂的聲響雖有平滑如絲緞般的衣裝,卻包含飽滿之張力,足以承載濃烈的情感與意志;在一些長篇幅的樂章裡,他冷靜地鋪陳情緒起伏,讓具有濃烈情感的樂句不至漫無目的地膨脹,而是層次井然地接續發展、堆疊,直至壯盛的結尾。

關鍵性的《英雄》交響曲

這次與NSO的合作曲目,即符合上述的特質:一方面既是他所擅長、熟悉的德奧浪漫曲目,另方面也可說是為NSO量身訂做,以發揮樂團在這幾年來所鍛造出的歌唱性特質。這場音樂會的核心曲目為貝多芬的《第三號交響曲》,也就是習稱的《英雄》交響曲。這首作品,對「交響曲」之樂類發展,或對貝多芬個人,都具有關鍵性的意義。

貝多芬的前兩號交響曲,可以視為他對海頓典範的傳承與研究成果,但在第三號交響曲裡,他展開多樣的實驗。海頓交響曲第一樂章中出色的「慢板」導奏,被貝多芬大刀闊斧地修改為兩聲簡短的齊奏。它不限於樂章前端出現,亦在樂章中間出現,扮演樂段的樞紐角色。一般的交響曲,在第二樂章常安排抒情慢板,但《英雄》裡的慢板卻成為「送葬進行曲」。不僅增加情緒張力,中段的「三重賦格」,大幅提升慢板樂章的分量。

海頓的早期交響曲為三樂章,之後則添加了「小步舞曲」,成為四樂章的標準架構。由此出發,貝多芬第一號交響曲裡,第三樂章仍是「小步舞曲」,到了第二號交響曲,同一位置改成「詼諧曲」,音樂內容則為輕快的民俗舞曲。直至《英雄》的第三樂章裡,一次一次地動力湧起,貝多芬終於找到了理想的「詼諧曲」風格。而同一部交響曲的終樂章,更以龐大的變奏構成,「終樂章」的寫作,進而成為貝多芬與後繼作曲家的一大挑戰。

少年英雄哈察特揚獻藝

赫比希的地位,當然也吸引不少當代傑出的獨奏家們共同合作。此次音樂會裡,將邀請亞美尼亞籍小提琴家哈察特揚(Sergey Khachatryan)演出布魯赫《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這部作品,爐火純青地展現了當代小提琴語彙的精粹。第一樂章的呢喃、第二樂章如「登泰山而小天下」的躊躇滿志到第三樂章的舞動炫技,讓作品被視為十九世紀小提琴協奏曲之經典。

哈察特揚年紀輕輕,卻已經獲得許多國際大獎,其中包括西貝流士大賽與比利時依莉莎白女王大賽首獎。他的音色可以說明他的成就何來:如童聲般的質地,總是能夠清亮但不尖銳地歌唱;這還不足以為奇,在快板的雙音段落裡,他一邊製造張力、一邊仍能不忘保持此等清麗,展現出極致的技巧。年少的小提琴名家哈察特揚加上對絃樂有獨到見解、且具有純正德奧血統的赫比希,會為這部經典作品帶來什麼風貌?老少英雄同台,結局即將揭曉。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