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撻落新.都城》節目冊封面
《天使撻落新.都城》節目冊封面(團劇團 提供)
香港

「團劇團」宣布明年將停止運作 幾經風雨仍難為繼

剛於九月份推出精采製作《天使撻落新.都城》的「團劇團」(前身為灣仔劇團),卻在演出正在熱烈開展之時,由行政總監楊惠芳代表董事會向外宣布由明年四月一日起劇團將暫停運作,雖然承繼創辦人何偉龍先生離世前的遺願,但迫於經濟現實與個人狀況,終究不得不讓這個一度是香港劇壇活躍的業餘劇團選擇暫停,令人感嘆欷噓。

文字|陳國慧、團劇團
第274期 / 2015年10月號

剛於九月份推出精采製作《天使撻落新.都城》的「團劇團」(前身為灣仔劇團),卻在演出正在熱烈開展之時,由行政總監楊惠芳代表董事會向外宣布由明年四月一日起劇團將暫停運作,雖然承繼創辦人何偉龍先生離世前的遺願,但迫於經濟現實與個人狀況,終究不得不讓這個一度是香港劇壇活躍的業餘劇團選擇暫停,令人感嘆欷噓。

由香港龍頭編劇潘惠森執筆改編、資深演員陳淑儀執導的《天使撻落新.都城》剛於九月中落幕,這部原著為《天使來到巴比倫》是著名瑞士劇作家迪倫馬特(Friedrich Dürrenmatt)深具批判意味的作品,這次由牛池灣場地夥伴計畫的駐場劇團「團劇團」演出十四場,加上聯同以獨特語言風格見稱的「藝君子劇團」合作,至今已創作超過六十部劇作的潘惠森亦鮮見改編作品,這次相當有意思的嘗試,讓劇界充滿期待。

 演出正起步  卻宣布將停止運作

然而不知是否因暑假剛過觀眾仍在假期的悠閒當中,或是假期一輪節目過後票房尚未回氣,或是劇團在宣傳策略上沒有相應的安排,《天使》開演首週上座率非常不理想,筆者觀賞的一場目測不足五十人,台上演員數量看起來還好像熱鬧一點,這無疑令這次採取如嘉年華式般的演繹氛圍大打折扣。不過演員的整體表演不受影響而且能量十足,翻譯劇作在沒有情節改動的情況下巧妙地結合港式語境,在這個體現資本主義充斥物慾的城市上演,令人深思。

 幸好在觀眾口碑帶動下,透過社群媒體的訊息迅速流動,《天使》的第二週演出在票房上已經追回不少成績,而「團劇團」藝術總監和導演陳淑儀在謝幕時也不忘宣傳將在十月演出的另一個與年輕劇場工作者合作的《人生罅隙》,這次甚至邀請到活躍於電影和電視的演員楊淇參與。當演出活動正在熱烈開展而《天使》才剛落幕的時候,「團劇團」行政總監楊惠芳代表董事會向外宣布由明年四月一日起劇團將暫停運作,當中包括尚未完成的場地夥伴計畫。

 楊惠芳在公開信中表示:「(創辦人)何偉龍先生離世前將團劇團交托給陳淑儀先生及本人,雖則知道殊非易事,但極希望能達成何老師遺願,我倆幾經掙扎,終於戰戰兢兢地,毅然接受挑戰……但人生總是事與願違。因種種原因,我實在不能再繼續擔當團劇團行政總監此重任。」

 活躍獨立劇團  終究難為繼

楊惠芳是「灣仔劇團」(即「團劇團」前身)團員,曾出任團長及幹事會之財務,她所提及的原因實在是典型的現實與理想的交叉點,要照顧家人兼顧全職工作和劇團運作,身體未能負荷也是人之常情,她說自己「已非當日跟何老師不眠不休博殺至通宵達旦,仍然神采飛揚的年輕小妹」,劇團面對票房不利的經濟困境,有這種能耐、膽識和意志撐下去的,看來除了創辦人何偉龍外別無他人。

 如信中所言,何偉龍「是拚了他的老命,押了他的家當,身兼數職,加上他聰敏能幹,才能支撐劇團的運作,老實說他一個人做的工作現在要最少四人才能完成。」這種精神令成立於上世紀八○年代初,由主要是業餘劇場工作者參與的「灣仔劇團」一度是香港活躍的獨立劇團之一,甚至曾獲嘉士伯啤酒廠冠名贊助,是香港劇團發展史上的重要一章。劇團在二○○八年正式易名「團劇團」後,何偉龍亦一直站在劇團發展的最前線,即使他抱病亦照樣投入。面對這樣的決定,雖然是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不過也再次無奈出現劇團因創辦人離世,而產生承傳危機的問題。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