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舞台場景,武姜與鄭莊公在地底相會。
第三幕舞台場景,武姜與鄭莊公在地底相會。(張維文 繪製)
即將上場 Preview 曾道雄醞釀卅七年大作

《鄭莊公涉泉會母》 至孝感天樂美動人

《鄭莊公涉泉會母》是歌劇教父曾道雄最新的製作,取自《春秋左傳》,透過獨唱、重唱、合唱及舞蹈,將古典的傳說做最貼近現代的詮釋。繼以往為歌劇導演之後,這次曾道雄不但親自創作劇本,更首度為歌劇寫譜樂曲。而最令人驚嘆的是,這一部感人肺腑的製作,已然在他心中醞釀了卅七年。

《鄭莊公涉泉會母》是歌劇教父曾道雄最新的製作,取自《春秋左傳》,透過獨唱、重唱、合唱及舞蹈,將古典的傳說做最貼近現代的詮釋。繼以往為歌劇導演之後,這次曾道雄不但親自創作劇本,更首度為歌劇寫譜樂曲。而最令人驚嘆的是,這一部感人肺腑的製作,已然在他心中醞釀了卅七年。

歌劇《鄭莊公涉泉會母》

2016/1/29~30  19:30   2016/1/31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33939888

幕啟,三位衛士執矛守夜,敘說鄭莊公出城,公子呂也領兵出巡視察邊防,城中因此冷清空虛。話鋒一轉,透露太后武姜偏袒太叔段,謠傳密謀竄位。流星隕落,似乎掉落叔段封地,是否預告著有什麼事情發生?此時陰風大作,星辰隱沒,太后突見次子段的幽魂披髮帶血出現在城牆上,報知戰死的惡訊,嚇得她魂飛魄散。但她認為只是幻覺,未放心上。不久,遠方傳來兵鼓聲,武姜欣喜迎接,期待叔段得勝,卻聽聞他已殞命。驚愕的她哀痛昏厥,待回復神智,卻見莊公身著戎裝,領大軍凱旋。

感念母愛的偉大  刻骨銘心

如此短短的一段起伏轉折,加上層層音樂推波助瀾,將劇情的高潮跌起發揮得淋漓盡致。《鄭莊公涉泉會母》是歌劇教父曾道雄最新的製作,取自《春秋左傳》,透過獨唱、重唱、合唱及舞蹈,將古典的傳說做最貼近現代的詮釋。繼以往為歌劇導演之後,這次曾道雄不但親自創作劇本,更首度為歌劇寫譜樂曲。而最令人驚嘆的是,這一部感人肺腑的製作,已然在他心中醞釀了卅七年。

故事敘述鄭莊公之母武姜,因為生他的時候難產,於是向來厭惡他。相反地,次子太叔段不但允文允武,又生得眉目俊秀,因此對他極度偏寵。武姜曾向夫君鄭武公要求改立次子繼承不成,不料待莊公即位後,竟教唆段伺機起兵、裡應外合以奪取鄭都。然而莊公用計率公子呂出兵敉平,功成返國後將武姜遷出都城,移居於穎地,並在盛怒間立下重誓:「今世不到黃泉,誓不見母親!」一年後,莊公思親,卻無法違背當年誓約,直到孝子穎考叔的建議,方才令五百壯士掘道,在地下,兩相悔恨化解誓言、再度相見。

感念這位兩千七百多年前,這位敢愛、敢恨、勇於悔過的母親,曾道雄研讀《詩經》〈鄭風〉、《左傳》、漢太史令司馬遷的《史記》及明人余氏《東周列國誌》野史記載,最終分三幕寫成劇本──「五百壯丁即將掘地及泉,大隧之內可供母子相見,若問鑿鑿誓言豈能改變,世人應知至孝可以感天。」文辭優雅且饒富韻味,全歸因於他自小打下的文學底子。曾道雄說:「小時候父母並沒有讓我上日本學校,而是讀漢文古籍。撰寫這個劇本,可以說是『兒時的呼喚』。」

回憶兒時,曾道雄分享母親為了保護他奮不顧身的往事。他說:「那時我大概四、五歲時吧!美軍開B29飛機空襲二水與溪州糖廠,媽媽擔心飛機上的駕駛會誤把鋤頭看成高射砲,趕忙把鋤頭放倒,讓我在蕃薯坡堎的凹處,然後趴在我的身上。」所幸兩人都保住了性命,但為了孩子的安全願意犧牲自己的那種母愛,讓他刻骨銘心。

為求音樂戲劇緊密結合 親自譜曲

只是寫了劇本,為什麼還要費盡心血自己作曲?原來曾道雄尋覓過台灣、中國、日本作曲家,他們都十分傑出,但手法卻過於前衛。因為熟悉歌劇的音樂戲劇機能,在劇本撰寫時他不但已經成竹在胸,甚至近於執著,作曲家大概也不喜歡一再被摯肘,大半輩子唱歌劇、導歌劇,對於音樂與戲劇之間如何密切融合、留多少時間讓演員走位、用什麼方式提示歌者準備加入……劇本都已有鉅細靡遺的安排。於是,他乾脆自己作曲,並由年輕一代的作曲家協助他。指揮呂淑玲也提供修改的意見,音樂助理、留法作曲家劉昱昀協助管絃樂編曲。

「第二幕開幕是秋天,月亮在歌唱中升起,原本我寫了一段雙簧管獨奏,但昱昀建議我用英國管,以突顯蕭瑟的感覺。」吟唱《詩經》時,曾道雄也用上五聲音階,敘事時用複音;而士兵凱旋時,甚至大膽安排一段男聲無伴奏的A capella等,以適當的管絃樂法譜曲,呼應劇情的要求,從中發揮創意,造就聲勢浩大的壯麗舞台。

實踐台灣的原創中文歌劇  多年願望成真 

「這齣《春秋左傳》的莊嚴大歌劇,沒有他人的幫忙,我一個人是無法達成的。」為了考究劇本,曾道雄特地遠道請教九十多歲的《左傳》大師劉正浩;而演出團隊舞台設計張維文,燈光李俊餘、服裝高育伯,影像王奕盛,舞監方淥芸等,更是一時之選,再加上聲樂家林慈音、陳美玲、孔孝誠、羅俊穎、李增民、許逸聖、張玉胤、張殷齊等卡司,讓整齣歌劇更臻精采。曾道雄說,他十分感謝兩廳院共同主辦,讓他美夢成真。

「劇終前,我安排莊公為了搶奪母親悔過行將自絕的銅刀,不慎跌進水池。武姜丟下刀,武姜跪下泉旁,流著淚向兒子說:『你六歲那年就是如此跌進一個溝渠,一樣用這個眼神看著我,但母親並沒有救你,但是現你就緊握娘的手吧!娘要將你拉上來。』這時,我要水紋在慈母臉上跳動,然後音樂由強突弱Sf、讓武姜清楚說話,再由強突弱、說話……」述說此劇時,曾道雄的眼睛也是如此閃亮。

這齣戲耗資千萬,即使辛苦,但曾道雄仍一心實踐台灣的原創中文歌劇。被學生戲稱「老字號坦克車」的他,無論遇到什麼困難,總是勇往直前。在這齣動人的歌劇中,鄭莊公、曾道雄,兩個跨越數千年未竟的心願,就要在舞台上完成,而孝道的美麗佳話,有待觀眾一同歌頌。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