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雋展在《最美的時刻》中與偶一起演出。
魏雋展在《最美的時刻》中與偶一起演出。(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提供)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一個人,在舞台上——獨角戲的奧秘/演員如是說

魏雋展 放輕鬆才能演好戲

魏雋展是相當受矚目的新生代演員,尤其在獨角戲這一塊,演過《罰》、《巷子裡的女人》、《最美的時刻》等,皆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他說演獨角戲「表示你有很大的衝動、你有話要說、而且是屬於你非說不可的事情。」孤身一人在台上,最需要的是「很強大的想像力」,也要感受空間、放射演出的power,而最怕的是掉進「預設」陷阱裡,第一千次永遠要跟第一次一樣。魏雋展的經驗是,一定要很放鬆才能演好戲。

魏雋展是相當受矚目的新生代演員,尤其在獨角戲這一塊,演過《罰》、《巷子裡的女人》、《最美的時刻》等,皆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他說演獨角戲「表示你有很大的衝動、你有話要說、而且是屬於你非說不可的事情。」孤身一人在台上,最需要的是「很強大的想像力」,也要感受空間、放射演出的power,而最怕的是掉進「預設」陷阱裡,第一千次永遠要跟第一次一樣。魏雋展的經驗是,一定要很放鬆才能演好戲。

從google搜尋「魏雋展」的關鍵字:七年級劇場表演者中,竄紅速度最快的一顆星、特別擅長獨角戲,無論是《巷子裡的女人》、「漢字寓言」的《罰》,或人偶同台的《最美的時刻》,總能抓緊觀眾目光,將之牢牢黏在戲台下。「演獨角戲有很強一部分是自我溯源的儀式,表示你有很大的衝動、你有話要說、而且是屬於你非說不可的事情。」大家都說衝動不好、尤其向陌生人告白內心故事,幸好,魏雋展藉獨角戲宣洩生命經驗的起點都能引發極大共鳴。

當角色有focus  演員其實很輕鬆

譬如他於二○○九年在「漢字寓言」演出的《罰》,一個國中生被體罰過度因而產生輕生念頭的故事。「我國中時讀民俗體育班,說白了就是資優班,學科術科成績都要好,萬一沒達標,一定被老師打巴掌、抓去撞牆,甩到眼鏡飛出去,更不用說拿棍子打腳底板,抽屁股。」魏雋展當年被狠狠體罰,導致不敢上學,偏偏這個班堪稱全年無休,只有過年放個幾天假。

回望青春期的校園往事,好像結了痂。偶而談到摳一摳,看似只有表面破了皮,其實流了很多血。這段壓抑的中學慘痛記憶,經他轉化整理成作品《罰》。只不過觀眾為什麼要來看你的生命故事?原來,好的創作者可以以穿越這個私密,看到大家的共通點,「我們不是被老師打得很痛,是被升學主義打得很慘。」

既然一場演出,一個人在台上,表達一種意見,一種態度,那麼最需要什麼?「很強大的想像力」,魏雋展舉例《罰》劇中的「光」。「光」的原生樣態是,「國中時頭髮剪的比三分頭還短,陽光照過來,牆壁會反光。」演出時,他把舞台燈光想像成老師的目光,「燈照過來,好像面對酷斯拉。」「當老師眼睛一睜,他的眼球跟舞台一樣大,該如何是好?」觀眾不知道演員把老師想像為一隻怪獸,但牠是演員的幫手,用酷斯拉來嚇中學生這個角色。此時角色要做什麼?「真實地看見這個可怕怪獸就可以,『光』是老師的眼神,你真的看見,你就有反應因而不敢看這道『光』,當角色有focus時,演員其實很輕鬆。」

只要進劇場  一定先感覺空間

獨角戲畢竟不同於群戲。演群戲,同台演員活生生存在著,必要時彼此會關照。比如某人的能量比較弱、不小心拖慢整齣戲速度,其他人會想方設法幫忙改變節奏,或在暗場時偷偷提醒他。但是獨角戲,場上只有一個人,成也是你、敗也是你。「有時候就算你準備充足,當天也不知為了什麼,狀況就是不好。」「沒有一個真正的同伴適時地幫你,這是獨角戲最難的地方。」魏雋展坦言。

雖然演員可以把舞台上的燈光、聲音、音樂,以及服裝、氛圍、想像變成演出時的助力,偏偏舞台瞬息萬變。比如曾有好演員不小心瞄到觀眾,是資深劇評。當下想「我今天演的好不好」,「完蛋了,演的角色頓時空掉。」怎麼救?「一秒出去,一秒回來」——設如角色正在抱怨,就要重新回來看見想抱怨的人。

那麼,獨角戲演員該如何駕馭偌大的舞台?「空間也是文本」,魏雋展的理念是,即便同齣戲演過很多場次,但是只要進劇場,一定先感覺空間。他會站在舞台上觀看整個觀眾席,也會坐在不同區的觀眾席望向舞台,反覆練習感受「意念延長線」,投射關注的範圍永遠要到最後一排、最角落、最上層的觀眾。「你看法國通俗劇場觀眾席,貴族坐靠近舞台的座位,一般人坐在又遠又高的樓層。演員一開場會演得很狗血,就是要把power射到最遠,照顧最高樓層觀眾,一旦他們被收服,下層貴族看戲就沒事。」

一定要很放鬆  才能演好戲

獨角戲看形式與篇幅,有些是一個人以一個角色的方式演完,有些是一個人穿梭很多角色。不論如何,獨角戲最怕演員掉進「預設」陷阱裡。

「譬如我等一下上台要演『害怕』,上台後果真看起來很『害怕』,完了,那就沒戲了。」魏雋展以武術舉例,一旦你練一千次,變成慣性,出去跟人家打架會死掉,因為對方一改變,你不能因應,一空白,一秒鐘就被殺掉了。

「獨角戲演員也是這樣,第一千次永遠要跟第一次一樣害怕,這個最難。」魏雋展指述,當你今天踏上舞台,要抱持「天啊,老師今天會變成什麼怪獸」,是無法想像的。「初學者很在意情緒有沒有到位,很容易用很大的力氣去演好角色,可是太在意情緒,就不在情緒內。」魏雋展的經驗是,一定要很放鬆才能演好戲。

「任何人都可演獨角戲,重點是你的戰場與特質。就像武術,人人可練,但每人身型不同,選的招式也不同。」我請魏雋展無論如何給一個演獨角戲的準備條件?「溝通吧。」他說雖然是獨角戲,還是靠一群人完成一個製作,人是群體的動物,溝通很重要。末了,又補充一句,「若是抱著『我是唯一男/女主角』的心態演獨角戲,通常不會好看。」這個論點很像武林高手不動聲色暗中運起內力,需要一點智慧才能攻破。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