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孝慈的《洞》希望能對同世代人的困惑,探索出口。(組合語言舞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田孝慈與暗黑自我的對話

探索內在的《洞》 讓風吹進來

從卅分鐘發展迄今成為一小時的長篇,七年級編舞家田孝慈的《洞》除了在作品中保持一貫探索肢體表達情緒的可能性外,也試圖將濃稠的黑暗情緒找到開口。甫結束半年的法國駐村,孤身在外的她更能用另一種角度思考「困頓」,對於同世代人的低迷氣氛她感同身受,藉由舞作《洞》,她「希望把這個『口』打開,看看出口在哪,能不能讓一些風吹進來。」

從卅分鐘發展迄今成為一小時的長篇,七年級編舞家田孝慈的《洞》除了在作品中保持一貫探索肢體表達情緒的可能性外,也試圖將濃稠的黑暗情緒找到開口。甫結束半年的法國駐村,孤身在外的她更能用另一種角度思考「困頓」,對於同世代人的低迷氣氛她感同身受,藉由舞作《洞》,她「希望把這個『口』打開,看看出口在哪,能不能讓一些風吹進來。」

組合語言舞團X田孝慈《洞》

10/29  19:30   10/30  14:30

新北市藝文中心演藝廳

INFO  www.facebook.com/AssemblyDanceTheatre

「我其實很喜歡一些北爛的東西,」正當田孝慈正經地描述新作《洞》要如何企圖連結一整個世代的徬徨、挫敗、不知所措的時刻,她頓了頓,摸摸後腦勺,突然呵呵說道,「能像周星馳《喜劇之王》、《家有喜事》那樣,用笑去對抗黑暗,用平淡面對生命的悲慘。」

今年度與組合語言舞團合作的編舞家田孝慈,並不是首度處理情緒的黑暗面。二○一四年在「下一個編舞計畫」發表了《在她們眼睛的角落挖了一個洞》,並於同年發展為卅分鐘的《洞》,今年度的同名舞作延伸為一小時的長篇,田孝慈除了在作品中保持一貫探索肢體表達情緒的可能性外,也試圖將濃稠的黑暗情緒找到開口,「上一個版本的《洞》是將自己推到恐怖的極限,這次我希望能換口呼吸,『洞』雖然黑暗,但不全是負面。很多在洞裡的時刻,是不能被分享的,是獨處的安心時刻。」

法國駐村  進入「洞」的獨處時刻

甫結束半年的法國巴黎駐村,田孝慈無縫接軌地找回《洞》原製作班底,「在巴黎的半年,並不是刻意的,但很多相關的意象卻不斷地飛進腦袋。」異國生活的時光,或許就是她進入「洞」的獨處時刻,她說:「語言不通,沒有認識的人,妳知道妳得獨立,這讓我用另一種角度去思考『困頓』。」

她巨蟹座,上升處女,月亮金牛,自嘲「超糾結」的性格不只想很多,也愛觀察,腦中總有小劇場編織錯身而過的陌生人們的人生,「比如我騎車回家的路上,經常看見一個駝背走很快的人,我總想像有這樣肢體動作的人,他過怎麼樣的生活?」為了看見跟這位陌生人一樣的世界,她要五位舞者也駝背快走,想像內心的困頓局限,如何成為具體物限縮了移動的方式。

創作如寫日記  打開同世代的「洞」

舞台設計趙卓琳延續二○一四年的概念,以「一層一層的空間」打造往內心深處探索的洞穴感,並嘗試找出更多的壓迫感,回應了這位七十二年次的編舞家對照自身,對藝術的追求始終有「身在懸崖,半抓不抓,卻不願放手」的漂浮失重感受。

「因為喜歡所以不願放手,但不知道自己可以抵達哪裡。或許就像是一般人在職場上面臨的挫折、不上不下的無力感,只是我的職場是藝術,是舞蹈。」她感同身受近年來瀰漫同世代的低迷氣氛,「創作對我來說像寫日記,但別人為什麼要來看我的日記?我想我們這世代的人面臨了同種困惑,都有類似的感受,我希望把這個『口』打開,看看出口在哪,能不能讓一些風吹進來。」

劇本書廣告圖片
新古典室內樂團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