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封閉甬道中的舞者。
在封閉甬道中的舞者。(曼丁身體劇場 提供)
回想與回響 Echo

熱情的非科班革命

看朱蔚庭《滬尾砲台Man∞Man 演出行動》

這是一個朱蔚庭與長期駐地的指導對象——淡水長老教會的學員一同發展的作品。從這一群婆婆媽媽與孩子的日常對話、經驗,帶出世代間的難以溝通、封閉,作為一個社區學員參與的作品,這種取樣算是沉重、serious的,但朱蔚庭卻以極親民、親切的形式呈現,於是顯現出一種特殊的嚴肅氛圍。

這是一個朱蔚庭與長期駐地的指導對象——淡水長老教會的學員一同發展的作品。從這一群婆婆媽媽與孩子的日常對話、經驗,帶出世代間的難以溝通、封閉,作為一個社區學員參與的作品,這種取樣算是沉重、serious的,但朱蔚庭卻以極親民、親切的形式呈現,於是顯現出一種特殊的嚴肅氛圍。

滬尾砲台Man∞Man 演出行動

9/3~11  淡水滬尾砲台

從第一屆藝穗節我即注意到的編舞者朱蔚庭,繼二○○八年首發表作品、成立自己的舞團,至去年入選「新人新視野」,她的新作《Man ∞ Man舞蹈演出行動》,我覺得嘗試了幾件很不尋常的事情:第一、在滬尾砲台演出舞蹈作品;二、在舞中穿插大量的說白、文本;三、在作品中結合了在地的社區參與;對舞蹈來說,這三樣無一是件易事。而清大經濟系出身的朱蔚庭,把它們都融於了一爐。

地點選在滬尾砲台偏旁的一圈隆起,及就近的一段甬道,與戶外開敞的一段牆邊,附近有如茵的綠樹和草地。我去滬尾砲台看過幾次演出,從未發現砲台可以這樣斷簡殘編地觀看。每日訂在下午五點的開場時間,天光正幽冥晦暗將屆日夜之分。台上四個以前出現在她早期《Fix》系列的中性澡盆,巨大地零落陳著,如個起初的存在;黑色舞蹈膠布下砲台的原形石劈,於是像天地般蠻荒。舞者從澡盆裡現身,素人、觀眾,紛被邀請至台上,進行一場「你是一個貼心的孩子嗎?」的對答問話。

顯現出一種特殊的嚴肅氛圍

這是一個朱蔚庭與長期駐地的指導對象——淡水長老教會的學員一同發展的作品,從這一群婆婆媽媽與孩子的日常對話、經驗,帶出世代間的難以溝通、封閉。作為一個社區學員參與的作品,這種取樣算是沉重、serious的,但朱蔚庭卻以極親民、親切的形式呈現,於是顯現出一種特殊的嚴肅氛圍。當眾人紛紛自由地表述自己是不是一個「貼心的孩子」後,著天地之始色調舞衣的舞者看似繼續日常的對話,卻突然掛起地上寫著「母」、「兒」、「父」的簡單字牌,扮演起角色衝突的類戲劇表現,但動作依然極為舞蹈地持續進行著,有著從字詞裡出發的延伸手勢、或是自己言志、弦外心聲的肢體表述……不時潛進潛出澡盆,於是澡盆好似成了這群人穴居、原生或嚮往的,一個歸屬。音樂設計澎葉生的音樂為此作生色不少,這位舞蹈界的老兵被素昧平生的朱蔚庭請來,擅長環境音的他應編舞者要求,這回製作了許多朱蔚庭所謂「主題性比較強」的音樂,陰鬱、潛沉、震顫……有著朱蔚庭作品自始有的個人質地,而她以前作品音樂都是自己找的。

台上段落對話呈現的都是社會的切片:親子關係、社會期待、青年理想……當「老闆」、「員工」等字牌對調、話語反映出的荒謬已達嘲諷混亂時,作品意外地起身遊走至另一場域——近旁的一段封閉甬道,這個過道拐彎的空間,朱蔚庭卻慧眼看到另一個世界。秋老虎天氣中已大汗淋漓、如劉紹爐老師作品裡身影的三女兩男舞者,在這個亮起、鋪著簡單黑色膠布的石砌坑道裡,於是獲得了完美的場景。澎葉生深沉的配樂,舞者更返回原型,迴盪出朱作品特有的沉思、玄想。她讓舞者再度背誦出意象的文句,並擷取其中詞語循環(loop),讓語言的音韻與舞的動態更進一步精進、彰顯。後來去攻讀舞蹈評論研究所的朱蔚庭,舞蹈方面的編寫自《曼∞曼》系列之後,有了更專業的進步。此作顯著力的美,並有前作動作元素的延續。

讓人看到了熊熊的革命性野心

參與的團體志工熱情可感,讓人明顯感受到是個大家庭的呈現。工作人員熱心地在旁悄悄打開電扇,就怕大家熱著,親力操控著音效的朱蔚庭帶引大家移到下一個空間,知情的不知情的,不間斷的音樂,就拖曳如她的電線……

從濕熱的甬道移到戶外開闊的空間,觀者的眼睛調適著視野。大家拿著椅子找尋自己喜歡的地方坐下,樹下,專業舞者與素人婆婆媽媽(原諒我這麼說)兩兩跳著in tune(同步)的舞。音樂是朱自己找的、我稱之為南歐馬戲的、帶著些許感傷的詼諧曲調(實則是台灣本土音樂人所創)。婆婆媽媽自在地扭動,只要配合隊形,便稱職了!最終,又是回到最初的「主舞台」上。觀眾抵達時,舞者已穿上如素人的日常服裝,和這群朝夕相處的學員長輩站在舞台上,場面浩大!音樂也有些New Age。天色漸漸昏暗,五組人兩兩相對,說:「來,把你的手放在房間的牆上,感覺你自己是什麼?」帶引、撫摸。「他臉上的紋路,頭髮的纖細,這些也是你。」表演者的朋友從觀眾席上也被邀請上台,作品達到了精神上的高潮,夜風徐徐……

這是一個舞蹈作品,玩了民眾的參與、卻又善用滬尾砲台的粗獷、蒼礪。有著婆婆媽媽再善良、尋常不過的裝束、外表,卻又嚴厲批評了社會的自我、缺乏溝通……是個舞蹈作品,卻又賞玩了文字、聲韻、音樂,與視覺字牌上的拋擲、延伸趣味。這是一個不小心還錯過了兩廳院當月節目刊登宣傳售票的淡水「在地」演出,我卻看到了熊熊接近革命性的熱情與野心!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