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特別企畫 Feature 特別企畫①/性.性別.表演/慾望與表演

「錯亂」會讓你重新去審視問題

針對作品經常被拿來與同性戀、扮裝聯結在一起田啓元,臨界點的詹慧玲提出了她個人的詮釋意見。

針對作品經常被拿來與同性戀、扮裝聯結在一起田啓元,臨界點的詹慧玲提出了她個人的詮釋意見。

我其實不願直接的就說:田啓元的作品是在講同性戀。他在角色的塑造、性別的處理上,會讓你覺得有許多可能性;甚至是感到「錯亂」。因爲這些錯亂的感覺,他會讓你開始重新去審視這些問題、關係。

男女之間的分野並不是絕對的

田啓元的創作理念,其實和台灣近年來的女性主義論述發展、文化批判、性解放,都有關係。他時常要將男生女生的界限拉開,他希望讓觀衆知道男女之間的分野並不是絕對的。

舉例來說,他讓《少尉軍官和他的十二道金牌》裡的溫吉興,穿上我們所認定的女性服裝;但是他卻又讓他男性的胸部露出來,讓觀衆去看到這種性別上的模糊性。

他讓《阿女─白色瑪格麗特》中所有的高高瘦瘦的男子,穿上女性的蓬蓬裙,但是男性的上半身還是讓他們自然的顯露出來。

我覺得他不只是關心同性戀的問題,其實同性戀者所會遇到的許多問題,同樣會發生在所有人的身上。我不敢說田啓元就是要爲同性戀說話,他也不是只想呈現「性倒錯」。我覺得他是在同性關係當中開啓一個更大的空間、提供更多討論的可能。

他很喜歡讓男女之間的分野顯出更多的可能來。

應該有更多公開的討論

台灣可能有許多團體、作品去碰觸到同性戀或扮裝的議題;但是,這並不代表著社會、劇場已經在關心他們。我覺得這些議題、它們背後所隱藏的許多問題還需要更多時間、更深沈的思考。

就我聽到及看到的少數作品裡,他們有不少只是在開這些議題、或形式的玩笑;他們並不是眞的關心這些問題。「紅頂藝人」的演出可能嘗試著要讓男人去演女人,而且讓你以爲他們是女人;但是,你又知道他們是男人,所以你會覺得非常有趣。

同性戀問題應該有更多公開的討論,扮裝背後的問題也是。

(本刊編輯李立亨採訪整理)

 

文字|詹慧玲  臨界點劇象錄團長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啓事:

導演劇場入門(二),因本期稿擠,刊出時間順延至下月。敬請讀者見諒。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