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蒂.米契爾說:「對我而言,在那時,能代表大部分婦女的,絕對是克莉絲汀(右),而不是女主角(茱莉小姐)。」
凱蒂.米契爾說:「對我而言,在那時,能代表大部分婦女的,絕對是克莉絲汀(右),而不是女主角(茱莉小姐)。」(Thomas Aurin 攝 柏林列寧廣場劇院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攝」入文本的溫柔——凱蒂.米契爾

凱蒂.米契爾 Katie Mitchell 「攝」入文本的溫柔

出身以劇作家和演員為主體的傳統英國劇場,

凱蒂.米契爾總是不示弱地踩著保守派的神經界線。

牛津大學畢業,精通史坦尼夫斯基,

米契爾不走寫實主義的傳統路線,反而以拆解文本聞名。

她從女性主義的觀點,切入詮釋經典,

突顯劇作中被忽略的女性聲音,直指當代女性面對世界的困境。

結合電影與劇場的同步錄像手法,標舉她獨一無二的導演美學,

建構真實也質疑真實,帶來新的觀看方式。

相較於英國本地,觀眾和評論家對她評價兩極,

在歐陸地區,她的作品總引來極大回響與共鳴。

即將在台上演的《茱莉小姐》,

即是她受邀為德國列寧廣場劇院執導的代表之作。

我們從創作背景、文本取材、工作方法、導演手法等諸多面向,

深入剖析這位縱橫歐陸與英國的導演,

同時獨家專訪米契爾,暢談她對影像與劇場的思考。

文字|本刊編輯部、Thomas Aurin
第291期 / 2017年03月號

出身以劇作家和演員為主體的傳統英國劇場,

凱蒂.米契爾總是不示弱地踩著保守派的神經界線。

牛津大學畢業,精通史坦尼夫斯基,

米契爾不走寫實主義的傳統路線,反而以拆解文本聞名。

她從女性主義的觀點,切入詮釋經典,

突顯劇作中被忽略的女性聲音,直指當代女性面對世界的困境。

結合電影與劇場的同步錄像手法,標舉她獨一無二的導演美學,

建構真實也質疑真實,帶來新的觀看方式。

相較於英國本地,觀眾和評論家對她評價兩極,

在歐陸地區,她的作品總引來極大回響與共鳴。

即將在台上演的《茱莉小姐》,

即是她受邀為德國列寧廣場劇院執導的代表之作。

我們從創作背景、文本取材、工作方法、導演手法等諸多面向,

深入剖析這位縱橫歐陸與英國的導演,

同時獨家專訪米契爾,暢談她對影像與劇場的思考。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