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基良主任
柯基良主任(許斌 攝)
追憶與悼念 In Memoriam

深知志業弘文化——感念柯基良主任

像「兩岸戲曲大展」這樣極具藝術文化維護與弘揚意義的盛大活動,是在柯主任的信任和支持下所完成的。在他主持中心的十數年之間,其所推動的業務,莫不如此的發揮團隊精神、同心協力的一一實踐,也因此使得傳統和本土藝術不只光會照耀國人,而且恢弘於世。

文字|曾永義、許斌
第291期 / 2017年03月號

像「兩岸戲曲大展」這樣極具藝術文化維護與弘揚意義的盛大活動,是在柯主任的信任和支持下所完成的。在他主持中心的十數年之間,其所推動的業務,莫不如此的發揮團隊精神、同心協力的一一實踐,也因此使得傳統和本土藝術不只光會照耀國人,而且恢弘於世。

驚聞摯友患沈疴,我佛慈悲惠澤多。

縱浪莊生堪化解,博施主父不磋跎。

深知志業弘文化,已盡身心得頌歌。

一嘯仰天無愧怍,恩情滾滾浩江河。

去年十二月初吾友柯基良在切除左腎並作脊椎手術後休養不久,又住院治療,情況甚惡。為此凌晨不寐,寫下這首詩。我是個講究「人間愉快」的人,沒想此時也求助於佛祖的慈悲、天主的博愛和莊子化解悲苦的能力,來拯救正受病魔煎熬的摯友。我雖然深知吾友以弘揚傳統與鄉土文化為志業,已盡心盡力維護民族藝術,建樹獨多,受到藝術文化工作者的感載和稱美。人生一世,可說仰不愧於天,俯不作於地,所布下的恩澤,將如江河長流。而年後我與內人到柯府探望,他雙足水腫,形容枯槁,還振作精神,與我閒話家常,我心中則無限悽楚。日前到龍巖靈堂向他上香,大嫂泣訴內人,悔恨給你連續手術,以致體氣不支。

齊心支持的「兩岸戲曲大展」

回想認識柯基良,早在文建會剛成立的民國七十年代,那時他任第二處科長,我因為追隨許常惠投入民俗藝術調查研究工作,常在文建會「行走」,覺得和柯基良很投緣,常到他辦公室聊聊。後來他由傳統藝術中心籌備主任而為成立的首位主任,那其間我為他策畫主持好些活動。其中規模最大的一次,是民國九十一年七月間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慶祝宜蘭園區開園的「兩岸戲曲大展」,活動有多彩多姿的綵街、開幕儀式、園遊會、戲曲展演,還有戲曲音樂會、戲曲研習營、兩岸戲曲學術研討會,其在藝術文化上的意義是非常重大的。我們請來的劇團有大陸湖南省湘劇院、江蘇省錫劇團、江蘇省蘇劇團、浙江省婺劇團、浙江省紹劇團、山東省呂劇團七團,本地宜蘭壯三新涼樂團、漢陽北管劇團、榮興採茶劇團、台灣戲專歌仔戲科四團。總共十一個劇團演出十個劇種,劇目四十二,含小戲十目、大戲折子廿四目、本戲八目。盛大演出總計十一天,日夜廿四場,劇目皆係代表作,演員皆為劇團首選。

這次「2002年兩岸戲曲大展」只因為認為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成立,於傳統藝術文化是何等大事,何等重要;只因為有感於中心柯基良主任之為人與擔當,應該好好為他效勞。乃在政府預算之外,又結合中正文化中心國家兩廳院,國立實驗國樂團、新象和傳大兩藝術傳播公司、臺北市立國樂團,他們或免費提供場地、或慷慨解囊來共同協辦;因此此次「2002年兩岸戲曲大展」才別有國家戲劇院、國家音樂廳和中山堂的展演節目,大展不知動員多少師生,凡此都不是「感謝」二字所能盡其心意的。

而傳藝中心柯主任說:「為了擴展和延伸兩岸戲曲大展的效能,中心接續舉辦布袋戲匯演和假日劇場,邀請國內傑出布袋戲團、歌仔戲團、北管戲團和京劇團來一起大展身手,因為戲曲實在是傳統藝術中的翹楚,也是綜合的菁華。展演延長一個月,至八月十八日方才結束。」可以想見傳藝開園之慶是何等的盛大。

熱誠而勇於擔當

像這樣極具藝術文化維護與弘揚意義的盛大活動,是在柯主任的信任和支持下所完成的。在他主持中心的十數年之間,其所推動的業務,莫不如此的發揮團隊精神、同心協力的一一實踐,也因此使得傳統和本土藝術不只光會照耀國人,而且恢弘於世。

我想無論是學者或藝文創作者,只要和柯主任有所接觸,都會感受到他是位熱誠而勇於擔當的人,他沒有一點官僚習氣,很容易和他交上朋友;所以不止大學教授、文化工作者樂於為他效勞,更有許多民間藝人把他當作保姆,願意為他服務。民國一百年(2011)七月他屆齡退休,我發動我們中華民俗藝術基金會在西門町的紅樓劇場,為他舉辦一場榮休民藝晚會,來自全台各地的民間表演藝術家和手工藝藝術家坐滿整個會場,自動自發上台表演的節目和由衷頌揚感激的語言,幾於不能終止。我深深的感受到他是這樣的被愛戴,他長年積漸的施恩布澤所造成的。

一生以弘揚文化為志業

柯主任待人好、照顧部屬無微不至,有口皆碑。即使對我這樣的朋友也多方擡舉,而最令我感動的是,他在手術之後的休養期間,還拜託臺灣戲曲學院張瑞濱校長推薦我為行政院文化獎候選人。我雖未獲獎,但有他的肯定,我就很滿足,我長年的文化工作已被他看在眼裡。

而今柯主任已因癌魔惡疾,以接近孔子之年七十二歲離我們而去,大家總覺很不捨。但想想他一生以弘揚文化為志業,為傳統藝術做許許多多的事,所嘉惠的民間藝術工作者更是不計其數,他很令我們追思懷想;他在天之靈,也必定安然恬然,無愧此生。

——2017年2月19日凌晨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