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基良主任與團長張育華(右)與副團長王子雍(左)合影。
柯基良主任與團長張育華(右)與副團長王子雍(左)合影。(國光劇團 提供)
追憶與悼念 In Memoriam

國光劇團的領路人——懷念柯基良主任

柯主任最常掛在口上的是:「國光是大家安身立命的地方,只要有我在,你們不用擔心。是演員,就專心精進藝術,演好戲,製作、舞美、行銷,交流,會有技術、行政負責,不用煩惱。」因為分工清楚再加上團員同心合作,現在的國光劇團已是傳統戲曲界的標竿。我敢說,即便是現今中國大陸知名劇團的編制規章,也絕對比不上國光完整。

文字|張育華、陳淑英、國光劇團
第291期 / 2017年03月號

柯主任最常掛在口上的是:「國光是大家安身立命的地方,只要有我在,你們不用擔心。是演員,就專心精進藝術,演好戲,製作、舞美、行銷,交流,會有技術、行政負責,不用煩惱。」因為分工清楚再加上團員同心合作,現在的國光劇團已是傳統戲曲界的標竿。我敢說,即便是現今中國大陸知名劇團的編制規章,也絕對比不上國光完整。

最後一次見到柯基良主任是在去年十二月。我在醫院病房裡,握著他的手,告訴他:「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要將國光劇團從危機到轉機的蛻變過程收進案例庫,已經安排年後訪問您。」柯主任本來很虛弱,聽到我這麼說,立刻精神了起來,說:「只要講到國光,講到傳藝中心,我不需要看任何資料,想都不用想,隨時可以講。」由此可見國光、傳藝的種種歷程,早已內化到他的心底了。

「只要我在 你們不用擔心」

柯主任是國光劇團的首任團長。一九九五年,柯主任受命教育部成立國光劇團及國光藝校,擔任團長兼校長。試想,一群原隸屬於陸光、海光、大鵬三軍京劇隊的菁英,先是通過嚴格甄選進入劇團,再來要他們放下各自的劇隊文化,聚合在一起工作,適應新文化,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次,柯主任的專業不是京劇,老師及演員們難免有「外行領導內行」的擔心,質疑他「不懂我的唱念做打,怎麼理解我的價值。」幸好柯主任是發自內心熱愛藝術文化,珍惜京劇傳統藝術,一開始就以宏觀前瞻的角度,為國光規劃完善的組織制度,奠定了國光發展的根柢,讓原本不被看好的劇團,不但意氣風發地存活至今,而且開創台灣京劇新美學的藝術成就。

柯主任為國光訂定的運作準則,與傳統京劇團不同。老戲班多由具票房魅力的名角挑班當團長,劇團風格隨著藝術家個人特色走,劇務既要打理前台演出,也要盯住後台戲箱。但是柯主任深知國光是一個國家級、現代化的劇團,有多元性的發展任務,所以打破戲班名角制的經營方式,擘畫國光管理上的新格局。

國光劇團的編制分劇務行政與演藝專業兩大部門。團長管理團務,藝術總監建立劇團劇藝風格、設計規劃年度劇目。掌理演藝業務的單位分演出組、製作組、研究推廣組,行政部門就同一般公家機構,設有會計室、人事室等等,從甄選團員、評鑑、請假等等皆有法規範。雖然柯主任訂下「制度嚴整,管理彈性」的做法,真正運作起來還是需要一段磨合期。譬如,演員會抱怨行政單位,總覺得被「管」得很不舒服;曾有老藝人因為外務帶走劇團裡的戲服,柯主任為維護體制,少見地在團務會報中說重話,「如果你們沒辦法遵照體制工作的話,國光可以再被裁撤,我沒意見。」這句話很嚴厲,可是很重要。

柯主任最常掛在口上的是:「國光是大家安身立命的地方,只要有我在,你們不用擔心。是演員,就專心精進藝術,演好戲,製作、舞美、行銷,交流,會有技術、行政負責,不用煩惱。」因為分工清楚再加上團員同心合作,現在的國光劇團已是傳統戲曲界的標竿。我敢說,即便是現今中國大陸知名劇團的編制規章,也絕對比不上國光完整。

我的貴人  國光的領路人

我現在能有機會以國光為榮,要感謝柯主任,他是我回到祖師爺懷抱的第一個貴人。

一九九五年六月中旬,我出國念書後回到台灣。朋友告訴我柯主任正在籌備成立國光劇團,我就來面談了。柯主任知道我是科班出身,特別問了我一句話:「你不留戀舞台表演嗎?藝術行政是幕後工作,光環是要留給演員的哦。」這個問題真是問到我心裡去。的確,對京劇演員來說,舞台很迷人,從幕前轉到幕後,是一個很大的衝擊。

雖然我很清楚自己非常喜歡京劇,但不會以專業京劇演出為工作,然而畢竟當時的社會環境,還不甚理解「藝術行政」的定義內涵,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執行,但是柯主任就敢任用我,於是我在國光七月一日成團那一天報到。當天柯主任要我寫新聞稿,這是我生平第一篇新聞稿,很興奮也很緊張,幸好有柯主任不厭其煩幫我改稿、改公文。我常想,當初團長若不是柯主任,我可能會怕做藝術行政的工作吧。

現在我自己做了那麼多年行政,深深感受到行政是一件很繁瑣、很容易讓人煩躁的工作,若對團隊沒有熱情沒有愛,處理事情就會公事公辦,跟團員會有很大的距離。柯主任是發展國光的領路人,是我們的大長官,要處理的事情本來就多,有時知道老藝師生病了,還要親自去探訪,聽說誰人有困難了,就去找資源幫忙。在這麼忙碌的情況下,他怎麼還能夠耐著性子提點教導我們?

柯主任雖然只領導國光三年,但我們都在傳統藝術圈裡,一直都有聯絡。我知道很多人跟我一樣,遇到問題會去請問他的看法,他總是帶著笑容聽我們倒垃圾,再給我們具體的建議,我們聽了之後,心結打開了,心裡好舒暢。我覺得柯主任受大家敬愛懷念,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很有人的「溫度」。

柯主任退休後,依舊參加大大小小的文化藝術類審查或諮詢會議,即便在接受癌症治療期間都還抱著病體參加審查會議、寫評鑑表。他把一輩子的心血都灌注在傳統藝術文化裡,這是他生命的全部。國光非常有幸,由他領路闢出一條道,讓我們這些跟隨者得以穩紮穩打地走下去。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