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從個人觀點出發,拼湊出創作背後的真實人生。
《一生》從個人觀點出發,拼湊出創作背後的真實人生。(Christophe Raynaud de Lage 攝)
焦點專題 Focus 帕斯卡.朗貝爾 剖探人生之魂

朗貝爾《一生》 繪畫作品的回憶顯靈

二○一七年,朗貝爾以六名國家級演員的形象出發,編寫出一部讓人覺得弔詭卻充滿詩意的劇作《一生》。該劇在今年五月首演後就深受好評,透過老中青三代演員精采的演繹,觀眾深刻體會到朗貝爾文字獨特的魅力,以及他精簡卻豐富的場面調度。

二○一七年,朗貝爾以六名國家級演員的形象出發,編寫出一部讓人覺得弔詭卻充滿詩意的劇作《一生》。該劇在今年五月首演後就深受好評,透過老中青三代演員精采的演繹,觀眾深刻體會到朗貝爾文字獨特的魅力,以及他精簡卻豐富的場面調度。

從二○一四年擔任法蘭西劇院行政總監以來,導演艾瑞克.茹甫(Éric Ruf)企圖賦予這間歷史悠久的劇院嶄新的面貌。近年來,該院不僅讓當紅的國際導演開展跨領域的舞台實驗(註),也邀請當代劇作家為演員們打造全新劇目。二○一七年,朗貝爾以六名國家級演員的形象出發,編寫出一部讓人覺得弔詭卻充滿詩意的劇作《一生》。該劇在今年五月首演後就深受好評,透過老中青三代演員精采的演繹,觀眾深刻體會到朗貝爾文字獨特的魅力,以及他精簡卻豐富的場面調度。

《一生》描述一位知名畫家接受電台專訪的過程。戲一開始,主持人透過客觀的提問讓聽眾了解他的創作脈絡:為何他從寫實的肖像畫轉到創作具象繪畫?為何他的作品主題只聚焦在人物或性器官上?他如何解釋自己美學風格?在評論家的理性分析下,藝術家娓娓道出他創作歷程與私人生活之間的關聯。

訪談中,被回憶糾纏的畫家召喚出往日的靈魂。每一名影響他創作的故人紛紛出現在舞台上:具有強烈控制慾的母親、給予他創作靈感的初戀情人、年少充滿壯志的自己、恨他入骨轉而向宗教尋找慰藉的弟弟、帶領他接觸藝術並協助他發展繪畫生涯的摯友。這五名角色與藝術家相互激辯,鋪展出不同生命階段的辯證。整場訪談交錯於現實與回憶之間,延伸出藝術創作與人生經歷之間密不可分的關聯。

朗貝爾運用寫實風格建構《一生》的錄音室空間,並透過燈光營造出詭譎的氣氛。白色的木絲隔音板將舞台化為一間密室,在其上方則有五排備有反光板的探照燈。透過封閉的空間和明亮的光線,朗貝爾企圖帶給觀眾一種矛盾的感受,使他們覺得角色的秘密將變得透明、無所遁形。隨著畫家開始追溯往事,舞台逐漸脫離了寫實的氛圍。所有記憶裡的幽魂從各處湧入了這個幽禁的房間之中。現實與回憶的界線變得愈來愈模糊。當每個幻影出場時,燈光顏色產生變化,觀眾彷彿置身於畫家內在的世界,體會到他濃烈的情感:紅色暗喻了母親對兒子的強烈情感、綠色象徵了畫家面對初戀的青澀靦腆、藍色則讓人想起他年少時的天真單純……

幾乎同時完成的《一生》與《一家之魂》可以說是兩部姊妹作。前者從個人觀點出發,拼湊出創作背後的真實人生;後者則透過家庭寓言,突顯出現在與過去的緊密關係。藉由死者與生者的對話,朗貝爾營造出無限的想像空間。在他的劇場中,舞台動作慢慢跳脫寫實框架,進入一個混沌曖昧的世界。其中,回憶與當下的相互交融,生死之間也只有一線之隔。在《一生》與《一家之魂》中,朗貝爾運用撲朔迷離的劇情編排和虛實交錯的舞台情境,一步步將觀眾導引至開放的思想之中,使他感受到人類存在的深刻矛盾。

註:包括了由伊沃.凡.霍夫改編維斯康堤電影的《納粹狂魔》Les Damnés和克莉絲汀.賈塔依(Christiane Jatahy)改編雷諾瓦的《遊戲規則》La règle du jeu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