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酒之香》讓舞者們找到一個放鬆的出口,述說自己的生命經驗。
《久酒之香》讓舞者們找到一個放鬆的出口,述說自己的生命經驗。(王勛達 攝 TAI身體劇場 提供)
舞蹈

TAI身體劇場的放鬆時刻 《久酒之香》 讓酒回歸平常之中

TAI身體劇場的前六支舞作,談的都是關於歷史記憶或原住民族離散和被壓迫的經驗,但即將推出的《久酒之香》則是讓舞者們找到一個放鬆的出口,述說自己的生命經驗。搭配流行老歌與搞笑改編童謠,每位舞者都有Solo段落,讓他們能盡情發洩,也邀請觀眾在觀賞表演的當下,一起將情緒釋放出來。

文字|盧宏文、王勛達
第299期 / 2017年11月號

TAI身體劇場的前六支舞作,談的都是關於歷史記憶或原住民族離散和被壓迫的經驗,但即將推出的《久酒之香》則是讓舞者們找到一個放鬆的出口,述說自己的生命經驗。搭配流行老歌與搞笑改編童謠,每位舞者都有Solo段落,讓他們能盡情發洩,也邀請觀眾在觀賞表演的當下,一起將情緒釋放出來。

TAI身體劇場《久酒之香》

11/4  19:30 花蓮 TAI身體劇場工寮排練場

12/2  19:30   12/3  14:30

台北 華山1914文創園區中2館 果酒禮堂2樓

12/23  19:30   12/24  14:30

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281展演場

INFO  taitheatre.wixsite.com/latestnews

六月才與法國打擊樂家羅蘭.奧澤(Roland Auzet)合作推出《尋,山裡的祖居所》,年底TAI身體劇場又將推出另一全新創作《久酒之香》,團長瓦旦.督喜(Watan Tusi)說,這對他還有舞團舞者們都是工作量滿載的一年,再加上TAI身體劇場的前六支舞作,談的都是關於歷史記憶或原住民族離散和被壓迫的經驗,因此希望能在這次創作中,讓舞者們找到一個放鬆的出口,述說自己的生命經驗。

舞者放鬆  依然有腳譜的呈現

屆時在《久酒之香》演出中所使用的音樂,將不同於舞團過往所使用的原住民族傳統歌謠與林班歌,更多的會是舞者們平時聚會時常唱的流行老歌,如〈夜來香〉、〈愛神〉、〈你把我灌醉〉等,也包含在部落裡自編的搞笑童謠。這些歌曲經過改編後,每名舞者都會有一段完整的Solo時間,讓他們能盡情發洩,也邀請觀眾在觀賞表演的當下,一起將情緒釋放出來。

雖然這次的創作將呈現比較輕鬆的氛圍,但一些關於TAI身體劇場的基調還是不變,如瓦旦與舞者們對原住民族腳譜的記錄與開發,目前已達七十種,甚至在新發展的腳譜裡,也開始加入手部動作,這些都會被運用在《久酒之香》中。

瓦旦表示,會想到以酒作為本次創作主題,是因為酒的確常在他和舞者排練後的聊天時刻現身,但並非每次都是豪飲,有時候明明只有幾瓶啤酒,卻也能讓他們喝很久,一路談笑到天亮。如果酒確實已在許多人的生活中占據一席之地,那它對於飲者的影響與生命意義又會是什麼?

聖俗之間  酒與當下自己的關係

在老一輩原住民傳統觀念中,因為酒的產量少,並被用來當作與祖靈產生連結的介質,因此酒是神聖的。瓦旦說他小時候看他的祖父母,也都只會在下工之後或家族聚會時,小酌幾杯。到了現在,由於酒類取得容易,灌醉自己變成如此輕易的事,這讓酒在聖與俗之間的定義,產生了變化,也促使他思考如何在已然回不去了的現代,釐清酒與當下的自己和生活的關係。

身為一名不是生活在部落中的原住民,如何維持住Gaya(太魯閣族語「規範」、「禁忌」之意),或是判斷自己是否仍保有Gaya,對瓦旦來說變成一件極為困難的事,再加上各種外在時空背景的影響,Gaya的典律也勢必有所移轉,透過《久酒之香》,也許可以開啟討論這一切的可能,讓議題回歸到日常,並真正看見自己與議題的關係,就像瓦旦所言:「讓酒回到平常,最後要討論的也許只是你要喝威士忌或海尼根之間的差別。」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