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整我我整你》
《你整我我整你》(本刊資料室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樂來樂電影/解碼遊戲 那些導演與配樂家的「別有居心」

電影中的古典樂密碼

從盧米埃兄弟橫空出世以來,古典音樂與電影之間就建立了魚水之交。尤其隨著電影蒙太奇理論日趨豐富,借用古典音樂為畫面、人物、劇情與氛圍,達成畫龍點睛之效,早已成為電影創作者打開觀眾心房,一串串的萬用鑰匙。

到底古典音樂是如何被電影拿來使用?導演借用古典音樂,又有什麼「先求不傷身體再求療效」的處方呢?

首先讓我們暖暖身,先做個自我測驗,看看在影史上討論度最高的幾部電影╱古典音樂╱導演╱作曲家的結合,您認識幾個?

從盧米埃兄弟橫空出世以來,古典音樂與電影之間就建立了魚水之交。尤其隨著電影蒙太奇理論日趨豐富,借用古典音樂為畫面、人物、劇情與氛圍,達成畫龍點睛之效,早已成為電影創作者打開觀眾心房,一串串的萬用鑰匙。

到底古典音樂是如何被電影拿來使用?導演借用古典音樂,又有什麼「先求不傷身體再求療效」的處方呢?

首先讓我們暖暖身,先做個自我測驗,看看在影史上討論度最高的幾部電影╱古典音樂╱導演╱作曲家的結合,您認識幾個?

古典音樂密碼學

所謂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前輩大師的匠心獨具,自然是後生晚輩的師法對象。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不論意有所指、意在言外還是絃外之音,早就不是史詩大片或是藝術巨作的專利。更重要的是,利用電影蒙太奇的手法暗藏密碼,早就不是什麼私房絕學。不需要艾倫.圖靈(Alan Turing)或是羅柏.蘭登(Robert Langdon),您也可以拆解電影中的古典音樂密碼學。

意有所指與意在言外

卓別林的《大獨裁者》The Great Dictator、維斯康堤的《魂斷威尼斯》Death in Venice,皆屬影史上「意有所指」的佼佼者。卓別林的剃鬚身手、狄鮑嘉(Dirk Bogarde)的悲秋傷懷,固然在布拉姆斯與馬勒的奧援下,才能在影迷心中留下最深的印象。尤有甚者,你我周遭總不乏直接以「魂斷威尼斯」為馬勒《第五號交響曲》命名者,年齡稍長者則每逢《第五號匈牙利舞曲》,腦中直接浮現李棠華風格……

至於上映時票房不佳,廿年來的影迷票選卻經常高居影史最偉大電影第一名的《刺激1995》,片中主角在獄中播放歌劇詠歎調的場景,至今仍然讓影迷們念念不忘。在身陷囹圄的環境中,提姆.羅賓斯(Tim Robbins)不惜甘冒禁閉的代價,為所有的獄友,同時也為自己播放出《費加洛婚禮》中的二重唱:〈微風輕拂Che soave zeffiretto〉。原本肅殺殘酷的監獄與如此溫柔又高貴的音樂是多麼的格格不入,但當所有的罪犯都紛紛停下手邊的工作,任憑天籟拂平面龐深刻的線條,搭配著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那充滿磁性的旁白:「我不曉得現在這兩位義大利女士在唱些什麼……我想她們在歌唱某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事物,某種你會為它心痛的事物。」伴隨著莫札特的音樂,那個叫做「希望」的事物,此時一切盡在不言中。

意在言外的絃外之音

說到科幻片的翹楚,影迷自然不會遺漏史丹利.庫柏力克的經典:《2001太空漫遊》。片中「意有所指」的案例,莫過於引用了理查.史特勞斯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磅礡的氣勢與影片的史詩格局相得益彰。然而更為叫絕的「意在言外」,莫過於採用了同姓不本家的約翰.史特勞斯,把《藍色多瑙河》搭配上太空漫步的畫面。在此之前,沒人把布爾喬亞的衣香鬢影與未來世界的千里廣袤聯想在一起,更甭論三拍子的圓舞曲竟能搭配太空旅程。當然,對於熟知劇情的影迷而言,從「意在言外」聽出的「絃外之音」,莫過於史特勞斯那「世紀末的華麗」,歐陸身處世紀大戰前夕的背景,隨後的發展同樣預言了電影的結局。

相較之下,柯波拉的《現代啟示錄》,「絃外之音」講得更直白。指揮大師卡拉揚曾說,當他被影片中UH-1直升機馳騁空中時響起的音樂震撼不已時,竟渾然不覺這首曲子正是華格納的《女武神的飛行》。並非柯波拉盲拳打死老師傅,這個真實的故事正說明了第八藝術的影音結合,是如何透過感官的震撼達成巨大的感染力。把女武神騎著戰馬翱翔天際,幻化成直升機重兵壓境已是神來之筆;熟悉《女武神》與北歐神話的朋友,自然對於兩者共有的「撿屍」意涵會心得笑不出來。也難怪這個段落,不僅被譽為影史最佳場景之一,《現代啟示錄》更被美國電影學院選為百年百大電影第廿八名。

無所不在的費加洛

八○年代好萊塢最重要的賣座片導演,莫過於約翰.藍迪斯(John Ladis)。他不僅是麥克.傑克森(Michael Jackson)《顫慄》Thriller的MV導演,更是多部賣座電影的重要推手。一九八三年他憑著《你整我我整你》Trading Places,把艾迪.墨菲(Eddie Murphy)推上事業巔峰。本片敘述兩個銀行家為了好玩,設計讓迥異的兩個年輕人互換身分。被欺騙的兩個人一個身敗名裂,另人則是一步登天。當他們彼此發現奸計後,想方設法反擊兩個富翁。在這部經典喜劇中,藍迪斯與配樂大師艾瑪.伯恩斯坦(Elmer Bernstein),大量引用、改編了《費加洛婚禮》當作電影配樂。而《費加洛婚禮》正是貴族設計陷害僕人,機關算盡卻白忙一場,最後皆大歡喜的喜劇。

繼《你整我我整你》之後,藍迪斯與伯恩斯坦似乎玩上了癮,八年後的一九九一年同樣的手法再現於席維斯.史特龍(Sylvester Stallone)難得的喜劇:《彈指威龍》Oscar。這次兩人玩得更盡興,以《塞維利亞的理髮師》中費加洛的詠歎調〈讓路給大忙人〉貫穿全片。歌詞中的費加洛忙裡忙外不得閒,戲中的史特龍更是為了黑道漂白搞到焦頭爛額。這部堪稱史特龍跨足喜劇的經典作品,不僅編、導、演皆屬上乘,費加洛主題的穿針引線更是居功甚偉。

密碼就在歌聲中

同樣作為集合藝術的歌劇,似乎更受導演與配樂家的青睞:布雷特.瑞納(Brett Ratner)執導,尼可拉斯.凱吉(Nicolas Cage)主演的《扭轉奇蹟》The Family Man,是兩人生涯少有的溫馨喜劇片。就在電影開場,意氣風發的凱吉,伴著唱片不可一世地唱著〈善變的女人La donna è mobile〉——這首歌只出現這麼一次,卻是全劇最核心的關鍵,暗示著未來的發展——女人真的變了,變得讓自己從五音不全的〈La donna è mobile〉,改唱成深情款款的〈La- La(Means I Love You)〉。從此La到彼La——讓人很難忽略配樂家丹尼.葉夫曼(Danny Elfman)與導演的巧思。

同樣借用歌劇,意涵卻說得更直白的,莫過於《麻雀變鳳凰》Pretty Woman。理查.吉爾(Richard Gere)乘著私人飛機,帶著茱莉亞.羅勃茲(Julia Roberts)去看歌劇,可別以為女主角的淚水是被歌劇藝術所感動——根據劇本的原始設定,麻雀非但沒變成鳳凰,還被男主角拋棄,酗毒橫死街頭——熟悉《茶花女》故事的樂友,倘若知道《麻雀變鳳凰》的靈感正是源於斯劇,必會斷定女主角當時落下的,絕對是兔死狐悲的眼淚。幸好後來導演蓋瑞.馬歇爾(Garry Marshall)堅持更動這個黑暗的原型,才有我們今日看到的風貌。當然,茱莉亞.羅勃茲也因此片飛上枝頭,鳳凰女至今仍是大笑姑婆的不二頭銜。

一個變奏各自表述

除了玩故事、玩劇情、玩意境,古典音樂的作曲手法有時還會跟電影密碼做個pick & roll:吉諾特.茲瓦克(Jeannot Szwarc)一九八○年的愛情經典《似曾相識》Somewhere in Time,由配樂家約翰.巴律創作的浪漫主題,搭配已故李季準先生磁性的嗓音,在台灣自是家喻戶曉。然而片中挪用的拉赫瑪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第十八變奏〉則更堪玩味。片中男主角,已故的超人克里斯多夫.李維(Christopher Reeve),在泛舟時哼起這段音樂,女主角珍.西摩爾(Jane Seymour)一面讚嘆音樂之美,一面驚訝不知鋼琴大師拉赫瑪尼諾夫何時竟會作曲。這個擋切戰術玩了數種含義:首先,此曲從現代回到「過去」,代表男主角從「未來」帶給女主角浪漫與愛情。再者,拉氏把原本的帕格尼尼主題「倒轉」後寫出的〈第十八變奏〉,無疑為全劇破題:「愛情,是回首時光中的一個美麗的錯誤」,一旦離開了這個變奏,所有的美麗與哀愁,便逝者如斯夫。

十一年後,哈洛德.雷米斯(Harold Ramis)執導,比爾.莫瑞(Bill Murray)主演的喜劇經典《今天暫時停止》Groundhog Day,再次引用了這個第十八變奏。主角不斷重複同一日卻只學了這個變奏,除了時光倒流更加入了時空迴圈的意味。同時更藉著「愛情才是拯救一切的解答」,間接地向《似曾相識》致敬。

拿來主義只是密碼的藉口

誠如寫作不一定有春秋筆法,拍電影也未必要文以載道。很多古典音樂在電影中的出現,也不過恰好符合前述影音搭配的三要素,抑或根本就是導演、編劇或配樂家信奉「拿來主義」:有人問一向親自動筆不假他人的配樂大師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為何在史蒂芬.史匹伯(Steven Spielberg)的《關鍵報告》Minority Report中,採用了舒伯特、巴赫……等人的古典音樂。老威說:「編劇白紙黑字寫在劇本中,我無權過問。」幸好舒伯特D.759的副標《未完成》,恰巧與劇情頗有相關,否則威廉斯與史匹柏也很難杜悠悠之口。馬修.范恩(Matthew Vaughn)在《金牌特務》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的最高潮,被「譽(?)」為影史上最華麗的全球煙火殺人秀中,採用了艾爾加的《威風凜凜第一號進行曲》。小范說他只是覺得需要一個彰顯大英帝國的愛國歌曲,但當您知道這首曲子既是英王加冕,在美國更是畢業典禮上撥穗與授證的音樂,對比劇情中的「爆頭」火花,鬼才相信此曲是鬼才范恩隨便挑挑!

夫觀今日影迷,每逢經典神作或票房巨片,各種彩蛋、致敬、諧仿、鋪哏的討論,無不沸沸揚揚浩浩湯湯。打開耳朵聽見電影,揪出那些導演與配樂家的音樂密碼,是當代影/樂迷的專屬樂趣。畢竟搞電影的個個都是現代荊軻,好不容易花了心思搞了個圖窮匕見,觀眾可別等到亮刀了,還傻傻地「影」深不知處。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