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甘乃迪遇上蓋希文》
《當甘乃迪遇上蓋希文》(華納音樂 提供)
藝@CD

兩個框不住的靈魂 跨時空的交會

頂著一頭龐克怒髮、以一手精湛琴藝讓世人驚歎的英國小提琴家甘乃迪,在古典的軀殼下燃燒著熊熊的爵士魂,各種音樂的界線對他而言從不是問題。而同樣縱橫古典與爵士的美國前輩作曲家蓋希文,跟甘乃迪一樣有著框不住的靈魂,在《當甘乃迪遇上蓋希文》這張專輯裡,兩人跨時空交會相遇,在甘乃迪的重新編曲中,蓋希文的音樂重新活現,而且更熱情迸放!

頂著一頭龐克怒髮、以一手精湛琴藝讓世人驚歎的英國小提琴家甘乃迪,在古典的軀殼下燃燒著熊熊的爵士魂,各種音樂的界線對他而言從不是問題。而同樣縱橫古典與爵士的美國前輩作曲家蓋希文,跟甘乃迪一樣有著框不住的靈魂,在《當甘乃迪遇上蓋希文》這張專輯裡,兩人跨時空交會相遇,在甘乃迪的重新編曲中,蓋希文的音樂重新活現,而且更熱情迸放!

音樂會上,演奏家的禮服不管再爭奇鬥豔都可以預料,但您能夠想像有人,頂著一顆衝冠怒髮,身著皮衣鉚釘花襯衫緊身褲抱著小提琴出場嗎?出身英國的甘乃迪(Nigel Kennedy)正是史上第一位以龐克裝扮站上頂尖舞台的小提琴家。但別以為他只會以服裝製造話題,甘乃迪(Nigel Kennedy)首度錄製艾爾加小提琴協奏曲,就獲得留聲機唱片大獎的「年度最佳唱片」,被英國人視為是繼大提琴家杜普蕾(Jacqueline du Pré )之後,最偉大的器樂天才。

古典的軀體  爵士的血液

的確,「天才」這兩個字對他來說是個再貼切不過的皇冠,從幼年就錄取曼紐因音樂學院,接著進入茱利亞學院學習。然而在古典音樂界才華洋溢的甘乃迪,自小聆聽繼父蒐藏的爵士專輯、並且在鋼琴上嘗試彈奏,無形中竟種下了他的爵士魂。因此在求學期間,他的「天才」搖身一變成為「鬼才」,白天上課、晚上到爵士俱樂部打工,居然也闖出了天下,在十六歲時被傳奇爵士小提琴家葛拉佩里(Stéphane Grappelli)看中,邀請甘乃迪到卡內基音樂廳同台演出。自此,爵士、搖滾等風格,就在他古典演奏中悠遊自如。

最為人稱道的,就是甘乃迪那張韋瓦第的《四季》,不僅徹底改變他一生、也打破古典與流行的壁壘。想像在他之前,有多少小提琴家錄下堅不可摧的經典,而這部作品又有多令人耳熟能詳,但甘乃迪卻一反傳統,完美地將兩者與電音、龐克等風格結合,用華麗、強烈又高超的技巧將《四季》塑造得新鮮巧妙又個性十足。此舉創造出一百萬張的銷售奇蹟,甚至被載入了金氏世界紀錄。雖然在他攀登事業顛峰之後曾因身心俱疲告別樂壇,但在甘乃迪復出之後,更將觸角伸及各個音樂領域,成為各大音樂廳邀約的對象外,也曾受邀擔任英國古典樂壇盛事「逍遙音樂節」的壓軸來賓。

也許選擇甘乃迪錄製蓋希文(George Gershwin)的作品,是遲早的事情。身為作曲家,蓋希文活躍在古典與通俗音樂的兩界,在他那個年代,美國尚未成為世界強國,沒有民族自信,也正面臨經濟蕭條,但他卻在歌劇、音樂會、娛樂性質的舞台劇創作中,大量運用當時尚處邊緣的爵士樂。備受歡迎的蓋希文,曾為了想學習管絃樂法而向斯特拉溫斯基(Igor Stravinsky)求教,卻反倒要指點對方如何才能擁有高收入。想向拉威爾(Maurice Ravel )討教,他卻回答:「你已經是第一流的蓋希文,不必再成為第二流的拉威爾。」事實證明,他的歌曲不但深入人心,更奠立了「美國音樂」的一種典範。

在紐約交會  從專輯體會

在《當甘乃迪遇上蓋希文》專輯裡可聽見蓋希文知名的經典標準曲,如管絃樂作品〈藍色狂想曲〉、〈Rhapsody In (Claret &) Blue〉,歌劇如〈波吉與貝絲〉Porgy and Bess及〈夏日時光〉Summertime等。在甘乃迪的重新編曲中,能在輕鬆愉快的氛圍裡,感受到他讓小提琴歌唱的功力,可以說他是將許多不可思議的古典技巧,運用在爵士中;又或者將傳統裡不太常聽見的音色與詮釋法,改變我們對歌曲既有的印象。有時沉靜地帶人進入夢鄉、有時卻又將人捲進歡樂聚會中。特別的是,在專輯裡除了可以聽見甘乃迪彈鋼琴之外,還錄進他數預備拍「1、2,1、2、3、4」的聲音。尤其最後一首〈Oh, Lady be good!〉樂手們更是玩得盡興,西部牛仔的呼聲此起彼落連F*ing字眼都出現,但充滿陽剛氛圍的尾聲,卻陡然配上一個女性聖樂般的純淨和聲總結。明明是要嚴肅戲謔,大夥兒卻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彷彿回到紐約那個學生時代打工的爵士俱樂部,甘乃迪與夥伴們在舞台上使出絕活、揮汗搖擺,讓蓋希文的獨特能量與張力散播在每個角落。他們才不管什麼叫做古典樂、爵士樂或者其他任何名詞,只要能夠讓熱情與更多人交流,他們的靈魂就自由自在。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