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演理查三世的漢斯.凱斯汀(Hans Kesting)。
扮演理查三世的漢斯.凱斯汀(Hans Kesting)。(Jan Versweyveld 攝 阿姆斯特丹劇團 提供)
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王者,與他們的世界——《戰爭之王》

如何成為「王」? 表演者的「登基」之路

訪《戰爭之王》三位男主角:理查三世 漢斯.凱斯汀

阿姆斯特丹劇團三度訪台,帶來由莎翁三部歷史劇組合而成的《戰爭之王》,劇中的三位主角——亨利五世、亨利六世與理查三世,分別由阿姆斯特丹劇團的三位台柱演員——主演《源泉》的瑞姆席.納瑟、伊爾郭.史密斯與主演《奧塞羅》的漢斯.凱斯汀飾演;與導演凡.霍夫合作多年的他們,是如何與前者工作?對於扮演這些英國「王者」,他們又是如何理解角色與進入其世界?趁此機會,本刊特地專訪這三位男主角,邀他們一談其認識的凡.霍夫與三位國王。

阿姆斯特丹劇團三度訪台,帶來由莎翁三部歷史劇組合而成的《戰爭之王》,劇中的三位主角——亨利五世、亨利六世與理查三世,分別由阿姆斯特丹劇團的三位台柱演員——主演《源泉》的瑞姆席.納瑟、伊爾郭.史密斯與主演《奧塞羅》的漢斯.凱斯汀飾演;與導演凡.霍夫合作多年的他們,是如何與前者工作?對於扮演這些英國「王者」,他們又是如何理解角色與進入其世界?趁此機會,本刊特地專訪這三位男主角,邀他們一談其認識的凡.霍夫與三位國王。

Q:您是阿姆斯特丹劇團最資深的團員之一,可以為我們簡單介紹一下劇團的發展?它如何變成國際劇壇首屈一指的表演團體?

A阿姆斯特丹劇團由凡.霍夫和維斯維爾德所創立。截至目前為止,劇團發展仍仰賴這兩位卓越藝術家的眼光。從二○○二年開始,他們就一起工作,領導整個劇團。阿姆斯特丹劇團迄今成就的關鍵,全都要歸功於他們兩位的耐心、精力及激勵整體工作團隊的能力。一個劇團可能擁有演技一流的表演者、技術熟稔的幕後工作者,但若沒有領導者能夠提出激勵人心的願景,那一切也行不通。當然,凡.韓斯貝克(Wouter van Ransbeek)(註3)的貢獻也很大,他協助安排凡.霍夫的作品在世界各地巡演,使我們能夠在台灣國家戲劇院這樣美麗的表演場地之中演出。也由於凡.霍夫在國際劇壇的成功,我們才有機會能夠跟其他令人驚嘆的外國導演合作,例如:凱蒂.米契爾(Katie Mitchell)、歐斯特麥耶、賽門.史東(Simon Stone)等。

Q:您幾乎參與了劇團的所有製作,每次的表演都讓觀眾印象深刻,例如曾來台灣演出的《奧賽羅》與《源泉》。您用哪些方法演繹不同的角色與文本?您如何在舞台上同時保有強烈的情感和清晰的思路?

A我永遠都用同一種方法去演繹角色。排練之前,我不會做很多準備工作。角色的建構永遠開始於排練的第一天。一切就像是一種持續進展的過程,由我、凡.霍夫、其他演員、樂手、舞台設計、服裝設計共同創造角色。

若要同時在舞台上維持強烈的情感和清晰的思路,那就得非常清楚你在表演中會走哪一條路,身為演員扮演角色的目標是什麼。凡.霍夫總是用一種開幕辭作為排練的開場,他公開地向所有人解釋他為什麼選擇這個劇本、他想要透過這齣製作表達什麼。之後,舞台設計、音樂設計和服裝設計會再跟演員們分享他們的想法。因此,排練的第一天,所有工作都準備就緒,每個人都清楚自己將會被帶向哪個方向。

Q:您與凡.霍夫合作了近廿齣製作。你們是如何認識彼此的?一般來說,他都怎麼跟演員一起工作?對您而言,他是一個什麼樣的導演?

A我們是在一九八九年認識的,當時我第一次參與他執導的演出:尤金.歐尼爾(Eugene O’ Neill)的《哀悼伊蕾克特拉》Mourning Becomes Electra。那時候我擔綱的角色是歐林(Orin)。凡.霍夫的洞察力非常敏銳,永遠都知道他想要呈現什麼樣的演出。同樣地,他也清楚自己應該怎麼去詮釋每一個場景。與此同時,他也會給予演員們極大的自由,讓他們在舞台上自行創作,而且他也清楚、並且相信演員們可以帶給他更豐富的想法,讓他們的舞台演繹完全超出他先前的想像。之前我已經提過,凡.霍夫在排戲之前已經做好充足的準備,但他不會堅持自己對於一場戲的看法。跟這樣的導演工作是非常振奮人心的,因為他不僅懷有明確的動機,同時又能給予演員相當大的自由。作為一位導演,他把演員們推向極限。他不是那種追求「精湛演技」的導演。他想要的是一種真實的表演,所以才會鼓勵演員們找到一種屬於自己、無法模仿的演繹方式。因此,演員們才能在鋪陳角色的過程中,有一些能夠展現自己的關鍵時刻。

Q:《理查三世》通常被視為一齣描述獨裁者奪權的獨立劇作,但它其實是莎士比亞(第一部)歷史劇四部曲的最終章。您認為為何凡.霍夫為何在《戰爭之王》中要透過三位國王去表現權力鬥爭?這樣的舞台詮釋是否蘊含了一種歷史脈絡,或是說,它其實對當代政局的一種辯證?

A凡.霍夫想要透過這三個承續的王權形象,描繪三種截然不同的領袖風範。

亨利五世甫上王位的時候,他根本毫無任何經驗。但他慢慢地了解該如何將自己的願景與政治本能融合為一,成為一位具有雄才大略的明君。在對抗法國的戰爭期間,他的統治威望攀升至最高點。對他來說,身為一國之君是一項使命。他表現出一種責任感,是領袖風範的最佳範例。

亨利六世根本就毫無政治頭腦。他沒有辦法看清身邊所有人的權謀算計,與彼此之間的利益衝突。他受到自己虔誠的基督教信仰所影響,希望以最高的道德標準去治理國家。然而,他偉大的理想並不但無法安穩時局,也不能確保自己公正不阿的領導能力。

理查三世則渴望權力。他是一個永遠在尋求認可的人。他畸形醜陋的外表、出生時所承受的創痛、年輕時不被關愛的遭遇都是他縈繞在內心深處的傷口。理查想要讓全世界為他所歷經的一切付出代價。他不像亨利五世,把身為一國之君當作是一項使命,他也不像亨利六世擁有極高的道德標準。

Q:凡.霍夫曾說《戰爭之王》表演出君主最高貴與最墮落的一面。您認為理查三世在劇中同時具有這兩種面向嗎?

A不,我不認為理查三世有任何高貴的一面。他手下策劃的一系列報復行動,全然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即使貴為一國之君,他不準備為自己的子民打造願景、制定計畫。他的所作所為全都只顧自己,不為他人。在詮釋理查三世獨白的時候,我和凡.霍夫選擇不直接對著觀眾傾訴,反而讓他對著鏡中映照的另一個自己說。這一幕就像是角色在鏡中的倒影之中確認了自己的存在感。

Q:不同於一般強調恐怖心理和畸形外在的舞台詮釋,您扮演的理查三世顯得完全不同。為何您會有這樣的選擇? 對您來說,理查三世是否反映了當今的某些政治人物?

A相較於其他舞台演繹,我的理查三世顯得敏感而脆弱。的確,這是我的選擇。然而,當我刻劃角色的時候,我永遠在尋找他的動機,和一種能讓觀眾對他產生同感、理解他行為的表現手法。尤其是最邪惡的角色。

我扮演的理查三世是否反映出某些當代政治人物?這個問題可能只有觀眾才能回答。我只能說一件事:當我們在美國演出《戰爭之王》的時候,許多劇評都說這齣戲讓他們想起了現任的美國總統,就是那位用非常特殊的方式梳理自己頭髮的國家領導人。我不會說他的名字,但是我確定你們一定知道我指的是誰。

註:

1. 「祖國詩人」是荷蘭報章媒體與詩歌國際基金會等單位選出的桂冠詩人。這個職位是4年制,負責在荷蘭推廣詩歌文化。

2. 阿姆斯特丹劇團(Toneelgroep Amsterdam)2018年1月起與阿姆斯特丹城市劇院(Amsterdam Stadsschouwburg)正式合併,改名為阿姆斯特丹國際劇場。

3. 凡.韓斯貝克目前是國際阿姆斯特丹劇場的副總監,主要負責劇團演出的國際行銷,和人才發展規劃。

 

訪問、翻譯|王世偉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1960年生,自1987年即與阿姆斯特丹劇團合作,至今長達卅餘年。他曾以《羅馬悲劇》中的馬克.安東尼一角,入選荷蘭演員個人獎項「路易金獎」(Louis d’Or)提名,並以《美國天使》中的羅伊.康及《戰爭之王》的理查三世,在2008、2016年兩度獲得此年度大獎榮耀。

◎ 2015年起,凱斯汀成為荷蘭劇場演員最重要殊榮之一「范.道森戒指」(Albert Van Dalsum ring)的現任擁有人。

◎ 他在阿姆斯特丹劇團的重要作品包括:《羅馬悲劇》、《美國天使》、《奧塞羅》、《源泉》、《戰爭之王》、《海鷗》、《費德拉》、《馬克白》、《瑪麗一世》、《安東尼奧尼計畫》等。

Authors